第三章 她要见的人,居然是他

|

  苏暖震惊了,她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没理由的过来帮助了一下你,然后又跟你说要报答。这些也就算了,偏偏还提出了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

  她强忍住自己的怒意,一字一句道:“先生,我跟你不熟,你能帮助我我是十分的感谢你。你说要我回报一些事情,好,这没什么。但是你却说要我嫁给你,你不觉得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过分吗?”

  “我不是开玩笑。”他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本来他是不打算参加婚礼的,但知道了她来要,所以他来了。帮助她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而他本人也就在想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嫁给他?而他只能说,今天这个意外发生的太好了。

  慕深认真的态度,也让苏暖有些气恼,“先生,我没功夫跟你开这些玩笑。你的家世十分好,想要什么女人还怕找不到吗?请你不要拿我开心。”

  语落,苏暖推开了车门,快速的下了车,慕深嘴角半勾:“都说了不是玩笑,怎么就不相信呢?而且你嫁给我不亏,你还能报复你的前男友和你的闺蜜。”

  闻言,苏暖的身形一震,她不知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如此多关于她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都是十分危险的,她要快点离开才是。想着,苏暖加快了步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慕深看着苏暖远去的身影,轻轻的笑了笑,他相信,她会回来找他的。

  苏暖回到公寓后,在里面整整待了三天,这三天里面,她关掉了手机,几乎是把自己处于那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她不是疯了,只是希望自己有个自我调整的好状态。

  她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才刚刚拿上包包,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抿了抿唇,走去开门。

  但是看到站在门外的人,苏暖几乎是惊呼出声:“大伯,你怎么来了?”要知道,她们家和大伯的关系一直就不好。

  苏暖的大伯蹙眉看向她,抓起她的手腕就要往外面走,语气也是十分的焦急:“你这姑娘也真是的,电话也打不通,你爸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怎么会?我爸他怎么了?”苏暖眼眶里面瞬间的笼罩了许多的雾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伯。大伯也含着泪,“我们那条街要拆迁建设新的楼层,负责方都跟那里的住户都谈好了,愿意给出那么多的钱。但是你爸不同意就成为了钉子户,我们也劝过了他,你爸说那是他和你妈一起动手建的,不愿搬。结果和负责方那边的人发生了口角,你爸被负责方的人给打了,现在都还在医院里面。打电话给你,你电话不通,我这才过来找你。”

  “快带我去医院。”苏暖的头很懵,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苏暖的大伯看到眼眶里面蓄满眼泪的苏暖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去到了医院,苏暖看到了躺在病床上面的父亲,脸上满是瘀伤,带着呼吸器……看到这里,苏暖的指甲重重的掐进了手心,咬牙道:“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是一个集团的,据说叫慕氏,我本来是想叫人去给你爸讨回公道的,但是那些人怕事,不敢去。我一个人也弄出不了什么大动静,你弟弟还小,需要我。”

  苏暖抬起盈然的眸子看向一字一句说的十分正经的大伯,她懂了,这事要她去。就算他不说,她也是要去的,她不能让她爸平白无故的躺在这里。

  “我去,麻烦大伯帮我好好的照顾我爸。”

  “一定的……”

  后面她大伯说了什么,苏暖没有听清楚,因为她人已经走到了门外。

  苏暖是上午时分抵达了慕氏集团大厅的,有几名记者被保安阻挡在了门外,这不关她的事,所以不必瞩目。她走到前台那里询问着:“我想要见慕氏的负责人,我爸爸因为你们工程的事情而受伤,这事跟你们慕氏的负责人脱不了关系。”

  前台盯着苏暖看了好一会,直接的开口回拒了:“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否有预约?”

  惯用的借口。

  但是苏暖却又无可奈何,她想到了躺在病床上面的父亲,小时候总会给她关爱,给她呵护的父亲,不,她不能因为有困难而轻易的退缩。

  “我是没有预约,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你们慕氏集团伤了人,传出去并不是好事一件。如果这件事情登了报,影响的是你们慕氏,如果负责人能够和我当面好好的谈谈的话,说不定这件事就能息事宁人,如果不能,那么媒体上面见。”苏暖正声道,殊不知这件事早就被媒体所报道,门外被挡的那些记者就是特意想来找慕氏集团的负责人采访这件事情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