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保姆

|

  晚上,浅夏没有脱衣服就躺在床上,口袋里的那皱巴巴的一百块皱成一个硬疙瘩,躲在衣服的右下角。浅夏用手摸着那一百块,心里在想着自己和周怅远的感情。交往了六个月,浅夏其实一直很迷茫,她不确定和周怅远之间到底算不算的上爱情,周怅远是不是爱她,虽然她嘴上每次都会坚定无比的对陌北北说周怅远是爱自己的,但是其实她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六个月的光景,就像是一部无声的默片,在浅夏的脑海里闪过,她和周怅远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浅夏惊奇的发现,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周怅远什么都没有为自己做过,甚至自己在过生日的时候,他都没有一句问候。这样的疏忽难免让人心生寒意,浅夏的心在一瞬间变得冰凉,但很快,又安慰自己“或许他只是没有那么细心罢了。”这样想了,浅夏心里便不觉的委屈,冰凉心又变得温热起来。很多时候,她都是在自我安慰中度过那些彷徨与苦闷。

  躺在自己身边的小美睡得香甜深沉,浅夏看着她胖嘟嘟的小脸,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下。小美长得可爱,和浅夏很亲近,浅夏很喜欢她,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

  浅夏兀自的笑了笑,然后将头转到窗外的黑暗之中。夜晚格外宁静,浅夏却无意睡觉。一整晚,她都是在失眠中度过的。

  第二天上午,陌北北对浅夏说“市中的王先生家要找一个家政阿姨,不过要求今天下午上班,你要去的话我把地址发给你。”

  “真的吗?北北”浅夏很兴奋,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一份工作。这样以来,自己和小美的生活开销就有了来源。

  |“谢谢你啊,北北。”浅夏抱着陌北北,脸上满是感激的表情。

  陌北北低着头发地址,自从昨天浅夏说是要找家政工作的时候,她的心情就沉重起来。

  发完之后,她抬起头看看浅夏,问“你不委屈吗?”

  浅夏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摇着头,说“不啊,我怎么会委屈呢?”

  “如果反悔了,就告诉我。”陌北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的眼眶里有些湿润,她知道浅夏现在需要帮助,但她是倔强的,若是自己给她钱,她一定不会收。搞不好,还会葬送了两人的友谊,所以,在帮忙这件事情上,陌北北是慎重又慎重,既要帮到浅夏,又要照顾到她的尊严。

  陌北北有个姐姐,是哈佛大学毕业的,和一个美国人结婚后就在美国定居。陌北北的父母今年去她姐姐那里过年,家里就只有陌北北一个人。所以浅夏会留在她家,陪她一起过年。

  吃过中午饭,浅夏靠在沙发上,拿起手机默默的按下拉那一串熟悉的号码,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盲音,还是打不通。浅夏叹了口气,她想要给李苦若院长拜年的,那个抚养她长大的李院长,那个她曾经住过十二年的孤儿院,现在是什么样子,她都无从知道。浅夏是个孤儿,六岁那年住进孤儿院,六岁之前她是由一个姓刘的人家收养,住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后来刘家中道破产,生活变得艰难,于是便把她送回孤儿院。之后的十二年,浅夏便一直住在孤儿院里,即使后来有几个人家想要收养浅夏做女儿,都被李院长拒绝了,她怕浅夏会再次发生被送回孤儿院的事情,会伤害到浅夏,于是索性便把她一手带大。

  浅夏是不幸的,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这让她曾经无数次都在有妈妈的梦中哭着醒过来。但她又是幸运的,因为碰到李苦若那个对她照顾有加的“李妈妈”。直到浅夏十八岁的时候,考进大学,浅夏才离开孤儿院,到了W市,W市有漂亮的芙蓉,春天芙蓉树开花的时候,满眼望去,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粉色的清香里。浅夏就是在这遇到她的初恋,毋宁。毋宁是她的同班同学,是个帅气又拉风的男生,是女生们心中的绝美男神。在大三学期末两个确立了恋爱关系,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就分开了,确切的说是浅夏逃走了。

  浅夏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圆形石英钟,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下午的家政是要两点就开始上班,她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王先生家。浅夏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拿起粉色外套就往外跑,第一次上班迟到的话,就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浅夏出了门,等了十分钟,才拦下一辆出租车。到王先生家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十分,“还是晚了。”浅夏从出租车上下来,按照手机上陌北北发给她的地址,走进了一栋楼房里。

  王麟浩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双眉紧皱,他抬起手腕,看了看劳力士,眉头便皱的更紧了。若是是他公司的员工,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就难逃会被开除的命运。

  “叮铃,叮铃”门铃声响了起来,王麟浩转身从落地窗前走去开门。

  防盗门被打开之后,浅夏迎上一双冷峻的眸子,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马上,她就面带微笑的自我介绍“王先生你好,我是北北家政公司的员工。”

  王麟浩看着眼前的女子,青涩的面庞,凌乱的长发,抱歉的眼神,这和那些穿着工装训练有素的家政人员简直有天壤之别,根本是不靠谱的样子,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她的脚上竟然拖着一双棉质拖鞋。

  “这就是北北家政派来的小保姆吗?”王麟浩心想,他不禁再次皱起眉头,虽然他不相信她能把家里收拾的让他满意,不过既然是北北介绍过来的,他也不好辞退。冷峻的目光再次从他的双眸中喷射出来,“进来吧,你的工作时间是两点到四点。”他冷冷的扔下这一句话,就从家里走了出来。

  帝景是A市数一数二的地产公司,王麟浩是帝景的总裁,也是A市叱咤风云的人物,三年前帝景还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被他收购之后,竟然起死回生般发展成A市知名企业。外界传说王麟浩在商场上能够扭转乾坤,无论多绝望的企业,只要有他帮忙,都能够摆脱困境,大展宏图。

  他迈开两条大长腿,大步流星的走向地下停车场,板正的黑色长款风衣,深邃的眼神,硬朗的脸部轮廓,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走在米兰时装周T台上的有形男模。

  他和好友程天约好下午去打高尔夫,本打算在两点准时出发,却因为等家政而耽误了十分钟。他是个时间控,无论在商场上还是在生活中,他都一直精准的安排时间,从未有过任何差池。而今天,一个小保姆居然打破了他时间上的计划,这让他有些不爽。

  他上了一辆白色的卡宴,车子很快便从地下车库往外开去。

  “等等啊,等等,”浅夏跟在白色的卡宴后面,边喊边跑,气喘吁吁的,她在打扫房间的时候,看到阳台上摆着一盆枯萎的风信子,就想要问王麟浩可不可以扔掉,于是便跟着王麟浩下了楼,可是王麟浩那两条大长腿走的太快了,浅夏一路小跑着追到车库,可是王麟浩还是快一步,白色的卡宴很快便从浅夏的视线中消失掉。

  “哎哟,累死我了。”浅夏双手叉腰,不断的喘着粗气,穿拖鞋跑步的感觉真让人想哭,每一步都感觉想要摔倒似的。浅夏看着脚上的棉质拖鞋,叹了口气,中午走的太匆忙,忘了换鞋。她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雇主面前,还迟到了十分钟,想来王麟浩对自己肯定是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她想起他那冷冷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冷战。看来以后的日子她得小心翼翼的,否则说不定这个冷酷的雇主会把自己解雇呢,那样的话她和小美真要喝西北风去了。浅夏吐了吐舌头,转身准备回去,目光无意间瞥向冷酷雇主的私家车库。

  劳斯莱斯,奔驰,宝马,路虎,玛莎拉蒂,兰博基尼,六辆豪车椅子排开,堪比车展,在加上被开走的那一辆卡宴,一共是七辆豪车,真是无比高端大气上档次。

  那些平时只能在杂志上看到的图片,现在终于看到了真车。浅夏激动的跑过去,挨个的摸了摸这些豪车,动作极其小心翼翼,最后她站在劳斯莱斯车门旁,摆出剪刀手,和这辆豪车合影。她有一次翻杂志的时候,看到关于劳斯莱斯标志的爱情故事,才知道那个标志的的意义“跨越世俗的爱”,浅夏被感动了,从此便喜欢上了劳斯莱斯,她觉得那不仅仅是一辆车,更是一种无声的爱情箴言。所以当她看到这辆车的时候,就想格外亲近它,就像是遇到一场美丽的爱情。

  她看了看手机上拍下的照片,黑色的劳斯莱斯,扬起嘴角笑了笑,转身从车库走出来,往雇主的家里走去。

  王麟浩的家有二百平米,宽敞明亮,从落地窗就能看到市中心繁华的街景。而棕色的实木地板,白色的真皮沙发,更是彰显品位。

  浅夏站在阳台上,手里拿着一盆干枯的风信子,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是奢侈又大气的,唯独这盆干枯的风信子和其他的摆设不在不是同一级别的。浅夏将它扔到垃圾筐里。

  “雇主的家不仅奢华而且还相当干净,用着收拾的地方还真不多。”浅夏自言自语像是在评价。她只用了十几二十分钟,就将这二百平的房子就收拾的干干净净。

  浅夏洗了手,随手提着垃圾袋,关好防盗门,走了出去。下楼之后,就把垃圾袋扔到马路边的垃圾箱里。嘴里哼着《凤凰传奇》的“我在遥望,月亮之上……”走着去公交站牌。

  程天远远看到王麟浩的白色卡宴朝高尔夫球场,这边行驶过来,悬着的心总算是沉了下来,还好没有出什么事故。王麟浩准时的观念就好比伊斯兰教徒不吃猪肉的一样是一种信仰。如果他迟到,那简直等同于是强jian了他的信仰一般。所以除非是遇到什么天灾人祸的,他绝对不会迟到。

  王麟浩停好车,径直向程天走去。程天身穿一套休闲的灰色运动装,脚穿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方寸的短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特别活力四射。

  “你去会女人了吗”程天揶揄的说着,自从和王麟浩认识以来,就没见过他谈过女朋友。他挥动手里的球杆,白色的高尔夫球乖乖的滚进洞里。

  “家里新来的保姆迟到十分钟,我也就晚出来了一会”王麟浩一想到那个新来的保姆,就头痛。她第一出现就搅乱的他的生活。

  “那这个新保姆,你还打算继续用吗?”程天问。

  “嗯”王麟浩点点头,北北介绍过来的员工自己怎么好辞退呢。当初创业的时候,自己可没少向北北的父亲讨教,这个人情,王麟浩永远都不会忘。

  “啊?”程天的嘴张得大大的,王麟浩竟然会把一个晚了十分钟的人继续留在身边,这还是那个视效率于生命的王麟浩吗?自己所认识的王麟浩向来对时间的把控十分精准,最讨厌拖拖拉拉爱迟到的人,而今怎么会变得这样?难不成是他看上了那个新来的小保姆?想到这里程天不禁嘿嘿的笑了两下,他想王麟浩这颗铁树也要开花了。

  打了两个小时的高尔夫,两人才散开,各自驾着自己的座驾回到家。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