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惹毛雇主

|

  王麟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车库的监控录像,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当他打开录像,看到浅夏在劳斯莱斯旁拍照片的镜头时,他的嘴里不禁哼了一声。看来这个小保姆完全就是个物质拜金女。

  看完监控录像,他想去阳台看看那盆风信子,那时母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每次看到风信子就像是看到母亲一般,对他来说风信子就是自己最为宝贵的东西。他每天精心呵护着那盆母亲一手栽培的花,后来风信子枯萎的时候,他非常难过,找了很多植物专家帮忙,还好,枯萎的风信子开始稍稍的有了些起色。

  他走到阳台,却没有发现风信子的踪影。不禁纳闷,自己一向是把那盆花摆在阳台上的,怎么就会突然不见了呢?他的心忽然就变得急躁起来,找遍了阳台的么一个角落,还是没有找到。就像是一头发怒的豹子觅食回来发现幼崽被偷走一样,王麟浩彻底愤怒了,今天只有保姆一人来过,那盆花不会是被她扔掉了吧。

  浅夏刚走到陌北北的别墅前,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忘在雇主家,于是便折身往回走到公交站,等着回去的班车。

  她到了王麟浩所住的小区,迈大步的往前走着,忽然,在路边的垃圾桶前,她看到一个不算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雇主吗?他怎么在翻垃圾箱啊?”王麟浩的伸进垃圾箱的双手不停的翻着,一看就知道是在着急的找着什么。

  浅夏走近他,开口问“王先生,请问您在找什么?”既然王麟浩不在家,自己也没法拿回手机,浅夏想帮着王麟浩一起找,或许还能给雇主留下个好印象呢。

  正在翻着的王麟浩听到声音,猛地转过头,发现是浅夏,他脸上的愤怒便多了几分。

  “你有没有看到阳台上的风信子?”

  “你说那盆枯萎的花啊,我扔了啊。”浅夏不明白雇主为什么要找那盆枯萎的花。

  “你说什么?你扔了?扔哪了?”他因愤怒而变得猩红的双眼,着实让人害怕,不禁让人想要发抖。

  “我….我扔到这里了。”浅夏指了指垃圾箱。

  “为什么没有?你在说谎吧。”王麟浩看着他,目光里开始喷出火焰。

  “那会不会是已经被收走了?”小区里的清洁工隔几个小时就会清理一次,浅夏小心翼翼的说着。

  听到浅夏的话,王麟浩再也忍不住了,虽然在商场闯荡多年,早就练成了一种不露风水的本领,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够忍住的。他大声的吼叫道“你知不知道它对我有多么重要。他是我妈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现在你说把它扔了”

  浅夏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把雇主最珍贵的东西扔掉了,她抱歉的说着:“对不起,我不该自作主张的把花扔掉,不过,我本来是想要问你的,,只是追到车库的时候,你开车走了。”

  王麟浩听到车库两个字,便想到监控录像上保姆和车合影的事,他是最不喜欢那种物质拜金女,而如今这样的女人竟然扔掉了自己母亲的遗物。不禁让他火大起来。

  他一步步逼近她,愤怒的气息触碰到她的脸颊,“别想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以后每天你都要过来工作,没有休假。”他要把她留在身边折磨她,心里的恨意让他彻底的变成了一头发怒的狮子。

  “好”浅夏心想既然犯了错误就该受到惩罚,何况自己犯了一个如此大的错误,只要雇主不解雇她就行,她还要挣钱养活小美呢,现在小孩子的衣服,奶粉,都不便宜,所以自己必须的有一份比较高的收入。雇主开的工资应该算是家政行业里最高的,浅夏不想丢掉这份工作,哪怕是雇主再为难她,她都愿意接受。

  王麟浩转身往楼上走去,浅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王先生,我的手机放在你家的茶几上了,你能不能帮我拿下来?”浅夏硬着头皮说了这样几句话,虽然她知道雇主正在气头上,不想搭理自己,但是她真的是需要拿回手机,她只有这么一部手机,说不定李苦若院长就会打电话过来,说不定周怅远就会打电话过来。她想要拿回手机,非常想。

  “手机?”王麟浩冷冷的说出这两个字。难道她想要他就会如她所愿吗?不会,绝对不会,为了那盆风信子,他要惩罚她,她想要的他偏偏就不会如她所愿。

  “我没有看到茶几上有手机。”王麟浩大步的走着,把浅夏甩在后面。

  看着雇主愤怒离开的背影,浅夏知道自己今天是别想要拿回手机了,她叹了口气,垂下眼眸,谁让自己闯下那么大的祸呢,惹得雇主不高兴。

  她想了想,决定先去一个地方。于是她转身离开王麟浩所在的小区。

  王麟浩回到家,走到茶几旁,看到一个粉色后盖的手机。

  他拿了起来,打量着,“这就是拜金女的手机吧。”手机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把你用心留下来,悠悠的唱着最美的民族风…”

  有电话打进来,他看了看屏幕,上面显示着“李妈妈”

  妈妈两个字,让稍稍平息了的王麟浩再次愤怒起来,他按下拒接键,将手机重重的扔到沙发上。

  手机彩铃再次响了起来,王麟浩走到沙发边,拿起手机,关机。

  他平躺在沙发上,想起母亲那张慈祥的面庞,眼睛不禁湿润起来。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商场显贵,但是母亲却在自己快要成功的时候走了,那时候自己整天在外面忙生意,没空陪母亲,一年只回一次家,想到这里他心里的内疚不禁泛滥起来,他觉得自己愧对母亲。

  李苦坐在病床上,面容格外憔悴,她拿着手机拨打浅夏的电话,却是一直提示关机。

  “这孩子在忙什么呢,怎么不接电话呢?”她想要告诉浅夏关于她亲生父母的事情,只是打不通电话。

  她摘下老花镜,躺了下来。住了一年医院,最近越来越觉得乏力。她将手机放到一边,叹了口气。

  浅夏来到花鸟市场,她想要买一盆最漂漂亮的风信子送给雇主,当做是自己的赔罪。虽然不能和雇主的母亲留下的相提并论,但是自己还是想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弥补。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己的母亲究竟是什么样子呢,留着什么样的发型,这些都不得而知。

  逛遍了整个花鸟市场,浅夏最终挑了盆最贵的风信子买了下来。买完之后,她就回到陌北北的别墅,小美见到她,立马笑了起来。浅夏放下手里抱着的花,抱起了小美。

  “你怎么才回来啊,吃饭了吗?”陌北北将手里的奶瓶晃了晃,她已经熟悉给小美喂奶了。

  “还没有呢。”浅夏逗着小美,小美笑的更开心了。

  “你买花了啊”陌北北看着放在地上的风信子,问了起来。这么漂亮的风信子,还是第一次见。她蹲下来,伸手碰了碰风信子的花瓣。

  “北北,你小心点啊,别碰坏了,这盆花我打算送人的。”浅夏说着,她不想告诉北北自己闯了多大的货,否则,北北该担心了,她不想让自己的好闺蜜为自己担心。

  浅夏打算明天将花送过去,她希望雇主能够原谅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