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暴掠侵夺

|

  

  一碗白粥吃完,窗外已经是华灯初上,其实安暖多次很想告诉他她自己可以吃的,但是看到楚乔阴冷着的脸,安暖还是打消了念头。

  楚乔很满意安暖的听话,放下了手中的瓷碗坐回了椅子上,

  “楚乔,我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回学校上课了,学校不能耽误太多时间…..”趁着气氛还不错安暖说出了心中的请求。

  “行。”薄唇轻吐出一个字,安暖瞬间便雀跃不已,小脸上亦是洋溢着一片甜美柔和笑容。

  黝黑冰冷的双眸倒映出眼中欢呼的人儿,薄唇轻勾。

  清晨,安暖早早的起了床,这次她很自觉地换上了楚乔为他准备的裙子,安暖挑了件低调的紫色纱裙,紫色纱裙穿在安暖的身上更显得高贵。

  心情不错的下了楼吃早餐。远远的就看见餐桌上伟岸挺拔的身影,安暖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第一次见楚乔没有胆怯,很自然的打起了招呼,“早,楚乔。”

  没有想到安暖会跟自己打招呼,楚乔手中的筷子在半空中停滞了一下,没有回答继续夹着盘中的菜。

  即便是没有回音,也不能影响安暖的好心情,对楚乔依旧是十分感激。

  吃完早饭,安暖跟着古堡的专人司机到达了学校,黑色绚丽的博尔基尼再次高调的停在了学院的门口,再次引来了来来往往人的目光,只不过今天大家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

  带着一路的窃窃私语和怪异的眼神安暖走进了教室,见安暖进来班里原本嘈杂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大家的眼神全部在安暖的身上停留,有嘲弄,有厌恶,有同情….

  梦娇的座位上是空的,看样子还没有来,安暖满脸疑惑的走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孤独落寞油然而生。

  她闷闷的趴着,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旁边小声的嘀咕着,“就是她么?看样子很像她啊……..”

  “太夸张了吧。平时看起来一副温和不容侵犯的样子,私底下竟然这么放荡啊……..”

  “是啊,被一个男人包养,还被拍成了照片,难怪这几天总是坐着豪车穿着名牌上学啊…….”

  安暖听着他们嘀嘀咕咕,不知为何心中慌张了起来,刚想抬起头来,只听见,“梦娇来了,别说了。”

  安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也没有管周围那些三三两两看热闹的人,连忙凑到梦娇的耳边。

  “梦娇……”安暖顿了一下,随即有些难为情的问出口,“我刚听到一些不好的传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梦娇的眼神之中有些闪躲,有些别扭的别开眼光,看了看周围,抽回了被安暖抓住的手,小声道:“事情都发生到这种地步上了,你快去看看学校的校刊吧,你的事情早已经在学校传遍了,安暖,你不会真的被人包养了吧?”

  看着梦娇眼中略微迟疑的怀疑,即便她问的很小心翼翼,安暖还是觉得十分受伤,毕竟梦娇是自己唯一的好朋友,没想到她也是这样的反应。

  安暖也不解释,飞快的从教室里跑出来,沿路的学生都在窃窃私语说人八卦,安暖一停下来,她们就不说话了,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她。

  偌大的橡胶操场上,早操的时间学生悠然散步,校刊栏面前挤满了一群人,见她走来又纷纷给她让出路来。

  心跳莫明的压抑,安暖走到了校刊栏前面,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几张照片。

  照片就像是有人特意暗中拍摄的,角度,清晰度都显得格外暧昧,在古堡中,安暖坐在床上,楚乔背对着窗蹲坐在她的前面喂她喝粥,还有很多张形形色色她和楚乔的照片,但是都只隐约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只是她的模样,照的格外的清晰。

  本来这些都没有什么的,但是组合在一起任谁都会联想到的场景。

  布告栏盯着一行大字:穷酸学生被富家总裁包养,旁边还特意加了一张那次她和叶子安在医务室亲密拥抱的照片。

  本来和叶子安没关系,但是不少人曾见到安暖和张子安在学校散步说笑的场景,这样一传来,安暖就被安上了被包养还吸引校草的罪名。

  孤身站在那里,安暖被周围的冷眼围住,因为手术才不久又激动的缘故,安暖的心口隐隐疼痛,众人各异的目光灼热着她,依稀感觉如针芒在刺。

  其实安暖并不在意别人怎么议论自己,只是任谁也不想在这关头传出任何的绯闻来。这么一来,她毕业想要进入博影的机会就更加的渺茫了。

  任何影视公司都不会收取有一点污点的新艺人的,那么她以后的路该怎么办?

  听着嘈杂的的议论声,安暖的内心显得有些麻木,人情冷漠她不在乎,可是自己的未来,却越来越阴暗了。

  楚乔办公室。

  楚乔的脸色阴狠的可怕,黝黑的双眸透露出想要杀人的目光,手中的手机脆弱的被紧捏着,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碰‘的一声捏碎爆炸…..

  只见手机亮屏上显示着的正是校刊上被爆出来的安暖和叶子安亲密拥抱的照片。

  一整天都在谣言和厌恶的眼光中度过的安暖最终因为严重影响到学校的秩序而被勒令提前放了学,走出校门就看到古堡的司机一直守在校门口,心事重重的安暖这才兀的惊醒过来,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会不会传到楚乔的耳朵里。

  想到楚乔发怒的样子,坐进车里的安暖忍不住浑身颤抖,今天等待她的,会是怎样的噩梦?

  古堡内,楚乔一脸阴狠紧低着头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她,安暖小心翼翼忐忑的走向楚乔的面前。

  还没等安暖说话,楚乔将手中的手机毫不留情的摔在了安暖的脸上,饱满的额头马上擦破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安暖你就这么寂耐难忍么?”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残酷的不带一丝感情,似乎能够就这么将她撕碎。

  安暖有些委屈,虽然说传出这样的事情是很严重,也不能怪在她头上,更何况,那些照片都是和他在一起,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刚想开口解释,安暖一低头,就看到还在闪烁着的屏幕上,赫然是她和叶子安两人亲密相拥的照片。

  这才醒悟过来,原来他也认为,自己和叶子安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浑身传来彻骨的冰凉,如果是他误会了,自己恐怕解释也没有用。

  安暖蹲下身子,伸手想把地上的手机捡起来:“如果我解释,你会相信吗?”

  “是因为我没有满足你,所以你才那么迫不及待的在外面找男人?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也不能把自己养着的女人,白白送给别的男人享用,你说是不是?”楚乔几步走到安暖的身旁,一把将她推到。

  还来不及辩解,就听到“撕拉”的一声,安暖的紫色纱裙被残暴的撕开,露出了胸口的白皙。

  屋内站着的保镖及王妈立马从客厅消失,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楚乔和安暖。

  安暖双手抓住楚乔的手臂,只能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哭着求饶。

  “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楚乔双目赤红,想到安暖在别的男人面前那么乖巧,和别人那么亲密的相拥,可是到了自己面前,却是一味的躲避,哪怕自己对她再好,也始终没办法换来她的温柔和真心相对,对安暖撕心裂肺的求饶视而不见。

  堵上了安暖不安分的小嘴,舌尖和牙齿像是在打战一样拼命地咬啃着安暖的红唇,一股腥甜味充斥着口腔。

  大手用力一扯,安暖破烂不堪的纱裙整个被扯掉,白皙细腻的皮肤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更显得迷人。

  身体痛彻心扉的疼痛让安暖放弃了挣扎,绝望的闭上双眼,任由着楚乔折腾。

  窗外的月亮也娇羞的躲在了云彩的背后,这一夜无尽。

  安暖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引入眼帘的是楚乔俊朗的容貌,浑身的酸痛让她清楚的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见到安暖清醒了,楚乔冰冷的脸上嘲弄的开口问道,“醒了?昨晚的惩罚,你给我记清楚了,如果还有下次,绝不是这么容易就算了。”

  如果不是昨晚发现安暖还是第一次,不管怎么样,都不足以填平他心头的愤怒。好在安暖还是完整属于他的,而他,也更加的不想让安暖靠近任何男人。

  “楚乔你混蛋!”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控诉,就先被楚乔警告一番,回过神的安暖忍不住心头的委屈怒骂。

  “安暖,不要在挑战我的极限,也不要再想着离开。从今以后,你只属于我,夏坤的公司里有了五千万,足够拯救他的公司,他在不久后也会无罪释放。夏家会对你感恩戴德的,不过你,也注定以后只能留在我身边。”楚乔善意的提醒,今天一早,他终于下了决心为了安暖往夏家打了五千万。

  这样一来,安暖和夏家,就不会再有半点关系了。她,以后只属于他。

  安暖一震,没想到自己这一夜,能换来这些,虽然这是柳荷早就希望的,但无疑,这也是对她的一种屈辱。

  她终于沦落到用身体换来五千万,抹掉了眼角夺眶的眼泪说道,“楚乔,你少得意了,我一定会还清五千万。”

  虽然看见安暖的眼泪有些楞然失神,不过楚乔还是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嘲讽道,“安暖,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