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才艺比拼3

|

  元烈笑笑,目光转向高台,不巧正与那道灼热的目光交撞在一起,他只是微微颔了颔首,似乎是这时候才注意到了高台中央艳艳绝伦的昭阳公主。随即他转过头,淡淡地瞥了眼身旁的人儿,忽而咧唇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那熠熠的神采竟晃得周围的人目眩神晕。

  就在这时,众人只听到小太监高声吆了一句:“皇上驾到!”

  一时间,满园的天香女色、朝中臣子尽数跪地,齐齐恭声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免礼,都起来吧。”一个雍容而惫懒却彰显着那仅属于帝王威严的声音绕过小太监,带着一种掌握全局的气势响了起来。

  楚之元随着众贵女们一同起身,随即又听到皇帝开口问了一些人可玩得尽兴,还特意挑了几个较有名气的或者是在朝中举足轻重的贵女们仔细问了些家里的情况。全程十分自然流畅,语气和婉,就连他所用的措辞以及语气竟也都挑不出错处。

  楚之元静静候在一旁,心里只暗暗想着,这东陵的皇帝能将这诺大的东陵国治理得井然有序,即便是与她越西国君对抗之时亦是不落下风,别看他此时平易近人,骨子里,怕也是个狠角色。

  “对了,昭阳呢?”皇帝似乎是这个时候才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昭阳公主闻言连忙应声出列,对着皇帝行了个标准的礼,附身道:“昭阳见过父皇。”

  皇帝慈爱地向昭阳公主招招手,“昭阳啊,父皇在外头可就听到你的琴音了,果真没让朕失望!”皇帝笑得开怀,随即朗声道:“你尽管说,你要什么赏赐朕都允你。”

  昭阳轻轻走上去挽住了皇帝的臂膀,柔声道:“古有薛凤置棋觅知音,今日昭阳也想要效仿一番,不如就让众位贵女与昭阳切磋一二,父皇说怎么样?”

  皇帝垂眸思虑片刻,随即望向昭阳公主道:“这... ...这放眼四国,能与昭阳你匹敌之人怕也是寥寥无几,今日难不成会...”

  没等皇帝说完,昭阳公主便笑着打断了他道:“父皇,这薛凤置棋觅知音本意并非寻找到能与她一较高下之人,而是希望找到一个能与自己共同进步的挚友知己,今日昭阳亦旨在此。”

  皇帝沉吟片刻,随即望了眼众人。此时众人皆已经入席就坐,四周宴席摆开,紫檀制成的的木桌上摆满了果盘吃食,可是在场的贵女大臣们却是没有一个敢自行开动的。

  皇帝望着端坐规矩的贵女大臣,随即坦然一笑,朗声道:“都这般拘束作甚,今儿个是昭阳的例席,本就是个儿好日子,都随意些。”说罢,又是转过眼神,对着身旁的小太监吩咐了什么,这才继续道:“朕今日十分高兴,有意为昭阳设一场擂台赛,但凡能与昭阳匹敌甚至技艺超越昭阳的贵女,朕必将重重有赏!”

  话音刚落,众人忙不迭地应声叫好。可其实都在心里唏嘘,这园中贵女皆已经表演完毕,与昭阳公主的琴音想必,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但他们也只是想想罢了,皇帝都表态了他们可不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只得高呼万岁。

  这时候,一旁默不作声的三皇子东陵三突然出声戏谑道:“父皇,方才这些朝中的贵女们都已经展示过了,实在是没有太大看头... ...”

  言语犀利,偏生由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是语调淡淡的,犹如一抹温润的春风迎面袭来,叫人心旷神怡。

  提及三皇子,这满座的贵女面上又泛起了丝丝绯红,自古佳人配君子,而这三皇子司马锐,又是多少女子梦中的良配,仅仅是司马锐在国子监求学时书写的一篇杂文,如今在市面上,已然是千金之价。

  如今周围的贵女越狂热,楚之元反而越冷静,她端坐在蒲团上,静若处子,眼神淡然,而这一丝丝看似不起眼的疏离和脱俗,却都落在了抬腿而入的东陵三眼里。

  东陵三一身锦绣长袍,袖口还绣着宝蓝色的木槿花纹,头束金冠,脚登高靴,风流倜傥却又贵气逼人,这样的男子,光是看着就是赏心悦目。

  皇帝带着浓浓的笑意和慈爱道,“你啊...说话怎这般不体统。”

  东陵三嘴角一扬,只是愈发恭敬合手道,“父皇教训的是。”

  说罢,东陵三抬眼朝着这满座的脂粉绫罗扫去,看到这些贵女们眼底强压下的欣喜和狂热,心中的自信和孤傲愈发的高涨起来,下意识地,又是朝着楚之元的方向看去,没错,刚才就是这个方向,那抹清高和安然,甚至还带着那么些不屑,就是这个女人,在众人都听闻自己的名字面露期待的时候,她怎么会那般不当一回事。

  楚之元感觉到了东陵三的注视,慢慢地抬起眸子,只是冷冰冰对着东陵三微微颔首行礼,此人面善心狠,想着眼神里不自觉还流出了一丝抵触。

  东陵三微微皱眉,难道自己,就这么不讨喜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