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酒吧

|

  袁墨涵在S大上学进入第四个年头,但却并不是酒吧一条街的常客,偶尔光顾也是被秦娅菲拉过去或者是班上同学聚会。袁墨涵喜静,大多数时间她是会选择去市图书馆消磨时间的。

  晚上六点赶在图书馆关门的前几分钟袁墨涵借了两本书出来,看了看下班高峰期近乎瘫痪的交通,袁墨涵选择步行回家。袁墨涵住的是民屋,离学校和图书馆都不算太远,步行也就二十多分钟。对于袁墨涵这种喜欢步行的人来说,步行回家实在算不上是勉强。

  刚打开外面的木门,院子里一只半人高的白色大型牧羊犬迎了过来,小跑到袁墨涵身边蹭了蹭。袁墨涵摸了摸大型犬的脑袋,眯着眼睛说:“木木,饿了吧?”

  叫木木的大型犬哼哼了两声,跑在袁墨涵的前面在屋前蹲了下来摇着尾巴等袁墨涵开门。袁墨涵拿出钥匙开门进屋放下借来的书,到厨房给自己和木木做晚饭。一人一狗看着新闻吃过晚饭,袁墨涵牵着木木出去散步,顺便在外面解决了木木的生理问题。回到家之后,袁墨涵先在院子里给木木洗澡,仔仔细细地差不多把每根毛都揉了揉才又用温水冲干净,再用吹风机把毛都吹干了自己才去洗澡。洗完澡之后,袁墨涵靠在床上看书,木木趴在她的床边舔自己的爪子。

  十点刚过,袁墨涵放下书准备睡觉。还没躺下手机就响了,袁墨涵拿过来一看是秦娅菲打来的。袁墨涵撇撇嘴接起来,心想:准没好事!

  手机一接通,首先听到的是嘈杂的音乐声,袁墨涵皱了皱眉问:“娅菲,你在哪?”

  电话那边依旧是一片混乱的声音,袁墨涵本想挂电话,可是又放心不下秦娅菲。拿着手机仔细辨认了一下那边的声音,隐约参杂着男生吆喝喝酒的声音。袁墨涵有些拿不准秦娅菲现在到底在哪儿,于是提高了音量问:“娅菲,秦娅菲!你在哪?”

  那边又过了一会儿才传来秦娅菲的声音,说着:“墨涵,我们在喝酒,好开心啊!你要不要来?”

  袁墨涵一听秦娅菲的声音就知道她喝高了,于是问:“娅菲,你在哪?”

  秦娅菲迷迷糊糊地报了一个名字,袁墨涵知道这个地方,是酒吧一条街尽头的一家酒吧。挂掉电话换了衣服,袁墨涵拍拍木木的脑袋说:“木木,我出去一会儿,乖乖看家哦!”

  木木哼唧了一声,懒洋洋地爬了起来送袁墨涵到门口又回来继续趴在地毯上睡觉。袁墨涵打车十分钟都没用就到了酒吧一条街,找到秦娅菲说的酒吧,一踏进去就皱了眉,这个时间正是酒吧开始热闹的时候。在中间的一个大沙发上看到了醉的不省人事的秦娅菲,袁墨涵直接走过去扶过秦娅菲,也没和在座的其他人打招呼,反正她一个都不认识。待看清楚秦娅菲的样子,袁墨涵一愣。秦娅菲的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单薄的吊带,而且那件吊带还脱了一半,另一半挂在秦娅菲的肩膀上,粉色的内衣清晰可见。

  秦娅菲虽然疯但并不是不懂得自爱的女该,相反的,秦娅菲是原则性非常强的女生。袁墨涵的脸色有些阴沉,这些人玩得有些过了。秦娅菲的酒品不错,喝醉酒从不耍酒疯,而且还特别乖巧,几乎是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

  袁墨涵沉着脸走过去把秦娅菲的衣服穿好,拿出她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捡起地上的包包,袁墨涵扶着秦娅菲就想走,只是还没跨出一步就被拦住。离秦娅菲最近的两个男生拉住袁墨涵的胳膊坏笑说:“哎,娅菲跟我们打赌,输了要罚酒脱衣服,她还欠着一轮呢!”说着指了指桌上的一杯红酒,眼睛瞟了瞟刚刚脱了一半的吊带。

  袁墨涵把秦娅菲放到沙发上,伸手把披在她身上的外套穿好扣上扣子,站起来也没看说话的人,端起桌上满满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有一点点的酒液溢出顺着白皙的脖颈流进衣服里。喝完之后袁墨涵当着所有人的面脱了自己浅黄色的蝙蝠衫,里面是一件紧身的白色背心,肩带上可以看到刚刚溜进来的一点点的酒渍。其实这件背心是袁墨涵放在床头打算第二天一早晨跑的时候穿的,临时接到秦娅菲的电话所以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来了,现在倒是有些庆幸了。

  袁墨涵把脱下的衣服拿在手里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刚刚挑衅的两个男生,问:“我可以带她走了吗?”声音平缓没有波澜。

  两个男生看袁墨涵脸色不太好,觉得自己的玩笑开的可能有些大,立即举起手妥协地说:“当然可以!”

  等两人走远了,就见沙发中间两个女生小声地议论:“刚刚那个就是袁墨涵哦!”

  “袁墨涵?”另一个女生歪头想了一下,突然“啊”了一声:“外国语学院的那个啊!”

  “对啊对啊,还是前学生会主席呢!”

  “听说她是这一届大四里唯一一个可以留校实习的学生呢!”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她会说五国语言呢,好厉害!”

  那两个男生听着也恍然大悟地道:“哦,她就是外国语学院的系花,前学生会会长啊!”

  “可是听说袁墨涵很随和的,刚刚那样好可怕哦!”一个女生小声嘀咕。

  “谁让你们欺负秦娅菲来着,她可是袁墨涵最好的朋友。”

  …………

  一直在角落静静听着众人议论的沐辰喝掉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嘴角噙着一抹笑,无声地念着:“袁墨涵……”

  第二天一早六点,袁墨涵起床牵着木木一起出去晨跑,回来的时候买了早饭回家,等吃了早饭准备好出门的时候秦娅菲还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

  今天是袁墨涵实习的第一天。袁墨涵熟练地掌握着英、法、意、日、韩五国语言,但是她本身学的是专业是英语,方向是在外国语学院中比较冷门的商务英语。学校之所以让袁墨涵在本校实习主要是想等她毕业之后留用,虽然袁墨涵只是本科生,但是她的能力是众所周知的,更何况全校上下也找不到第二个像袁墨涵这样能说五国语言的人了。袁墨涵的英语成绩是学院里最优秀的,本来学校是安排她教大一新生的英语的,但是袁墨涵到了学校却发现学校变了卦。

  学院主任办公室里,袁墨涵张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系主任,说:“不是吧!让我一大四的去教大三的英语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系主任一挥手说:“你别急着妄自菲薄啊,你英语到了什么境界了全校人都知道!”

  “不是,那也不能教大三的呀!太耽误人家了,我也没什么经验,一开始不是说好教大一的吗?”袁墨涵心里想,我英语境界再高也是一大四没毕业的。

  “不是文化类的学院,是音乐学院的学生。英语特简单,她们的教科书到你这里简直就是幼儿园级别的,那里面好些学生的英语四级还没过呢!”

  “那更不行了!”袁墨涵赶紧摆手推辞,“我要是教砸了,那原来的英语老师和音乐学院的院长不得恨死我啊!我不干!”

  “原来的英语老师准备考博去了,一听说你接手就放心了,帮你把书上的重点难点都画好了。院长听说你要过去他们学院高兴坏了!”

  “不是,主任,他大三的说不定有学生比我还大呢!不好管理啊!”袁墨涵偷偷嘀咕,哪有那么夸张啊!

  “你大一的时候当上学生会主席跨了两届管着大四的,现在还怕比你低一界大三啊?行了,就这样!你收拾东西过去吧,直接找陈院长报道,我还有个会先走了啊!”说完,光速奔出办公室。

  袁墨涵在办公室里愣了三秒钟终于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拿着自己的东西向音乐学院走去,那是她未来两三个月要待的地方了。走了二十分钟到达音乐学院的时候,袁墨涵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袁墨涵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本身的专业能力也很出众,教大几的根本无所谓。再说她当初的确是跨了两届管着不少大四的学哥学姐,现在还会怕大三的一群学弟学妹!不肯来的原因是环境问题,原先是在外国语学院同学老师都很熟,现在到了音乐学院一眼看过去一个都不认识。不过好歹也是前学生会主席,每个学院都有那么几个熟人,再说袁墨涵不认识他们,不代表没人认识袁墨涵。

  袁墨涵刚走进音乐学院的大楼就有两个女生过来打招呼了,笑呵呵地问着:“学姐,怎么有空来我们音乐学院啊!”

  袁墨涵轻描淡写地说:“我被学校分到你们学院实习。”

  此言一出,两个女生立刻呆住。袁墨涵笑笑问:“你们学院办公室在哪里?”

  两个女生呆呆地指指电梯:“十二楼!”

  袁墨涵点点头说:“谢谢!”然后走进了电梯。

  两个女生呆呆地看着电梯门合上,沉默片刻发出高分贝的尖叫,嚷嚷着去班里传消息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