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欲盖弥彰的身世!

|

  安芷若本想借着安夏逃课的事情让她在这个家里更加难堪,结果却意外的被爷爷维护,安夏三番四次的夺走属于她这个正牌安家小姐的宠爱,安芷若掩藏的敌意越发膨胀,只是无奈一时半刻也没有办法修理这个贱女人,一向疼爱自己的哥哥也不在家,只能暂时作罢。

  安夏推着爷爷很快回到了爷爷的房间,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装潢很简单大方,可是所有装饰品都是上乘之作,房间里也配合爷爷使用的轮椅,整个地板上都是专用的地毯,电视以及冰箱都是遥控使用。

  “你这个丫头倒是沉稳,也不着急询问我为什么袒护你。”安老太爷看着眼前大方沉稳的安夏,不由感慨起来。

  安夏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爷爷,谢谢你。。维护我。”声音里略带哽咽,毕竟从回到安家之后,出现在视线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咄咄逼人,对待她的态度除了冷漠就是指责,难得今天得到爷爷的维护,怎么可能不激动。

  安老太爷看着眼前身世可怜的孙女,微微叹息。

  “孩子,这么多年也难为你了。”安老太爷顿了顿,继续开口:“刚刚回到这个家,虽然各方面都和以前的生活偏离很多,但是希望你能够慢慢融入这个家。”

  安夏原本准备早点结束对话,离开这里,满脑子的混乱让她略微有些不适,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整理一下所发生的一切,可是爷爷的话却让她突然想到,或许自己的身世可以从爷爷这里打探到一些消息。

  “爷爷,我能好好和您聊会吗?”安夏很冷静的问道。

  安老太爷似乎对面前这个孙女赞赏有加,毕竟和安芷若那个丫头比起来,眼前这个安夏更讨得自己的欢心,更何况安芷若那丫头之所以让她这样在安家飞扬跋扈也是因为她的特别所在。

  “坐一会吧,顺便帮我倒杯水。”安老太爷放下手里的拐棍,示意安夏茶水的方向。

  安夏很快倒好茶水端给爷爷。

  “你也坐下吧,想和我这个糟老头聊点什么呢?”

  “爷爷,您能告诉我,到底我当年的丢失是意外?还是……还是人为?”安夏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出了自己的疑虑,反正这个问题迟早都要面对,既然横竖都要发生何不提前面对。

  安老太爷举起茶杯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

  “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小小年纪心思倒是不少。”沉默一会儿就继续品茶。

  安夏看着对面的爷爷并不打算回答自己,于是继续发问:“那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想过把我找回来,却在这个时候……在陆氏集团的股东大会之后?”

  安老太爷听到这里不由警惕性的看了看面前这个涉世未深的丫头,看来自己这个孙女已经嗅到一些蛛丝马迹了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质问你的爷爷,你出生的时候我还在商场厮杀,哪里会记得这些家庭琐事。”安老太爷故意咳嗽两声,借机岔开话题,爷爷的急躁让安夏看出端倪,似乎在刻意掩饰什么,看得出来当年果然事出有因,越来越多的端倪让她更确信自己的身世是一场阴谋。

  安老太爷借故吃药,支开安夏让她叫保姆把药送到房间,安夏没有想到和爷爷的对话会意外终止,虽然对于爷爷遮遮掩掩的回答有所觉醒,但是毕竟爷爷年龄大量,更何况现在每天药不离口,于是离开了爷爷的房间。

  沙发上的安芷若听到爷爷的咳嗽声便清楚,安夏八成要被爷爷轰出房间了,心里多了几分快意。果然没有多久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我劝告你最好在学校也安分点,别惹出什么幺蛾子,否则我饶不了你。”安芷若一直跟着安夏直到进入安夏的房间。

  安夏本能的想避开这个对自己满是敌意的安芷若,却不曾想她这个阴魂不散,整天都在找她的麻烦。

  “我亲爱的大小姐,拜托我一直都只想过安分守己的日子,求求你,我这个穷酸地方招架不住您大家闺秀的高贵,请出去吧,我就不送了。”

  安夏急于推开她,不希望再惹事端,免得惊动了安夫人又引发一番暴风雨的争吵。

  “别碰我,把你的脏手拿开,还想推我出去啊!”安芷若一把甩开她的手,直接把房间的门关上。

  “你这个贱女人,我正式通知你,这个家以后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别忘记我之前对你的警告,安家永远是上流社会的重要角色,在爹地和妈咪的心中永远只有我一个女儿,你这个穷酸样子最好不要再惹怒我,否则我会让你在学校也呆不下去,不信你就试试!!”安芷若满是鄙夷的目光,口气里除了嘲讽就是蔑视。

  “我也告诉过你,我要怎样做也不需要你来告诉我,顺便告诉你,是爹地和妈咪接我回到安家,你觉得我离开他们会同意吗?”安夏很冷静,满是坚定的口气,平静的反击。

  “你……你,你等着,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这个贱女人看清楚你在这个家究竟是怎样的地位!!”面对安夏的反驳,安芷若顿时无言以对,毕竟当初接安夏回到安家是爷爷和爹地的决定。

  “高贵的大小姐,我拭目以待!”安夏还是异常的冷静,对于安芷若三天两头的要挟警告早已经当做家常便饭了。

  安芷若眼看嘴上占不到便宜,急的直跺脚,随手甩上安夏的房门走了出去。

  打从安夏回到安家之后,每一天都在惊心动魄中度过,即使是开始大学生活依旧还是如此,今天所经历的变故太多,她逃课去警察局这件事情,究竟安家的人知不知道,为什么安芷若对于她的任何行踪都了如指掌呢?

  看来今晚安芷若是真被自己逼急了吧,如此正式宣战,看来以后在安家的日子只会雪上加霜吧,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真是一件让她头疼的事情,可是目前除了想要在安家掌握更多线索之外,还要进一步打探自己的身世,弄清楚这场阴谋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真相。

  安夏揉了揉额头,起身走向浴室。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