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请君入瓮

|

  范冲一行人冲入了毒障林后,发现自己原先一直跟着跑的敌军不见了,心下大惊,道:“不好,传本将口令,迅速撤离此地!”

  陈将军闻言不禁大笑道:“饭桶将军,今天你有此一失,全怪在你自己太目中无人,居然不把我们睿王妃放在眼中,就慢慢的享受这毒障林的仙气吧,哈哈......”

  语毕,陈将军带着他们的队伍离开了。

  范冲气的咬牙切齿,关键时刻的他必须冷静下来,最后他发现了一个小秘密,他跟着另一队的马蹄印子,并且发现每隔不远处便有一些红布捆扎的暗号,心想,可能这就是敌军轻松逃脱的原因。

  只是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

  而被押回西凉军营的两位将军,一身全是泥土,还伴着刺鼻的辣椒粉味道,还时不时地嘴里不饶人的道:“该死的,你们等着,待到范将军来此,有你们好受的,会把你们整个西凉全端了。”

  与睿王共乘一匹马的左晓晓,实在是受不了了,转头,俏皮的朝他们吐了吐舌头,接着道:“唉呀,你别喊了,骂也骂完了,你现在就是骂破喉咙,你们家那位饭桶将军也不会听的见,因为现在他正在玩比你还刺激的东西呢!”

  左晓晓说完,又坐直了身子,笑着道:“王爷,你说这一次我算是立了功劳木有?可不可以有一顿好吃的赏赐?”

  “自然是有,爱妃此次的功劳,本王定会上书给皇上。”睿王看左晓晓的眼神多了几分温柔与宠溺,随她怎么玩只要不玩的过火,天塌下来了,还有他这个睿王顶着。

  被睿王如此一说,左晓晓那叫一个兴奋的道:“哇噻,就这么小小的玩了一下,就让皇上也知道呀,这以后我岂不是名留青史了?有木有太夸张了一点。”

  睿王依旧不说话,只是温柔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

  正在此时,一道士兵的声音将左晓晓的兴奋劲冲上了一层。

  “报,王爷、王妃,玉夏国的范冲将军已被拿下,首辑已取得!”

  “嗯,做的好,下去吧!”睿王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只是他想不到的是,左晓晓这一个小女人,居然会这么的懂的排兵布阵。

  “哈哈,真是饭桶将军,真是太强大了,他们怎么就那么滴傻呢?居然还能做玉夏的鬼面将军,那我岂不是可以当玉夏的皇帝了?”左晓晓得无心之言,听到睿王的耳中却是如此的不舒服,反问道:“爱妃想当皇帝?”

  “木有木有,我只是说说而已,哪里会去想这些呀,做皇帝多累呀,还是做一个吃货划算的多!”

  左晓晓的在毒气林里面教陈将军他们用的便是‘请君入瓮’然后再给敌军来个‘瓮中捉鳖’不取那范冲的首级才怪。

  而此时的玉夏军营中,玉夏国的皇帝帝兴得知自国失败的消息后,气的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朕不把你们西凉军拿下,绝不罢休!”

  刚说完气话的帝兴又接到了一道不好的消息:“报,皇上,我军范将军的首级已经被西凉国取下!”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刚前方从毒气林里面逃出来的士兵口中传来的消息,其它的几百士兵全部战亡!”传递消息的士兵声音哽咽,颤抖的汇报着。

  而就在此时又有士兵来报:“报!皇上,我军左、右翼将军已被西凉国的军队带走,睿王放话,如果........如果.........”

  “如果什么?”

  “如果皇上愿意写下和平共处的战书话,从此以后再不侵犯西凉国,那么两位将军他们自会放回,以示他们的诚意,否则他们只会杀一儆百!”

  “该死的,你们都给朕滚出去了!”玉夏国的皇帝帝兴气愤不已,一怒之下,将案条桌上的所有东西推倒在地。

  反倒是西凉国,此时的左晓晓正与王爷、五位将军在大吃特吃,完全没有一个女人吃东西的形象。

  睿王早就见识了左晓晓的吃功,对其它的几位将军笑道:“来,五位将军,本王敬你们一杯,今日之战各位将军功不可没。”

  “王爷过奖,这是末将们应该做的,干!”

  六位大老爷们喝着酒,左晓晓只有看的份,最后左晓晓死皮赖脸的往睿王耳根边吹风,求情,才得到了一口赏酒,反倒是左将军,看着今日女儿的布阵打战真是大开眼界,但再看看她的吃相,他怎么也不敢把左晓晓与以前的左晓晓相提并论,已经傻眼了,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儿就是自己的女儿。

  几杯烈酒下肚,左晓晓已经开始有点晕头转向,不停的朝睿王傻笑道:“王爷,有没有人说你长的真好看呀?”

  睿王知道左晓晓喝醉了,看着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便对其它的五位将军道:“各位将军都先下去好生休息,说不定明日还有一场恶战,都要提高警惕,本王担心帝兴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罢休,说不定今晚他们就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就按本王的第二套方案进行!”

  “是,王爷,末将告辞!”

  五位将军离开后,睿王也扛着左晓晓回到了营帐休息,左晓晓这喝醉了的人来疯劲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整个军营差不多都知道今晚的睿王妃喝醉了。

  “王爷大人,你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呀,这路晃的我头晕!”左晓晓一边说着糊话,一边晕着。

  一入营帐,睿王将她放在榻上休息,让人端了一盆水进来,但左晓晓却爬了起来道:“王爷,你怎么有那么多个头呀?等等,我来数数,一个、两个,三个,太多了,我数都数不清了!”

  睿王满头的黑线,他堂堂的战神睿王爷,从来都是别人来服侍他的份,今天他却要亲自服侍这小女人!这算是风水轮流转吗?

  左晓晓的疯劲未完,一直持续到很晚,睿王无奈之下,直接一掌把她给劈晕,在晕倒的前一瞬间,左晓晓还喃喃的道:“我想回家!”

  晕过去了!睿王听到这一句话,全身绷紧,‘她想回家?’

  思及此处,一个霸道的想法再次冒出,自言自语的道:“这辈子都休想离开本王的身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