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给项家小少爷输血

|

  A市机场。

  薛依洁站在机场的大门口,望着这座城市。一转眼就过去了六年。而之前她离开这里,却并没有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想起那件事情,她至今都还心有余悸。

  “妈咪,想什么呢?车子都叫好了。”小家伙薛嘉伦从街上招揽了一辆出租车。示意还在走神的薛依洁赶紧上车。

  “哦。好。”薛依洁将行李,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中。然后上车。

  “小姐,去哪里?”出租车司机询问。

  “去……”一时之间,她居然说不出那个名字了。“薛家巷。”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中,盯了一眼坐在后排的薛依洁。他的眼神明显的发生了变化,只是薛依洁并没有看到。

  薛家巷是整个A市最差的地方,可以说是平民窟。姓薛的人,几乎都是穷人。并且,还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那种。

  薛依洁说自己去薛家巷,她还带着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司机很难不把薛依洁,想像成一个坏女人。而这个孩子,也是一个私生子吧。

  六年的变化,让A市这个城市,改变了很多。薛依洁望着车窗外,那些飞快倒退的建筑。这些年,她总是做的那个恶梦,再一次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时间在走,人也在变化。她想一切都应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过去了吧?

  那家人也不会再记得她的存在。

  想到这些,她不由自主的将身边的薛嘉伦,紧紧的抱在怀中。六年前让她活下去的勇气,都是因为有这个小家伙。她因为有他,而感到庆幸。

  夜不醉酒吧……

  薛依洁从车窗外,看到了那个令她熟悉的地方。她以为一切都变了。可是那个酒吧,经过了六年,却还存在着。并且门口的招牌,还有摆设,全部都是同六年前一样。

  “欢迎收听汽车新闻,这里发布一条紧急消息。A市人民医院,此时正急需RH阴性血,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熊猫血。今日上午十点多,一名属于RH阴性血的六岁小男孩儿,不幸突遇车祸。现在医院急需这种血液,如果您是这种血型,请献出您的爱心。马上到市人民医院救助那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的父亲会给予重酬……下面我再播报一次……”

  薛依洁回过神来,清清楚楚的听到汽车新闻主播,所播报的新闻。

  “师傅,你送我们去医院吧。我儿子是那种血液。”薛依洁考虑是救人,也希望自己能够献出一点爱心。

  “妈咪,你没搞错吧。我还只是一个孩子。你忍心让我的血被抽掉吗?”小家伙惊恐的看着薛依洁,她为了别人,是要抽他的血吗?

  “嘉伦听妈咪说。这是救人的好事。虽然会痛一点点,不过,只需要一会儿,就会没事了。”薛依洁带着微笑,劝说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可是我怕痛呀。”小家伙带着奶声奶气的声音,似乎要反抗到底了。

  “不行,你必需去医院。”对于这样的事情,薛依洁是坚持的。因为在薛嘉伦三岁的时候,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如果当时求助他们的人,也跟小家伙一样不愿意献血的话。那么小家伙早就在三年前死掉了。

  “好吧,不过记得临走的时候,把报酬拿着。不然,我们母子,只能饿死街头了。”

  他是家里的男子汉,应该背负起照顾妈咪的责任,就让他去‘卖’一次血吧。

  “放心,饿死谁,也不会把你饿死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薛依洁用手轻轻的揉了揉小家伙的蘑菇头造型。

  市人民医院。

  “血源有了吗?如果再没有的话,我们担心小少爷会支撑不住。”急救室里面的护士,急切的跑出来,询问门口增援的医生。

  “还没有。已经在四处寻找了。”他沉重的回答。

  “你们是怎么照顾小少爷的,我让你带他去蔬菜园地,不是让你可以任由他一个人在那里的。”项逸谨听到自己的儿子出了事情,立刻仍下公司里面的事情,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对不起总裁,我有看着小少爷,可是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小少爷就突然不见了。事后就……”

  “够了,如果鹏涛出了什么意外,我不会放过你。”项逸谨冷冷的呵斥着自己的助理林昌。那瞪着他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给活吞下去。

  “是……”林昌自知是自己的过错。畏惧的点头回答一声。

  “项总。”急救室门口的医生,见到项逸谨赶紧恭敬的叫道。

  “小少爷的情况怎么样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