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病情复发

|

  笑话?

  的确像笑话,她现在什么都没有,楚乔封死了她所有的出路,昨天那些照片被曝光就算没什么也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况且楚乔还是博影的总裁,只要他一句话她还哪有什么退路。

  但是安暖的性格就像是一根杂草韧性很强,你越不相信她她就越要做给你看。转头认真的看着楚乔棱角分明的侧脸,“我一定会还清五千万然后离开你!”

  怕楚乔听不清楚,安暖特意一字一顿的说,这让楚乔原本能平静的心情怒火上升。

  一翻身狠狠地压在了安暖的身上,紧捏住安暖不安分的小嘴,脸色阴冷,“别说你永远也还不完五千万,就算你有那个本事,你也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我……”安暖很想告诉她她不是,但是她突然想到妈妈柳荷卑微求她的脸色,妈妈那么想得到夏坤的怜悯,让他回头,却不得不闭上了倔强的小嘴。为了妈妈她可以做任何事,她永远忘不了是柳荷给她捐了一颗肾她才会活下来。

  安暖无力反驳,倔强的将小脸转向一边不去看楚乔。

  大手骤然伸出,快速转回安暖的脑袋逼迫着安暖看着他。

  “安暖,我的话你是没听见,还是把它当做耳旁风?嗯?听说那个男生叫叶子安?而且他还是你们电影学院公认的好苗子,他们家族还经营一家小型的影视公司?”

  薄唇中溢出危险至极的气息,楚乔浑身散发出冰冷入骨的寒气。

  安暖内心一紧,握住了楚乔的大手声音颤抖道,“求你别伤害我的朋友……”

  安暖此时真的都很后悔,她忘记了楚乔是个她惹不起的男人。

  听到安暖为叶子安求情,楚乔眼里危险的气息更是浓烈冷哼一声,大手骤然的下意识捏紧了她的脖子。

  脖子上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她忍不住掉起了眼泪。

  房间里寂静无声,想到近来发生的一切,心里委屈十足。

  安暖此时略微抽咽的哭泣声,还有冰凉的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在他的手臂上,楚乔突然觉得眼前的安暖有些刺眼。

  烦躁下,楚乔索性松开紧握的大手,脸色一沉,他怒声威胁道,“不要再哭了!在哭就把你丢去喂狼!”

  情绪崩溃中的安暖毫无察觉,或者已经是麻木,她需要的是宣泄。

  晶莹剔透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颗颗滑落。

  因为大哭,巴掌大精致俏脸的脸颊晕染上一层粉红,细腻的眼皮在大哭下快速的高肿了起来,很快便如桃子般大小,看起来让人心生怜惜。

  楚乔的双眼一暗,瞬间,安暖娇小小柔软的身躯便落入楚乔的怀中,低头看着怀抱里拼命喘气的人,脸色逐渐有白慢慢变成青白,粉嫩亮泽的唇色也失去了原来的色彩,楚乔心中一紧,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乔恩的号码,几乎是怒吼道,“立刻过来!”

  两只手紧搂着安暖,楚乔随手丢掉手机,脸色惨白的抱着安暖放到床上,压根就没有想到他现在是有多么的紧张恐慌,连同眼中都浮现了一抹害怕。

  楚乔记起那次安暖的心脏手术,乔恩的话还历历在目,一定不会有那样的结果。

  拧着眉,握紧得双手几乎要将自己的指骨捏碎。

  心悸这种病状是在情绪激动地情况下就有可能复发,他用力地搂紧了安暖,威胁怒吼的声音是满满的恐慌,“安暖,你一定不可以死,否则阴曹地府我也把你碎尸万段!听见了没有!”

  如果他想,那人一定命不过夜,他不想的,自然也不会允许发生。多年前的那一幕,一定不会再次上演。他已经不是那个无能为力的小孩子了,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安暖死掉。

  可惜,陷入昏迷的安暖仍然一动不动的躺在他怀里。

  乔恩带着他的团队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楚乔被关在门外,在大厅内来回蹉跎。

  “少爷,您先休息一会吧,小姐一定会没事的!”王妈忍不住劝道。

  楚乔烦躁的点头,靠在酒柜前停了下来,烦闷的点起了一根烟,吸了一大口,又缓缓的吐出。

  夜色越发沉重,房间内,白色的身影不停地移动着,忙碌着,先进的大型医用器材和刺眼的手术灯渲染下,室内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室外大厅中,散落一地的烟头和男人经过一夜守候疲惫的倦颜。

  经过一夜的抢救,乔恩才一脸疲惫的走出房间。

  抑制住内心要冲进去的冲动,楚乔高大的身躯瞬间挡在乔恩的面前,“她怎么样了?”

  乔恩清明的眼中露出丝丝责备,看到楚乔的神色又很快无奈的收敛起来,他叹了一口气,“病情暂时稳住了,是因为情绪激动复发的心悸,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用药物将她医治好的。还有,乔,这样的事情一定不要再发生了,太危险。”

  听到乔恩的话,楚乔这才放下吊了一晚上的心,漠然的脸色看不出他的想法。

  乔恩无奈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将平时的注意事项叮嘱给王妈,便带着自己的团队离开了。

  睡梦中的安暖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温热,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仿佛是在呵护着世上最珍贵的珍宝,舒服得她忍不住缓慢的睁开眼睛,楚乔正若无其事的收回他的手。

  没有想到安暖会突然睁开眼睛,楚乔的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僵硬,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酷。

  “醒了?”

  “嗯。”安暖点了点头,虚弱的她没有察觉到楚乔神色的不自然,不过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楚乔,她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轻瞥了一眼安暖明明很虚弱却佯装镇静的样子,那副表情实在是滑稽,他的薄唇忍不住上扬。拿起了一旁的棉签蘸着清水就要擦拭着她干燥的嘴唇。

  “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了……”安暖有些很不习惯楚乔突然对他这么好,她始终记得楚乔的危险。

  遭到拒绝,楚乔的目光宛如冰剑一般冷冷的射向安暖的脸庞,安暖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刚动完手术的伤口隐隐作痛起来,她忍不住惊呼出声,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想要捂住伤口。

  一只手迅速捏住了她带着暖意的指尖,冰冷的目光瞬间添了一丝恼怒,“你想要再次因为伤口崩裂进手术室么?乔恩是我的医生,他没有义务每天为你忙来忙去!”

  安暖一怔,委屈的情绪又涌上心头,不自觉眼泪宛如掉了线一般顺着脸庞滑落。

  “对不起……”她低下头道歉,可怜的模样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

  面对楚乔实在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去讨好他,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摆脱他。

  她的眼泪让楚乔的心有些烦躁,冲安暖怒吼道,?“别哭了!”

  见识过楚乔的厉害,安暖这次乖乖地点了点头,但是眼泪却不听话的悄然无声的越哭越凶。

  想起安暖才刚手术结束身体还很虚弱,很有可能再次因为情绪激动面临危险,楚乔原本站起身就要离开的步伐转了回来,忍不住暗骂一声,薄唇粗鲁的堵住了她哽咽的小嘴。

  安暖没有想到楚乔突如其来的吻,她的哽咽被震惊代替了,她瞪大眼睛的看着楚乔近在临尺的的俊脸,手脚一下子不知道该放哪里。

  一瞬间世界安静了。

  楚乔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原本想要拿开的唇却因为突然地依恋上她宛如樱 桃般细腻的唇间,他忍不住的下意识去品尝。这个吻不想以往惩罚性的粗鲁,细腻的让人忍不住的舒服出声,就连安暖的意识也混沌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楚乔才舍得放开她,得到自由安暖才大口大口的喘着呼吸。

  她不喜欢楚乔,却似乎并不排斥他的亲热,让安暖有些无地自容。

  反倒是楚乔,一脸平静地看着恨不的找一个地洞钻下去的她,心里也是惊讶迷茫,身边无数的女人,却从来没有刚刚那种让他觉得特别的感觉。

  楚乔冷着脸,他实在是不喜欢这样情绪不受控制,就好像是每次病发一样。

  一阵敲门声传进耳帘,楚乔眼底的冰冷消逝了一些,沉声道,“请进”。

  来人是王妈。

  手里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中药,“小姐您的吃药时间到了,这是乔恩医生派人送过来的中药。”

  这话明明是对安暖说的,但是王妈的目光却是毕恭毕敬的看向楚乔。

  安暖闻着那浓厚的中药味,一阵呕吐感忍不住冲上脑海,从小到大她最讨厌的就是喝中药,皱起了黛眉,她下意识的问道王妈,“我可不可以不喝啊?”

  王妈没有去看安暖,只是面无表情的望向楚乔。

  “不可以!”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楚乔命令着安暖。

  知道楚乔的脾气,安暖不敢拒绝,只好颤抖着手接过王妈盘里的瓷碗,她仿佛看见碗里的漆黑的中药像是在狰狞的冲她笑着,摇摇头,安暖一狠心,捏紧鼻子喝了一大口。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