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那不叫偷窥,叫欣赏

|

  雪百合扫了一眼屋里人,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一屋子的皇亲贵族,不是皇上就是皇子,最次的也是个王爷,全都巴巴的盯着自己,干啥?还想给她盯出来个窟窿咋滴?八成都是来看笑话的。

  “咳咳”一阵轻咳,雪百合寻着咳声看过去,刚才的蓝衣男子正在对自己使眼色,看模样倒是跟自己有几分相似,而且右手边的位子空着,此人应当是自己的大皇兄雪阎清了。而这眼神是在示意自己莫要失了礼数。

  “百合见过凤神皇。”雪百合对着正前方的人微微行礼,傻子也看的出来那个一本正经坐在那穿着龙袍的是皇上。

  “三公主快快免礼,身体可有大碍?”面上虽是关切,却听不出一丝关心的语气,明显的场面话。雪百合心里冷笑,这才抬头正眼看过去,那人四十多岁,两撇山羊胡,棱角分明的脸庞,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当是个美男子。

  “谢凤神皇关心,本公主还死不了。”雪百合轻扯唇角略带冷冽的回道。她现在能站在这显然真正的雪百合已经被他们凤神太子的人给打死了,虽然不指望以命偿命,至少也不能让雪百合白死啊。

  凤神皇听着雪百合不善的语气,心下有些不悦,面上却依旧和颜悦色,毕竟对方是一国的公主,还差点死在他们凤神国,而明神又是和凤神旗鼓相当的大国,眼下不宜撕破脸。“三公主快请坐吧。若是受了惊吓,或是身体不适定要说,朕这就宣御医为公主诊治。”

  雪百合看了看凤神皇,一脸为难的开口:“惊吓是肯定有的了,不过太医就不必了。如果凤神皇真的觉得愧对于本公主,以至于不对本公主做出点补偿就寝食难安的话,那本公主就勉强收个几十万黄金或者鹿茸灵芝什么的压压惊吧。让凤神皇的心里可以好过一点。”

  这话令在场的人都是一愣,然后齐刷刷的嘴角一抽,尤其是凤神皇,那嘴角抽的,山羊胡一翘一翘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愧对于她?那一掌又不是他拍的,还不给她点赔偿他就要寝食难安?最可恶的是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要几十万两黄金?!这都够军队五年的粮饷了!

  就连雪阎清此时也是有点无语的,向来都知道他这个妹妹很是好色,只要看见美男子都想要染指,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很……无耻,对,就是无耻。不过无耻一次就能解决军队五年的军饷,似乎没有什么阻止的理由。

  雪阎清这么想,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明神三公主刚才说了不需要太医医治,气色看上去也很是不错,似乎并不需要什么赔偿吧?”低醇的男中音悠悠的飘了出来。此人是赤神国的王爷墨煜祁,一身黑色的锦袍,狭长的丹凤眼中透着一丝阴鸷,高挺的鼻梁,菱形的唇角,也是舜祁大陆声名远播的美男子。

  雪百合撇了一眼墨煜祁,对方眉宇间带着一丝狠戾,莫名的就让她喜欢不起来,更何况他现下这么说,就是明摆着在拆她的台,就更加没有啥好印象了。樱唇轻启,眉眼含笑道:“墨王爷懂医?”

  “不懂。”墨煜祁冷眼看向雪百合,似是不明白对方为何这么问。关于明神的三公主雪百合的传闻他是略有耳闻的,四个字评价就是“色胆包天”,所以若无必要,他是半点都不想与她有所交集。

  “那是会读心术了?哦,就是能看穿人心的意思。”雪百合依旧保持微笑的看着墨煜祁。

  “不会。”墨煜祁实在不明白她问这些问题跟赔不赔偿她有何关系。不止他不明白,在座的其他人也是不明所以,就这么看着两人你问他答的,好似他们不存在一般。

  “既然你啥都不会,你凭什么说本公主不需要赔偿?本公主就算身体没有损伤不用看御医,不代表本公主幼小纯洁的心灵没有受伤啊?世界上有种叫做精神损失费的东西你知道吗?就是指人在受了重大的精神创伤后得到的赔偿。精神创伤你看的见吗?本公主凭白受了一掌,身体受损了,到鬼门关走了一圈,虽说阎王见本公主貌美如花心地善良不忍收我,可单是牛头马面勾魂使者也是吓着本公主了。怎么就不需要精神损失费了?”雪百合噼里啪啦的一通诉苦,边说还便用帕子拭掉那根本不存在的泪花,末了还不忘加一句:“对了,阎王说了,作为对本公主的补偿,谁要是不同意给本公主精神损失费,就让牛头马面把谁带走!”

  本来墨煜祁是想补充一句:她不是平白无故挨了一掌,是偷窥人家太子沐浴被打的,所以根本责任在她自己。但在听到雪百合最后一句话时,生生的将他接下来的话全卡都在了喉间,差点给他噎吐血。瞪着眼看了雪百合半天,最后也只化成了一个字:“哼!”扭头不欲再看雪百合,并且在心里又给雪百合加了一个标签,现在是“无耻!”

  旁边一直不曾做声的宙神皇沈沐风,此时眼底含笑的打量着雪百合。雪百合直觉的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轮美奂的脸,那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莫名的就让人心生好感。若墨煜祁是夜晚的月,那沈沐风就是那春天的日。雪百合见对方朝着自己微笑,便回以一笑,表示友好。

  “本王觉得三公主的话欠妥。”说话的乃是凤神皇的第二子康亲王封浩裔。此人浓眉大眼,线条粗犷,眉宇间有一股英气,声音也是浑厚有力。“是三公主偷窥本国太子沐浴在先,故而被当成刺客多有冒犯。这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三公主现下完好,精神也不错,就算要赔偿,也不至于几十万两之多吧?”

  凤神皇正愁不知该如何拒绝,见自家儿子如此争气说的句句在理,顿时有了精神,把身板挺得笔直,正准备附和几句,就听雪百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本公主觉得凤神皇应当赔偿本公主几十万两黄金外加鹿茸灵芝等。”雪百合看向封浩裔,唇角一弯,“康亲王觉得本公主的要求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封浩裔也是个粗线条,不假思索便说了出来。

  沈沐风眼里流光一闪,笑而不语,低头喝着手中的茶。

  “既然康亲王都觉得本公主的话不正常,那么又怎么能说本公主精神很好呢?既然精神不好,那么是不是就该赔偿本公主的精神损失费呢?”

  封浩裔顿时被噎住了,若是自己说她的要求正常,那就是同意赔偿了,怎么都要赔她损失就是了。“可……可那也是你先偷窥太子沐浴的!”封浩裔可了半天生硬的强调着事情的起因在她!意思就是责任在她雪百合!

  “偷窥?那怎能叫偷窥,那叫欣赏!本公主肯赏脸欣赏凤神太子沐浴,那是对太子的肯定!再说了,就算本公主偷窥了,又怎么?”雪百合一脸不以为意的说着。“你们太子缺胳膊还是少腿了?他连根汗毛都没掉,本公主可是硬生生的挨了一掌的。再说了,看看能怎么了?会少块肉吗?他又没啥损失。”

  怎么了?看看能怎么了?雪百合的话犹如魔音绕梁,不停地在这群人的耳边回荡。他们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知道偷窥别人洗澡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地位高贵的公主!这简直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

  “再说了,看没看见还不一定的,至少我是啥也没看见。”雪百合似是很可惜的小声低估了一句。

  “噗”雪阎清喝着水很不雅的喷了出去,沈沐风含笑的眼也是一愣,继而又笑着摇了摇头。

  “那要不要爷再脱了给公主瞧瞧清楚啊?”寡薄的生音透着些许凉意从门外飘了进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