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

  陈靖表示自己真是醉了,这家伙说他两句还蹬鼻子上脸了,合适吗?

  “穆雪然不是回来了吗,难道她结婚啦,看把你给愁的。”

  其实陈靖也只是听说穆雪然回来了,毕竟常年在国外,其中那些弯弯道道他还真没去深究过……

  “我好像……对她感情淡了。”

  其实顾明远自己也很矛盾,如果不是理不清自己的想法,他何必坐在这里借酒消愁。

  一个是曾经有誓言的初恋,一个是下不了决心忽视的孩子她妈,他烦啊!

  “哦?”陈靖感觉仿佛听到了不得了的八卦一样,“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可这不是你酗酒的理由吧?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你变成了工作狂,根本就是滴酒不沾的。”

  “跟随潮流。”

  陈靖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抽。

  还能说冷笑话,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才对,喝酒是什么玩法。

  “还记得陆熙柔吗?两个月前回来了,带着一个小女孩……”

  “我的天呐,这么劲爆!那孩子不会是你的吧?”

  顾明远点了点头,烦闷的灌下一大口酒。

  其实一开始他也存着侥幸心理,这样就有理由去斥责那个女人私生活不检点。

  但那晚他强行留住陆熙柔和陆鹿,轻松就采集到了样本。不管怎么检测都改变不了陆鹿是他女儿的事实。

  突然而来的父亲角色让他措手不及,但他确实发自内心的高兴,高兴这世上竟然还有一个流淌着他血液的小人儿。

  而这也是促使他接近陆熙柔的原因,他也想像一个父亲一样的宠爱自己的女儿,谁知道竟然渐渐对陆熙柔有了其他的感觉。

  如果非要说是什么的话,那应该就是当初见到穆雪然之后萌生的感觉。

  “那让你愁的原因难不成是……你对陆熙柔动心了?”

  本来就是写情歌的,陈靖的思维很跳跃,情商也不低,一下就道出了问题的关键。

  顾明远没有作答,只是盯着手里的瓶子发呆。

  他那叫动心吗?

  可偏偏到陆熙柔这里,他竟然会有一种类似于逃避的心里。

  “那行吧。虽然我刚下飞机确实有点累,但你既然有酒有故事,那哥们儿今天就陪你high个够!”陈靖这才开了一瓶酒递到顾明远面前示意他碰杯,“来吧壮士,不要怜惜我,今晚不醉不归!”

  顾明远感激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一脸真挚的男人,最终还是将他和陆熙柔之间的故事娓娓道来。

  夜很漫长,就像故事一样……

  第二天一早,因为顺带送陆鹿上学,所以原本经常提前到岗的陆熙柔今天破天荒的踩点抵达。

  才进入策划部,办公区的员工几乎都用一种暧昧和羡慕的目光看着陆熙柔,搞得她一脸莫名其妙。

  推开办公室的门,一抹紫色让她对刚刚注目礼的原因了然于心。

  陆熙柔内心正在咆哮——茶几上这一束紫色风信子是怎么回事?!

  她是喜欢风信子,但好像都没跟谁说过吧,送花的这么厉害,竟然还能猜到!

  上面还夹着一张折叠小卡片,陆熙柔很好奇到底是谁送的,直接就拿了起来。

  “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要逃避我。”

  陆熙柔当即就想到紫色风信子的花语是“对不起原谅我”,再加上卡片内写的内容,大概能猜到是谁送来的了。

  顾明远是吗?

  还以为谁那么厉害,竟然能揣测到她喜欢的花,整半天原来是冲着花语来跟她赔罪啊?

  为了让她动摇,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如果猜测是正确的话,她感觉真的有那么点点受用呢……

  在没有确定之前,陆熙柔当然不会主动去联系顾明远。

  不管弄没弄错,只要她主动了都是正中顾明远下怀。

  将卡片放回原位,陆熙柔仿佛没发生什么一般回到位置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另一边,顾明远的心是忐忑的。

  那束花是他送的,但主意是陈靖出的。

  他说道歉不能光靠嘴,毕竟已经把人家惹恼到那种地步了,不付出点实际行动根本就无济于事。

  当然,在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的情况下,花就是最安全保守的礼物。

  已经六年没有给女人送过花了,订花的时候顾明远竟然会有点紧张。

  亦或许是太过于紧张,顾明远竟然让人家匿名送……

  陈靖听到之后无语的要死,他这个发小是被换了内芯吧,万年学神竟然也有栽跟头的时候。

  调侃归调侃,反正不管署不署名都得主动联系陆熙柔。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陆熙柔收到了一条来自顾明远的短信,约她一起吃晚饭。

  看到那束风信子,陆熙柔没拒绝。

  等会儿就直接抱着那束花去,如果是顾明远送的,她就退回去给人家。搞这些没有用的干啥,她向来不喜欢收什么礼物。

  如果不是顾明远送的……那就更好玩了。

  公司里的人走得七七八八之后,陆熙柔才收拾东西,抱着那捧花出了公司。

  开玩笑,早上就引来那么多的目光,要是她大摇大摆的抱着出去,员工还指不定得怎么想。

  顾明远的车子就停在公司大楼前的广场上。

  看到陆熙柔抱着那捧花出了公司,顾明远的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陈靖的主意果然有用啊,女人好像没几个不爱花的。

  径直下车为陆熙柔打开副驾驶的门,陆熙柔却不着急坐进去。

  “这花你送的?”

  顾明远点了点头。

  谁知道陆熙柔竟然打开后座的门,毫不手软的将花塞了进去,然后才坐进了副驾驶室内。

  “我不喜欢这种虚华的东西,要约我吃饭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顾明远简直看醉了,合着陆熙柔抱着花下来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要退货?

  “还不走,你准备让我在这里喝西北风?”

  顾明远挑眉,将副驾驶的门关上,然后坐进驾驶室内驾车离开。

  虽然陆熙柔以前嘴也有些损,但怎么感觉今天格外的带刺。

  “去吃饭之前,先陪我去接陆鹿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