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事发

|

  奴生得以平安回来,苏媛暂松了口气,面对谢芷涵的时候满心感激,但也没有刻意把这件事挂在口上,倒是谢芷涵还有不放心的。

  “那个奴生,还是想办法从宫里弄出去吧。”

  苏媛知道她的意思,合眼点头,“我也觉着应该如此,但是奴生身份尴尬,朱太医说当初就是不好明目张胆接到他府里,又不放心安排在其他地方,这才想办法安排在太医院做医童的,如今太医院都是有名册的,突然要把他弄出宫,还有些为难。”

  “那就想办法,让林侧妃出面。”谢芷涵言简意赅。

  苏媛抬眸,“让我阿姐?”

  “以瑞王府的能耐,从宫里要几个人又有何难?”

  苏媛想了想,这不失为个好办法,点头应道:“那我回去与阿姐通个信,看这样妥不妥当。”

  “不妥当也不能留在宫里了。”谢芷涵意味深长道,“毕竟素嫔已知道了他的身份,再把他留在宫里到底是有风险的。蒋家的事,也快了,让人知道这其中有这样一出,难免奴生就不会被推到风浪尖上。”

  苏媛颔首。

  谢芷涵顿了顿,又问:“还有,朱太医和德妃如何了,不能还是躲着吧?”

  苏媛苦笑,“他怎会和我说这些?毕竟是他私事,我也不好多问的。”她倒是想知道,只可惜朱允不肯多说,“他能在太医院有此位子,必然有他的本事作为,让他自己处理吧。”

  然而,这件事还没有结论,有件事倒是先东窗事发了。

  当晚,嘉隆帝如常召幸她,但苏媛去到乾元宫后,却见他沉着脸满目严肃,不由恭恭敬敬屈膝行了礼,却迟迟没听见那声“免礼”。

  元翊望着她,冷声道:“把头抬起来。”

  苏媛徒然一惊,依言抬首,见他只是望着自己不说话,忐忑道:“皇上,怎么了?”

  “玉昭仪,苏昭仪……”他喃喃着起身,绕着她踱步起来,“朕是哪点亏待你了吗?”

  “皇上待臣妾恩宠不凡,并没有亏待臣妾的地方。”苏媛柔声答着,心中已是不安,这是哪点出了问题,他知晓了什么?

  她故作镇定,心道他既然找自己来问话,而并不是雷霆震怒直接让人去永安宫拿自己,那应该不是和恭王有关。想到他最近的纵溺和宽容,苏媛面上战战兢兢的小声开口:“皇上是不是知晓那件事了?”

  嘉隆帝见她主动提及,反问道:“哦?你觉得是什么事?”

  “是不是瑾贵妃在臣妾宫里让朱太医就医的事情?”

  元翊冷哼,“呵,你倒是还知道这事!”

  苏媛见他毫无意外,立马下跪了认罪道:“这件事是臣妾隐瞒了皇上,还请皇上原谅。”

  “你当给了朱太医些好处,他就能忘了这宫里是谁做主吗?朕倒是不知,你何时与瑾贵妃姐妹情深至此了,连这种事情都帮着隐瞒。”

  元翊冷笑,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片刻又道:“朕当你是个纯粹简单的,不会卷入这些党派纷争里,朕给你位分给你恩宠,甚至让你恃宠而骄,享尽了这宫里的风光,还提拔你的叔父,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要去投靠赵氏?朕从前只当你是应付贵妃,没想到是真做了赵氏的爪牙!”

  他气怒不已,连声又骂:“朕倒是真糊涂,竟然连枕边人的心思都看不明白,还帮着你去落皇后的颜面!”

  苏媛连忙摇头,急声道:“皇上,不是这样子的。”她神色慌乱,“臣妾并没有投靠赵氏。臣妾再不知利害,也清楚皇上的心思,怎么敢为瑾贵妃效命?实则是上次臣妾自作主张得罪了贵妃,也是因为那件事让臣妾知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再加上那阵子臣妾病着,贵妃才起意……”

  她的话并未说完,元翊就不留情面的打断道:“贵妃起意?还是你主动自荐?”

  苏媛哪里晓得朱允会就这样把这件事禀给了皇帝,如此措手不及,又不知他到底是怎么回话的,此刻还真是既慌又乱,闻声再不敢应付,忙如实答道:“是臣妾主动提议。”

  “真是好一招瞒天过海,倒让朕白白担忧了你许久,还真以为你病得厉害。朕这般诚意待你,你却如此隐瞒?”

  元翊生气极了,转身在殿中来回走着,好半晌又走过去问她:“你是不是觉得,朕在你心中就完全不值得信任依赖,要你绞尽脑汁的去和贵妃周旋?上次贵妃吩咐你将朕留住,看来也是你故意告诉朕了,是不是?”

  苏媛咬唇,不答反问道:“皇上如今打定主意要兴师问罪,臣妾是有口莫辩。”

  见她委屈,元翊倒是笑了,笑得有些莫名,弯身询道:“你的意思反倒是朕不该来问你了是不是?这么多时日,你难道没机会向朕坦白?”

  苏媛继续轻声的说:“臣妾不敢。”

  “你不敢?”

  苏媛仰首,抿唇应道:“是。”

  元翊索性抬起了她的下巴,用力捏着再问:“真不敢?”

  苏媛闭眼,点头,透着几分倔强。

  他盯着她许久,突然就扶她起身。苏媛依旧忐忑不安的表情,望着他不解的唤了声“皇上”,元翊就道:“为什么不敢?”

  “瑾贵妃娘娘服用桃花丸的事情,是臣妾私下探查所知,臣妾怕皇上怪罪私查贵妃之事。皇上不喜欢臣妾卷入党派之争,但臣妾身在后宫,又得皇上宠爱,怎么可能撇的清?就算有您护着臣妾但总有护不到的地方,宫里这么多贵人,各个都是世家名门出身,臣妾是谁都不敢得罪。”苏媛越说声音越小,渐渐的就听不见了,也不敢再和嘉隆帝对视。

  元翊就问:“谁为难你了?”

  苏媛任由他扶着站在那,没有像往日那样柔情的缠绕上去,只是就那样静静的反望着他。

  元翊又问:“这也不能说?”

  苏媛凄凉道:“皇上,这后宫女子的无奈,您真不知道吗?其实这为难的不是别的,正是您的宠爱,您宠臣妾,那自然就有人看不惯臣妾,视臣妾为眼中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