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醒

|

   夜,又是夜。

  宫中的夜是百年不曾变过的,但却又偏是弈笙所独爱的,远处回荡着悠扬的笛

  声,连绵又不觉晓,春风扰,吹散残花万朵空中飞扬。

  花下少女,面容姣好,莞尔一笑,倾城绝艳,似婵娟中缓缓飞落的仙子,浅笑中又夹杂着几分忧愁,缓缓向前方前进。

  “帝姬,请回吧。”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动听,却又是那般冰冷,冷若冰霜,让人听了仿佛置身冰窖。少女惨笑,一瞬有收拢回来,如平常一般。

  “小和尚,此次我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那段男子身长如玉,眉目如画,实像书中写的一般“陌上人如玉,公子世双。”只是双眸不曾睁开过。对啊,他曾说过弈笙夺去了他的自由,这辈子最讨厌也是最不想看见的,怕就是弈笙了。

  “十年了,你都不曾愿看我一眼,我有那么令人厌恶吗?”花下少女泪如雨下,声音却又是那般的镇静,让人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哭意。

  “帝姬言重了,更深夜重,还请帝姬速速回宫,莫要感染了风寒。”虽是关心之语,听了却仿佛让人置身冰窖,无限讽刺之意。

  “你喜欢过我吗,怕是一点关心也好。”弈笙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

  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捂着嘴泪水纵横,眼泪布满整张俏丽的小脸,她点点头慢慢转过身,眼窝里出现一行亮晶晶的眼泪划过脸颊。

  夜风轻轻拂过耳畔,弈笙浑身颤栗起来,头发被吹散开来,胡乱地在脸上拍打。

  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从来没有。”

  耳边是死一般的寂静。

  月如腰,水似宨,妾有意,郎无情,只留两行清泪缓缓落下。山长水阔,相思如春水,也敌不过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浮生贪欢总有离别,他贪恋她的自由太久了,仿佛时隔三生,又仿佛一瞬即灭。

  “来人,回宫。”声音同往常一样骄傲,弈笙最珍贵的东西就是骄傲,可偏偏他的骄傲在他面前一文不值。

  坐在高大的玉辇上,弈笙扶着额头,朝着宫女们喃喃道“去唤丞相来。”领头的宫女朝着一声甜甜一笑“丞相早知帝姬会唤他,已在宫中候着了。”

  这世上除了他,怕也没几个人会如此懂她了。一声叹息又含几分忧愁。

  进了宫殿,褪了外裳,坐下来与浅夜共饮。

  “老远便闻你这酒香,还是你懂我。”

  白衣少年睫毛微颤,恍若隔世,似仙人下凡不食人间烟火,眼里尽是温柔,似一眼便可将人融化。声音充满着磁性“都下去吧。”

  身后宫女闻声纷纷退下,室内只剩他们二人。

  “喝吧,这酒不伤人,醉了,痛的就不明显了。”

  弈笙虽爱喝酒,酒量却不加,嚷嚷了俩句,发了发酒疯,便靠在浅夜身上睡着了。浅夜命人端来热水,为她清洗脸颊。

  看着那张通红的小脸,心里有着说不尽的心疼,低头在弈笙额头上落下一吻,如儿时一般,懵懂少年落下吻,喃喃细语“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于是,初次心动。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写小说呢,还特地在纸上打了很久的草稿,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年》,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指出来哦n(*≧▽≦*)n”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