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命运齿轮开始了

|

  “仙桃祝寿”还是第一次听说“叶老夫人乐的,脸上慈祥的笑容没有断,老人孩子,老人孩子这个说法一点都没有错。

  接着众人齐向老夫人拜礼祝贺:“恭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好,大家请坐"

  宴会正是开始,丫鬟们有序的端上吃食,各种还算精致的菜肴,酒水,一道接一道。

  男宾中不知谁起的头,以寿宴为主题,作起诗文来,纷纷接龙,文采出众的的可是涨了脸面,女宾中老夫人与相好的姐妹说着体积的话,好热闹的也一起观看男宾吟诗作赋,也有部分和相熟的聊天,古代的女子出门的机会并不多,能参加宴会的都很开心。

  时间转眼而过,宴会结束,池塘边的戏班子一切也准备就绪。

  移步池塘方向。

  品着茶,看演戏,都很投入。

  没看几分钟,叶染就感觉好无趣,环顾四周,看见叶明远认真看戏,就不想打扰了。

  默默的从侧面离开。

  于是,在偌大的一个叶府,就看见身穿红色喜庆锦绣衣衫的叶染福娃,百无聊赖的闲逛悠,叶染也不到去哪里,,,,,,

  “你说的事可是真的,叶知府的,,,,是真的吗”

  “肯定没错,叶叶老妇人这事上重视,几乎没有什么变数”

  “还是在旁敲侧击的问问的好,这事现在还没有正式通知,说不定从在变数,毕竟,,,,不好说,不说了。”

  “是是是”

  “那就这样吧。”

  叶染刚要路过过西苑墙的一角,一阵对话从墙里边传了出来,没在意,怎的听见现任老爹,自己府,不自觉的停下听完了对方的谈话。

  着 西苑过去不就是跌的书房吗,应该是爹爹官场好友吧 不曾在多想,晃悠的离去。

  此时的叶染还不知道,一场能牵扯上她,并且还没办法改变的事情正在一步步向她靠拢,同时,也因此改变了她的命运。

  冥冥之中,有条大手牵引着她,走该走的路。

  不过,她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回到她自己的厢房,洗漱一番,就躺在床上了。

  叶老妇人叶中途感觉累,就离开了,宴会戏曲听完才正式结束,徐氏一直到最后送走所有宾客,打点好府中该做的事物,叶离开了。

  戏班子演完戏曲被传话,在府上在停留几日,叶老妇人挺喜欢其中一曲"青梅竹马"的戏曲,想过几天在听一次。

  夜色降临,整个叶府都安静了,今天都忙碌一天都很累,休息了。

  叶府下人休息的地方,一间房屋内,躺着一中年男子,此人就是前两天在池塘边跌倒受伤的人,是戏班子的。

  “阿城,我回来了”一女子进房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亲切的呼唤到,躺着的男子神情,有些不自然的“嗯”了一声。

  “明天是要离开叶府了吗?”男子问女子。

  “明天不离开,还需要几天,叶府老妇人挺喜欢其中一曲"青梅竹马"的戏曲,想过几天在听一次,过后在离开”

  “这样啊,这次我不小心被道具伤到,没有为戏班尽力,还尽添麻烦,”说着神情忧伤的看着骨折的腿部。

  “阿城,你快不要在这样说了”女子一边利索的拿过药,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为男子腿部换药,过后顺便帮男子擦了脸手。

  “嗯,谢谢燕儿”女子叫郭燕是戏班主的妹妹。

  “燕儿,我们相识也四五年了吧,可是每过一年,我寻找音柯就难上一分,并且当初她还怀着身孕,你说,现在会在哪里呢”

  “阿城不要着急,这茫茫人海,我们这几年走南闯北的一直在找,是没有什么音讯,但是没有,才是好消息啊,”

  “我们这么找总有一天会找见的,再说你都将你们的故事编成戏曲了,她看见也回来找哪的”

  “嗯”沉闷不语

  “好了,我去休息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