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葛氏上吊

|

  待白雪菱从新洗漱过后,让身边的丫鬟秀珠也给葛氏清晰一番,一切整理完毕后,夜色也有些深了。

  葛氏靠在床边看着白雪菱,脸上带着淡淡的哀伤与优思,默默的观望着。此时的她,虽然口头上答应了白雪菱,表示这件事她同意了,但是真正的感受,只有她自己心中明白,但是她为了女儿开心,选择了自己承受与隐忍。

  望着窗外的月色,一副若有若思的神色。

  白雪菱来到床前就看见葛氏这样的神色,很是不解。

  “娘亲,你怎么了。”白雪菱心中认为只要葛氏同意便不会有什么事了,见葛氏的神情,问道。

  “没什么,雪菱,娘亲好多年都不曾同你一起睡过了,今晚娘亲想同你一起睡,聊聊天,可以吗?”葛氏小心翼翼的看着白雪菱,就怕她不答应,心中也只这样的要求有些过了,但是心中也是充满期待。

  白雪菱见自己娘亲这样的要求,沉默不语,这些年她都是自己一个人,虽说是自己的娘亲但是也是..............脸上一脸的犹豫之色,感觉到为难了。

  葛氏见白雪菱沉默不语,面色哀伤道:“雪菱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说着还摆摆手,满满失落。

  “如今娘醒了,就会自己院子了,你让人将娘送回自己院子就行,天色很晚了,一会你也是早些休息。”

  “嗯,女儿知道。”白雪菱见葛氏要下床连忙叫秀珠珍珠帮忙,最终葛氏还是带着一副依依不舍神情出了雪菱阁。

  白雪菱此时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她的娘亲了,望着秀珠,珍珠扶着葛氏出去的背影,也是一阵恍惚。

  但是很快就定了心神,让今天选的两个丫鬟进来整理床铺,她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脸。

  今日哭都将眼睛哭红了,还有不知何时,脸上被轻轻的蹭了一道红印子,仔细看着铜镜中她那张容颜,一脸紧张的表情。

  很快秀珠,珍珠就将葛氏送回自己房中,回来了。

  “小姐。”

  “将娘亲送回去了?”

  “送回去了。”

  “秀珠,你过来看看我脸上这是怎么了,有道红印子。”

  “红印子?”秀珠,珍珠都是非常了解自家小姐的,明白脸对于白雪菱的重要性,一听秀珠就连忙上前看,只见只是淡淡的红了一小道,没有其他的,瞬间紧张的神情瞬间放松,对着白雪菱说道:“小姐,还好,没事,不用担心,一会就好。”

  白雪菱听了秀珠的说没事,便也松懈下来,淡淡的道了声哦。

  ................

  京城中万家烛火俱寂,夜深人静,大地沉睡,葛氏回来将身边伺候的人都打发去休息,一个人站在窗前,仰望夜空,月明星稀,苍茫无限,安静静谧。

  轻轻地叹息,时间真是把无情的刀,什么事在时间面前总是那抹的不堪一击,总会过去,然而她的心中也如同着夜色一般漆黑无比,今夜的夜色还有月亮星星点缀,但是她呢,她的亲自养大的女儿到头来却认她人做娘,她的夜空的月亮星星不见了,她的世界黑暗了,她的前路看不见亮光,是凄凉,是落寞,是失望............

  她的天空坍塌了。

  为什么,她做的不好吗,为什么她的女儿都会离开她,不认她了,她不禁想起以前她们之间种种,突然笑了。

  夜色将她眼中的不舍遮住了,吞食了她心中对女儿的爱和自己心中的遗憾。

  这一晚,她看着夜空好久,好久。

  转眼第二天。

  阳光照射大地,鲜红的朝阳映射半边天空,丞相府中有迎来新的一天,府中开始忙碌起来。

  “啊............”

  尖叫声划破整个丞相府。

  紧接着“死人了.............”

  “死人了。”

  “三姨娘上吊死了 。”

  瞬间着个消息传遍了整个丞相府。

  官家顾亦知道立马控制局面,将府中惊慌失措,大唤大叫的人都紧急的聚了起来,将消息封锁,待一切安排妥当,赶忙的前去禀告丞相白慕尘。

  很快府中的主子都知道这件事了,大家都赶到聚集到三姨娘葛氏院子里,等候相爷与夫人的到来,很快丞相与夫人就到了。

  最后待白慕尘了解事情后,就命人将院府中公子小姐些都送回自己的院子,接着封锁府中的消息,最后只留了府中护院的人,官家,夫人,及其她自己,留在那里,白雪菱是整个相府中知道这一消息最晚的的人,带她来到时,院中的人都被丞相打发人送回自己院子了。

  白雪菱来到葛氏的院子外,被护院先是挡住,紧接着不就可能丞相同意,放她进去。

  转眼之间半个月过去了,葛氏的去世,府中并不曾举办丧事,府中众人都是和平日里一样过,自己做着自己的事,葛氏的院子先是封锁了三天,紧接着那个院子被封了起来,这件事是怎么处理的,大家不知道。

  这件事出了后,白雪菱回到自己雪菱阁,一直闭门不出。

  府中死了人,但是却同往常一样,只是有些平静。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