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越异世之重生

|

  (一)、重生之获救

  伴着身子的疼痛、头痛如千斤重,晓洁从河边爬上了岸,河边的两边有一排排的长长的柳树排,是沿着这条河一直往下走都可以看到,河的两边都是官道,除了那些官员及富贾商人走外,平时很少有老百姓走动。晓洁观察了这两边的环境与地形后,发现自己对这里的环境很陌生,她都不知道这是哪里,心里顿时疑惑的想着

  “自己不是从大浪岛上面跳进了海里了吗?怎么会这样呢?这是哪里?我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为什么这里的环境如此陌生,根本不像是我们那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汽车的呜笛,难道我到了阴间?不对呀,这阴间里面应该不是这样子的吧,如若是阴间,天气应该不会这么明朗,太阳不会如此艳阳高照吧?这到底是又哪,我又是怎么来的?”

  带着一连串的问题,此时,晓洁的头越来越痛的厉害,痛的她快要窒息了,最后直接晕倒在了官道护河堤的柳排边上。

  今天是莫国参加完玉国一年一度的群英聚会的日子,莫国的二王爷——“莫峰凌”凌王正巧经过此路,当他们的人马来到了这条官道上时,发现了晕在路边的莫晓洁。所有的官兵手持兵器立即围住了莫晓洁,以为她是刺客,这时凌王走了过来,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女子,顿时感觉奇怪,都猜不出她是来自哪个国家的,因为晓洁的身上穿着还是她最爱的白色修身的风衣,一头乌黑的直发,脚上穿着一双过膝的黑色长高跟靴,鹅蛋脸,因为掉入河中发烧了的原故,晓洁的小脸被烧的发烫,在阳光的照射下,脸蛋上面粉扑粉扑的,给人一种忍不住怜惜的部动。

  而人称“冷面鬼王”的凌王,此时他的内心深处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制止了他的手下将进行的一下步行动,自己亲自将晓洁抱起,朝他的马车走去,凌王的手下,此时的眼珠子睁?着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还是他们那个人称“冷面鬼王”的凌王吗?凌王将晓洁放到了马车厢里面,因为晓洁一身还是湿漉漉原因,莫峰凌带着手下的人往有客栈的地方赶去,来到客栈后,凌王让人雇了一个女佣帮晓洁把身上湿的衣服给换了,换上了他们那个王国的衣服,此时的小时可能是因为心病加之着凉,还发着烧,未醒来,稍作休息后,凌王命令士兵加快回府的速度。士兵们发现凌王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一个女人而如此心急,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个女人对凌王的重要性,所以一路上,大家伙都没有停息,耗时一天半,才赶到了凌王府。

  当马车停在凌王府的时候,莫峰凌亲自下车将熟睡并在发烧的莫晓洁抱起直奔厢房,命令府中的白管家,让手下准备热火,挑几个动作利索点的姑娘来帮晓洁洗个热水澡,并让白管家去把都城最好的大夫请来。此时,看到凌王着急的在府中安排,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情了,所以张嬷嬷急急的跑过来,来到凌王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在凌五面前福了福身子:

  “王爷好”

  此时的凌王哪有心情看这些,只是摆了摆手,让嬷嬷带着两位奴婢去好好地照顾晓洁,此时泡完热水澡的晓洁并没有醒来,而是不停的说着糊话,一直喊着

  “浩,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不要我了?为什么?不要离开我好吗?不要离开我”

  不停的在床上做着恶梦的晓洁,脸颊上已经渗出了汗水。

  (二)重生之脱离生命危险但遭失忆

  这时,大夫终于到了凌王面前,大夫准备行礼,此时凌王已经摆手作罢,让他赶紧为晓洁看病,此时的晓洁烧的越来越难受,不停的乱说胡话,不停的挣扎着。她的大脑系统已经不再受她的控制了,里面的细胞已经在高速分裂,痛,好痛,晕,真的好晕,身体受寒加上思想上受到刺激,此时的晓洁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因为她已经崩溃了。不一会的功夫大夫给晓洁把完脉以后,不禁摇头唉气,半天不说话,此时凌王已经受不了大夫如此的行为,便问道:

  “大夫,她现在如何?”

  大夫作辑向凌王说道:“凌王此姑娘因为身上受风寒较重,加上受到的刺激,估计一时半会症状不会太乐观,而且还发着高烧,要不我给她先开一副中药,将她身体的寒气给去掉,再开些补身子的药给他喝,凌王,你觉得这样可否?”

  凌王已经不愿听大夫再说下去了,直接对他说:“你赶紧开药,想法设法要把她救活,不然,提你的脑袋来见我,快点去弄,我给你二天的时间,如果救不活她,你也别想活了,哼!”

  大夫:“凌王饶命呀,小的这就去新去准备,必将用尽所有办法将姑娘救醒。”

  大夫随即让他的小二郎照着他开的药方去药铺取药,不一会的功夫,药弄好了,凌王府的婢女端过熬好的药,准备朝晓洁睡的床边走去的时候,被凌王给拦下了,他从婢女手中拿过药,亲自来到晓洁的身边,给晓洁喂药,这样的动作让婢女顿时没有反应过来,这还是他们的凌王吗?怎么以前没有见他如此的去照顾一个人,看床上那位姑娘的眼神为何如此的不一样?等她看到凌王在给晓洁喂药的动作的时候,嘴不禁变成了O型,让他的眼睛都不敢移动。凌王不厌其烦的为晓洁喂着药,但是此时的晓洁就是不咽下凌王喂的药,不断的吐了出来,凌王再也看不下去了,看着还在发着高烧的晓洁,不禁大怒,把大夫叫了进来:

  “你这是什么药方,为何她还不喝药?为何还吐了出来?你倒是给我说说呀,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内如果他还不喝药,你就提脑袋来见我吧!”

  凌王一怒之下,把药碗给摔在了地上。此时,屋内的气氛十分紧张,但大夫还是说出了他的担心之处,哪怕是说出来了会掉脑袋也要说:

  “凌王,恕小的直言,如果姑娘在今晚还不退烧的话,她将会面临两个困难,一个是全面失忆,一个是直接烧坏神经,以后成为一个废人。”

  凌王听到大夫如此说,脾气不禁更加暴怒:

  “难道你是庸医,看病救人不是你最擅长的吗?为何区区一个姑娘,你都救不了,我说了再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你不把她救好,我将不会留一点情面,直接把你满门抄斩,你最好记得是满门抄斩。”

  大夫此时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己为什么偏偏要来凌王府给人看病呢?如果不是自己爱财,哪里会去淌这汤浑水?唉,都是自找的,姑娘老夫求你了,快点醒来吧,不然老夫的一家老少都将面临满门抄斩。姑娘你就喝点药吧,哪怕一点点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呀,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管遇到最大的困难,只要你坚强的活着,有一个好的身体是没有过不去的坎的,你就喝一点吧,大夫端着药站在他的旁边给晓洁喂药,可能是因为无意识中听到了大夫的话,晓洁竟然慢慢的咽下了一口药,此时大夫欣喜若狂大声的叫着,姑娘喝药啦,姑娘他喝药啦,婢女立马小跑的进来了,看着能咽下药的晓洁,婢女说她去叫凌王,把这个消息告诉凌王去:

  “凌王、凌王”,大声叫什么呀?出什么事情了?奴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好消息:“姑娘她能喝药了,她咽下了药,她。。。。。。”

  婢女还没有说完已经不见凌王的影了,便想到凌王他肯定到那位姑娘的房间里面去了,便也跟着跑过去了。

  “大夫,大夫,她是不是能喝药了呀?她是不是可以咽下药了?”

  此时高兴过头的凌王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了,大夫诚惶诚恐的回答凌王说:

  “凌王,姑娘她能咽下药了,这是一个好的兆头,这样下去,她的烧会得到控制,但是估计记忆会暂失,只是她什么时候能找回记忆,这个就得看他是不是愿意去想起来,这就得看姑娘的造化了。”

  凌王听完大夫的话后,不禁想着,如果她失忆了,那她醒来会是什么状况,又会发生什么?为了搞清楚这些,凌王便问向大夫 :

  “如果她醒来,她会发现他自已失忆吗?如果他知道自己失忆了出现什么症状?”

  一连串的关心话题,让大夫不由的想着,这位姑娘到底是谁?为何让凌王如此关心,放在心上?大夫他的脑袋现在也是一团糟,为了尽快让自己淡定下来,他还是坐下来写给这位姑娘调理的方子。经过前期退烧中药的调理,晓洁的烧终于退下来了,病情逐渐得到控制,因为病后得到好的调理,渐渐地晓洁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醒来后的晓洁发现自己躺在古色古香的床上,连她的床都是古代的,这不是她家里的床,也不是医院里面的床,这是哪里?难道我在梦里,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是谁?我叫什么?这是哪里?我怎么都想不来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这里哪里,我要回家,我要回到那个我熟悉的家里,此时的婢女看到了晓洁醒来,不禁小跑来到晓洁的身边,嘴里还一边唠叨着:

  “姑娘你总算醒了,你可把我们凌王给急坏了,我们还从来没有看过凌王对哪位姑娘如此上心过,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来自哪里?”

  面对眼前这位婢女的一连串的问题,晓洁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突然她猛的跑下来,抓住婢女的双臂,慌慌张张的问婢女:

  “这是哪里?你是哪位,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为什么?”

  看到眼前这个连哭带问的姑娘,婢女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先把晓洁给安慰了,然后急匆匆的往凌王的书房跑去:

  “凌王不好了,凌王,姑娘她来了,可是她一直在房间里面又哭又闹,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所以才如此冒失的来求凌王您。”

  没有听完婢女的话,凌王就朝晓洁的住处跑去,而眼前的一目让他的眼角不禁有点湿湿的,因为晓洁很无助的靠在床边,不停的哭,不停的流着眼泪,不停的问着自己是谁?不停的问着自己这是在哪里?一连串的为什么?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凌王再也看不下去了,走到晓洁的身边:

  “姑娘你不要再哭了,你的身体还未康复,赶紧到床上去休息,别着凉了,有什么事情等身体好了,再来问这些问题好吗?”

  晓洁一直盯着凌王,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看着凌王,这让一直人称冷酷的凌王,难得有这么柔情的一面,把晓洁给哄的睡着以后,婢女也不禁呆住了,当凌王来到婢女的旁边的时候,凌王对她说道:

  “玉翠,以后你就负责照顾她,待会她醒来有任何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还有就是以后她饮食起居由你负责,还有我不再府里面的时候你要负责她的安全,毕竟你还是有一点武功的底子,先就这样吧。对了,记住她有任何事情都要及时告诉我,还有待会我会让管家多派几个丫头来这里当职,以后她们就归你管,不能让她有任何的差池,不然我唯你是问,记住了没!”

  “是,凌王,奴婢记住了,奴婢一定会在姑娘身边好好的照顾她,保重不让她出事。”

  婢女玉翠连忙回答凌王的话,生怕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就会被凌王大怒一顿。

  晓洁自从被凌王哄下睡了以后,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的午时,但此时的晓洁发现自己还是处在昨天那个环境里面,不由得又升起了一顿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立马掀开被子,连鞋子都不穿直接从房间往屋外跑,来到了前院,发现有很多穿着古装的丫头在院前打扫,看着他们那些怪异的着装,再看看自己的着装,发现怎么就跟他们穿的一样的呢?她努力的摇着头,让自己想起这一切,想起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想起自己是谁?越是想让自己想起这一切,头越疼的厉害,晓洁扶着门槛,不禁痛哭,好痛,我的头好痛,为什么会这样?玉翠看到晓洁如此痛苦的抱着头喊着头痛,这让玉翠不禁高度紧张起来,她可不能让眼前这个姑娘有一丁点事情,不然凌王知道了,怪罪下来,那可不是好受的。

  “小红,你赶紧去凌王的书房,把凌王请来,就说你是姑娘身边的婢女,姑娘一醒来走到前院没一会就抱头喊着头痛,你快点去,赶紧!”

  “是,奴婢这就去办。”

  小红急匆匆的跑到凌王的书房外侧,被侍卫给拦下来了:

  “请问你有事吗?凌王现在正在里面练书法,任何人不得打扰。”

  “大哥,我找凌王有急事,我们姑娘头痛的厉害是玉翠姐姐让我过来请凌王过去一趟的,还请大哥,方便帮我去通知一声,小红给你下跪了,好吗?求你了,大哥。”

  “不行,凌王时去前交待不得外人打扰,你还是请回吧。”

  “大哥,你不通报是吗?那就别怪我不懂礼了,凌王,我是玉翠姐姐那里当值班的婢女,玉翠姐姐让我来请王爷到姑娘那里去一趟,因为姑娘今天早上醒来,突然发生厉害的头痛症状,请凌王前去一趟,凌王,婢女小红求您了。”

  此时正在里面练书法的凌王,听到外面的哭喊与吵杂声,便停下手中的笔,打开了书房的门,看到了眼前的这一位婢女,便问道:

  “你因何事在此哭闹?”

  收起哭声的小红便道:

  “凌王,我是玉翠姐姐那里的婢女小红,因为姑娘醒来发生了疼痛,一直抱着头痛哭,玉翠姐姐让我请凌王去姑娘那里一趟。”

  等小红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不见凌王的踪影,不禁回头,只稀微的看到凌王的背景,便赶紧朝凌王走的方向追上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