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奇怪书信

|

   左长老把玩着手中那块甚是惹人怜爱的红玉,心里犯了嘀咕,这小子!年纪轻轻富贾一方,何为要与江湖邪派虎啸门搭上关系呢?而且更加离谱的是,他想买的命居然是右清延的命,怪哉!实在是怪哉!右清延这老家伙掌管虎啸门中的八卦门,八卦门不同与黑暗杀手,因为涉及到各方情报搜集,他们做事从来都是谨慎入微,几乎不会给人任何空子可钻,就连在世的江掌门也对他忌惮几分,何以会得罪了这位王宇公子呢?这样想来,实在是没有道理,老奸巨滑的左老头眯缝着眼再一次打量起王语嫣来。

  王语嫣似乎未觉道出这个名字有何不妥,她优雅的端起茶杯细细的品着香茶,那份从容淡定还有气定神闲很难让人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倒是一旁的冷誉为反而显得有点不对劲,看他额上渗出不容察觉的细密汗珠,他在担心着什么吗?

  “王公子,恕老夫再确认一遍,你要我帮你杀的人真的是叫右清延吗?确认没记错名字吗?”左长老提高嗓门重复一遍朝王语嫣问道。

  放下茶杯,王语嫣朗声回道:“确认不假,我要买的命就是右清延的命,怎么?看左长老一眼疑虑还有迟疑,有什么地方不妥吗?”

  左长老走至冷誉为身边,用不大不小足以让众人都听得到的音量说道:“我说誉为啊!看来来之前你还没有与这位王公子谈得仔细啊,看他的表情,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右清延与我们虎啸门的关系啊!这样可是你的失职哦!”

  做戏做全套,见着老家伙狡猾得紧,拼命在自己口里套话,冷誉为心里一阵冷笑,他恭敬开口道:“是!是誉为未多想妥当,只是这王公子只说要见长老您,并未与我透露具体事项,誉为鲁莽,誉为这就带王公子离开,以免造成长老的不便!”说完,他一把牵住王语嫣的手就要拽着她离开。

  佯装不解的王语嫣打掉冷誉为的手,面上全是不解还略带一丝小愤怒:“我说两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诚心诚意来和虎啸门谈生意的,你们怎么可以不给解释不给说法就请我离开呢?还是说,曾经威名远播的虎啸门只是一个空壳子,要你们取一个人的性命你们都没办法,我看虎啸门真如江湖传言般大势已去啊!”

  王语嫣这半真半假半嗔半怒的激将之语好像还真起了作用,左长老朝冷誉为挥了挥手,笑容立马又堆上他布满老褶子的面上:“我说王老弟,你是误会了!我们黑暗杀手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只要你有需求,出得起价钱,你想杀谁都没问题,只是这右清延是真杀不得啊,此事与虎啸门威望无关,只是老夫真是有难言的隐衷啊!”

  “那你告诉我这个右清延怎么个不能杀?给我一个让我放弃的理由可以吗?”王语嫣严肃问道。

  犹豫了半晌,看了看手中这块美玉,像是下了重大决心般,左长老叹了口气:“也罢!我看王公子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也看得出您是真心想和我合作,我就告诉你实情吧!这个右清延正是我们虎啸门的人,而且来头不小,他可是我们虎啸门八卦门的右长老,在门中与我齐位,王老弟,你说,这人我能杀吗?”

  似是被这个说法完全给吓到了,王语嫣装做一脸呆滞模样,嘴中喃喃念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右清延真是你虎啸门的人?而且还是与您并驾齐驱的右长老?这个结果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嗯!老夫所言并无半句虚言,只是老夫也实在不解,这右长老平时就深居简出,我与他都差不多一年未见,不知他哪里得罪了王公子?如果中间有什么误会的话,我看我可以请右长老过来与王公子当面详谈,大家朋友一场也好趁早解开这个误会啊!”密切注意着王语嫣脸色的左长老说道。

  “唉!”王语嫣一声重叹,似乎满腹心事般:“左长老您有所不知啊!其实我也不曾识得这左清延为何方人物,这一切都是家父的临终遗言交待,让我务必取右清延项上人头以慰他在天之灵!”

  “哦?还有这等事?原来与右清延有恩怨的是你爹?”左长老着实被这个突然迸出来的爹爹又给愣住了。

  重重的点了点头,王语嫣应道:“嗯!一点都不假,我爹临终再三嘱托我一定要杀了右清延,否则日后他将对我王氏一族大下杀手,父命难违,我也是没办法啊!”

  “王公子可否知晓你爹与右清延有何恩怨不?”左长老问道。

  无辜又有点泄气的摇了摇头,王语嫣摊了摊手一脸无奈道:“我也是刚刚从左长老口中得知,原来这右清延是虎啸门的右长老,所以,可想而知,我又岂是知道他与爹爹有何过节呢?”停顿了片刻,王语嫣突然做恍然大悟样:“经左长老刚才这么一提醒,我倒还真想起一件事情来了!”说完,她急忙从衣内掏出一个信封般模样的东西出来。

  “这是?”左长老完全不解她想做什么。

  将这封信递与左长老,王语嫣说道:“长老您有所不知,这封信是爹爹临终前交予我的,说是待我有能力杀掉右清延时才可拆开此信,我想这上面一定记载着爹爹与右清延的恩怨过节,我们且赶快拆开看看!”

  左长老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其实从某一个程度来说,右清延那个老家伙他早就看不惯了,总是一幅阎罗王样谁都不理睬,每次看着他就想往他脸上甩几个大耳光,想想现在似乎有某种不好的事情正指向他那里,呵呵!对于他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在王语嫣的首肯下,左长老拆开了信封,看得出来写字的人书法极好,每个字都苍劲有力,阅读起来非常轻松,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吾儿宇儿:

  见到这封信的时候,爹爹可能早就不在这人世间了,爹爹留这封给你的原因是为了让你知道一件惊天秘密,切记!这个秘密只有我们王家人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王氏一家虽然世代以经商为名,但是爹爹我年轻时也好耍刀弄剑,因与梅家堡有诸多生意上的往来,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我结识了梅家堡的少爷梅啸天身旁的侍卫江长亭,此人英俊威武并且习得一身好武功,我与他一见如故,他偶也会教我耍耍刀剑,我请他煮江论江湖,那时的我们豪情壮志,野心勃勃。

  后来我散尽家财助他夺得虎啸门门主一位,他并未因为自己平步青云而忘记我这个老朋友,我们依旧像以前一样谈笑风生,武刀弄剑。突然有一天,他一身酒味浑身剑伤跑来找我,惊慌失措下我将他救下,并问其原因,原来他手下最信任的八卦门右长老右清延意谋图反,想自己做虎啸门的门主,所幸他武功高强一路逃至我处才得以解救。

  彼时,因江长亭正忙碌着攻陷梅花堡一事,又念在自己与右清延兄弟一场,他就将惩制右清延一事暂且保密搁置了下来,只是不想后来江长亭战败于梅花堡,他设想的一切宏图伟业就在这里划上了句点。

  做为他昔日好友,我也只得暗自抹泪为其惋惜,你爹爹我并非武林中人,梅花堡权大势大,想替江长亭报仇何其难啊!你爹爹我只得将仇恨压在内心不敢表露出来。

  后来的时间,因为痛失好友,我的身体状况也每日愈下,想着马上就不久于人世了,右清延深谙我王家曾与江长亭交好,恐他对我的子孙后代进行报复,故爹爹留此密信,宇儿比爹爹有出息,爹爹只求你一事,待到你有能力的时候,替爹爹杀掉右清延那个叛贼,第一保我王家人性命,第二也好告慰你江叔叔在天之灵!

  王二狗

  信读完,在场众人都沉默了,这封信中记载了半年前江湖武林中人尽皆知的大事,想来写信之人并非胡乱捏造,信中江长亭结果怎样与王二狗有多要好,这些似乎都不尽重要,这封信中最大的重点就是右清延意图谋反。

  “天啦!真想不到爹爹心里竟背负了如此大的秘密,我们这些做子女的真是不孝啊!想在想起爹爹身体不适时跟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蕴含深意,我这个做儿子的居然完全不懂他的苦衷!我真是不孝啊!”王语嫣带着哭腔装模作样说道。

  左长老心里敲起了小边鼓,这个右清延,还真看不出来啊!平常一幅二五八万的臭脸,想不到在背后居然搞意图谋反这等大事,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若非不是王宇爹这封密信,恐怕自己在无意间已经被右清延盯上,好!右清延,你这招够狠啊!只是我也不是吃素的,现在虎啸门一盘散沙,你想称霸整个虎啸的心思已经被我先一步得尽风声,好!老夫就陪你好好玩玩,看这门主之位到底是你能坐还是我能坐?

  王语嫣在听到左长老念出王二狗三字时,实在憋不住满腔笑意想笑出来了,凤凰这个小丫头也太有才了啊!亏她想得出来这个奇葩名字,这不是完全想让她破笑功吗?看这左长老一幅深信不疑完全上当的模样,王冷二人相视一笑,窍喜不已。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