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八卦门的投奔者(大结局)

|

   在右清延的示意下,素瑶被他身边的两名男子扶了起来,揉了揉自己麻木的双膝,素瑶吞了吞口水,结合了一下语嫣同志先前的故事总结,默默在心内打了打腹稿,一个杀手的血泪史在她口中娓娓道来。

  “素瑶十五岁那年被江门主收养领进虎啸门,进入虎啸门后江门主将我直接交给左长老管理,那时的虎啸门在江湖上风声水起,只要是路人听到这个名字都会闻风丧胆,当然,我很幸运,被直接安排给暗黑杀手门的左长老教授武功和发放任务,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平稳中度过,我从最初的杀人见血会害怕流泪发抖变成到后来的杀人不眨眼,还有无所谓以及冷漠。”素瑶缓缓回忆起那段往事,这段不用王语嫣杜撰的往事,是她自己儿时的苦涩回忆,这样讲着真情真意,倒也不用太过矫揉造作。

  “丫头你很幸运啊!那个时候中原四处征战,有多少冻死和饿死的小孩死在街头巷尾,而你,无疑是极幸运的那一个,在虎啸门的鼎盛时期进到这里,这样的结果你不应该埋怨,不是吗?“右清延朝素瑶问道。

  素瑶轻扯嘴角苦笑了一声:“是啊!我不应该埋怨的,一个孤儿本该早就饿死在战场上,能进到虎啸门是我三辈子都修不到的福气,更何况还学就了一身武艺,如果说真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可能就是杀人吧!杀手,在这个战乱的年代,或者真是我们的命吧!”

  右清延不语,他这样的老骨头精明得紧,如果能被一个丫头片子骟情的对话所感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略微有点不耐,他苍老的手指在石桌上不耐的轻敲了几下,意思催促着素瑶进入重点。

  察觉到自己似乎过份入戏怀旧了,素瑶连忙正了正一脸凄然神色,继续说道:“素瑶本以为这样平稳的日子会在鲜血中安稳度过,只是好景不长,随着素瑶的日渐长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从少女变成了女人,当然,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身体上的这种转变似乎对我没有任何影响,穿梭在一众男性杀手中,我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这样的不妥酿下了我日后的悲剧。”

  听到这里,右清延面上闪过一丝了然,他带着一丝嘲讽之笑:“看来,老左这个人好色本性不改啊!当他发现你已经渐渐长大后,而且姿色不错,慢慢对你起了色心,接下来,他是不是对你下了手,将你给欺凌了?”

  素瑶完全没料到右清延如此了解左长老,多少被他突然正中下怀的抢白给吓了一跳,生姜是姜,老姜也是姜,只是老姜辣来生姜涩,看来今天自己是碰到了老姜,要活生生被辣一回了。她装做茫然不知所措还有难掩的羞辱之意,无奈的看着右清延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右清延笑了笑,不太在意素瑶道出的不利于左长老的说法,他冷冷道:“老左这人好色成性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若安份在外面青楼寻些女子作乐倒罢了,不想居然将毒手伸至自己的下属,这样,还真是坏了做杀手的大忌!只是素瑶,你身为虎啸门的杀手直接听命于左长老,就算他对你做出了多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你也不能吭声,主就是主,仆就是仆,虎啸门呆了多年,这点你不明白吗?今日你满身带伤寻到我处莫非是想让我出头替你作主?”

  素瑶见他隐有怒火上头,连忙从凳上起身跪在地上:“素瑶不敢!素瑶不是这么不懂规矩的人!从进到虎啸门的那天起,素瑶就知道这个身子早就不是自己的了,我做杀手多年经历过太多魔鬼般的训练,身体上的这点欺凌真算不上什么,只是……”她抬起头,面有难色的朝右清延身后两人看了看。

  见她似有难言之隐,右清延了然的朝身后两名男子吩咐道:“你们俩先下去,没我命令不得进来!”两名男子连忙消失在他们眼前,整个石室只剩下素瑶和右清延二人,气氛似乎变得更为压抑了。

  右清延摊了摊手,看着素瑶道:“如你所愿!只是什么?”

  素瑶装做十分惊慌害怕状:“有一天,左长老刚好压在我身上欲行苟且之事,突然接到了属下的什么消息,只见他神色凝重连忙从我身上退下,也无心顾我匆匆跑到议事厅去了,左长老虽然为人好色,但平常还是比较谨慎的,鲜少见到他脸上露出这样的奇怪表情,因为好奇心作祟,素瑶偷偷尾随他身后藏在议事厅,结果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

  右清延知道重点来了,也难掩一脸心急模样:“什么秘密?你听到了什么?”

  “原来左长老急急要见的人是一个叫王宇的年轻人,从他们的对话中我隐约听出,王宇是京城中富贾一方的大商人,他于左长老似乎已经相识很久,虎啸门与京中富豪有相识,其实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奇怪,只是他们接下来讨论的话题,是彻底吓到了素瑶,我无意中听到了右长老您的名字,原来自从江门主败战梅花堡后,虎啸门一蹶不振,唯一能撑得住门户的就是左右长老所掌管的暗黑杀手和八卦门,左长老不知在什么时候起了贼心,想一统虎啸门自己称霸,他之所以和王宇交往甚秘,是在秘谋除掉右长老您,然后整合八卦门,最后借王宇的财力支持统治虎啸门!”

  听完素瑶口中这个惊天秘密,右清延的表情从吃惊到愤怒再到了然,简直就像变脸一样四色都俱,素瑶小心的抬起头再三观察右清延,他到底想怎样?有没有听信自己的说法呢?还是不信自己呢?还是说他有其他的什么想法?碰着右清延这种大主,素瑶这会只有听天于命了,如果这命没听好,搞不好左长老没先被扳倒,自己先倒了。

  “你所言当真?”右清延朝素瑶问道。

  素瑶把头在地上叩得蹦蹦响:“素瑶愿用性命担保,此番言论完全是我亲耳所闻亲眼所见,如有不实,素瑶甘愿受罚!”

  右清延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素瑶从地上缓缓扶起:“看你这般模样,再把你身上的重伤联系起来,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你知道他们的秘密呢?”

  素瑶连忙点头:“素瑶无能,伤成如此这般,咬着最后一口 活命的打算熬到右长老这里,说实话,不是为了居功,只是为了活命,做杀手这么多年,素瑶深知,择良木而栖之,出了虎啸门我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斗胆往右长老这边一靠,不求能得右长老重用,只求活命!”

  “你年纪轻轻倒是十分明白道理,只是你觉得就你一个丫头片子只言片语,我就要毁掉我与左长老这么多年的交情?这样,未免你也太小瞧我右清延了吧?”右清延由柔转厉道。

  素瑶笑了,笑得坦荡毫无惧意:“素瑶拖着这身重伤拼尽全力逃到八卦门来,早就想过后果,生死未卜这四个字早就是我此趟来的最终结果,我说过,只是求生,其他要求并没有,右长老,您信也行,不信也行,或者说您杀我也行,不杀我也行,至于是不是等到左长老奸计得逞你才后悔莫及,这真不是我一介小辈思量的事!成王败寇,这个道理您应该比我们这种小辈要懂得多!”

  右清延笑笑,有些许赞赏又有些许惊讶之意,他朝着门外大声道:“来人!”

  这声有力的来人让素瑶忍不住一阵发抖,她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是要去见阎王呢还是怎么滴?正当素瑶一阵晴冷不定,心中小鼓打得欢时。

  石门打开,先前那两名男子走了进来,右清延朝他二人吩咐道:“你们去查一下王宇这个人的底细,再查一下他近来是否与左长老私交甚秘,眼前这位素瑶姑娘的底细你们也给我查仔细了。”

  素瑶缓缓松了一口气,这算是过关了还是没过关啊?只要没死,要查那个什么鬼王宇是王语嫣接下来要急的事,自己这一关算是安然度过了。

  看了看一身是伤的素瑶,右清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紧接着吩咐道:“另外,安排一个姑娘过来服侍一下这位素瑶姑娘吧,她一身是伤需要好好休养,记得,给她服下红丹,这样所有的事情都有了保障!”

  刚刚才松了一口气在旁乐着的素瑶,听到红丹二字,心内小鼓又开始敲打了起来,红丹?什么东西?是不是什么致命毒药?怎么自己在虎啸门这么久从未听过这种丹药的名字?要命!这是要服还是不服啊?那个死王语嫣,虽然标榜自己医术高明,无毒不能解,这红丹要真是毒药,不知她能不能解呢?

  见素瑶听到红丹后一脸阴晴不定的模样,右清延眯起细细的眼睛:“怎么?你不敢服下红丹?”

  素瑶连忙摆手,一把接过一名男子手中递过来的红丹,看着这红如鲜血圆不咕咚的药丸,咽了咽口水,形势紧急,不容自己多想,也一口吞下红丹,算是豁出去了。

  右清延看她吞下丹药,满意的笑了,继而踱步出去,房内迎来一名黑衣侍女,面色如冰,只差没贴着我是杀手这四个字的标签了,一看都是培养出来的专业杀手,素瑶不禁苦了脸,服了丹药不说,这还迎来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女子监视,这接下来的计划难走,难走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