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洛妃溺水

|

  三日又三日,不知他在忙些什么?更不知道他已遣散后宫!因为他下令,不准任何人告诉她。实在是无事可做,飞儿只好弹琴唱歌:“…皇上吉祥!我会是你后宫的第几个娘娘?今夜谁为你暖床?留在哪个温柔乡?依偎在你怀抱胸膛碧水戏鸳鸯!我唯一的皇上!皇上吉祥!…别让我的痴心变妄想…”

  此时夏侯轩忽然笑着问:“想朕了?唱的真好听!”凤眼中带着一丝玩味。

  冷着脸的飞儿转过身去道:“抱歉!臣妾身子不适,不能侍驾,臣妾恭送皇上!”她不愿意让他看到含泪的眼。

  谁知,轩将她扛在肩上笑着:“哎呀!还反了你呢!你叫朕走,便要听你的?”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道:“老实点,若是掉下来,摔着了,可别怪朕。”

  又气又急的飞儿挣扎道:“放开我...”小粉拳捶着他背,小脚也不停的踢!这些几乎对他不起作用,无奈之下求助叫:“倩儿,救我!翠儿,快救我啊!”

  一脸坏笑的轩摆手道:“此处没你们的事了,回去陪夫婿吧。”

  她们看了看不停求救的她,异口同声:“娘娘,奴婢告退了。”语毕,带着其他宫女走出殿,掩上店门。

  失望的飞儿哀怨叫道:“回来呀!你们也太不讲义气了!”苦着脸想:‘唔!不是她们不讲义气,‘义气’这东西只是用来‘讲’的,让她们违抗皇上,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我这点功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看来要任人宰割了!’

  抬头一看,已经进入寝殿之内,惊慌的飞儿明知故问:“夏侯轩,你要干嘛?放开我!”虽然知道没用,还是不死心的挣扎着。

  将她扔在床上,轩坏笑道:“能干嘛!给朕生儿子喽!”说着压在身下。

  又羞又怒的飞儿赌气道:“皇上不是后宫佳丽如云吗?想要儿子,找她们去。若再不放开,休怪我无理。”愤怒的看着他。

  将她完全控制住,轩得意的问:“朕倒要看你如何无理?”靠近她的唇,刚要吻下去,此时她一扭头,只听闷哼了一声:“嗯!”微皱眉头问:“丫头,你还真咬啊?”转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牙印。

  抿嘴笑着的飞儿得意道:“哼!自找的,我警告过...”还没等她说完,便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欢愉过后,看着肩膀上的牙印,轩苦笑道:“飞儿,朕是冤枉!这几日没来看你...今日刚料理完上官烟儿的后事,朕便马上过来看你了。”满脸委屈的将这几日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趴在他胸前,抬头看着他,飞儿问:“上官烟儿就这么死了?可查到是何人所为?”神色有一丝忧伤!

  舒了一口气,轩淡然道:“昨日[内服局]呈报,她被杀后,只有赵薇儿无故失踪,定是她所为。”

  蓦然的飞儿叹道:“追封她为皇后,也算上了了她平生的宿愿!希望她在天有灵!可以安息!”

  请用着她,轩淡然问:“只是委屈了你,要再等三年方可立后。”抚着她顺滑的秀发。

  无所谓的飞儿道:“轩,我要的不是皇后的虚名,而是您的爱!心在我这里,比什么都重要!”轻抚着牙印,心疼的问:“疼吗?都出血了!”

  抱紧她,轩坏笑道:“若真心疼了?朕给你机会补偿,给朕生个皇子。”亲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她身上,他们享受着彼此…

  宫中新设的[净庭局] 用于安置留宫的嫔妃们,顾名思义,此处主要的职责便是打扫无人居住的宫殿。留宫的嫔妃里甄婉宓位份高!且思虑周全!故而为掌事之职!下面另有几名女官,皆是留宫的嫔妃,而她们也只督促宫女们打扫。

  忙碌了一日!一边欣赏着莲花,一边甄婉宓独自往[若霞阁]的方向悠闲的走着,忽见树后窜出一人,她惊慌的问:“何人?”

  一名身着宫衣的蒙面女子,边揭开面纱,边用沙哑的嗓音问:“洛妃娘娘!不记得我了吗?”

  定睛一看,甄婉宓便觉心头一惊道:“是你?”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见她仍在逼近,拔下头上的发簪向女子的刺去,由于惊慌!并没刺中心的位置,却也刺的很深!

  只听女子“哎呦!”一声,用力一推,甄婉宓失去平衡,落入池中。女子见她沉下去了,才拖着伤痛的身体,笑着离开了。

  深夜,在[冰晶殿]里,看着这名奄奄一息的女子,飞儿惊叹道:“是她?郁前辈,她不是死了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