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尴尬的误会

|

  这时云美赶快回到自己的房间,心绪不安,心脏突然跳动得剧烈,好像怀中有只不安分的小猫。

  她不理解,今天的国龙究竟怎么了,看上去与以往不同,那眼神、那话语,简直叫人面红耳赤。

  半小时后,她思绪烦乱还难以入睡,就听到房门在响,“咚咚咚”。

  云美知道是国龙在敲门,很快门外就传来声音:“小美,睡了吗?”

  云美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谨慎地聆听着。

  “小美,你睡了吗?”

  云美还在犹豫该不该回应,她有些怕,也不知在怕什么,因而她一直没敢回答。

  后来门外不再有声音,云美知道国龙已经回房间了,才松缓了一口气,在不安中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云美就迅速起床然后准备早餐。她知道国龙这段时间走的早,想都准备好让他踏实上班去。

  早餐完成后,时间已不早了,云美奇怪,龙哥竟然还睡着,于是她走到国龙的房间门口,犹豫着是否叫他起床。

  正这个时候,忽然大门有响动,好像有人用钥匙在开门,引起了云美的疑惑。

  这个四室两厅的大房子里,只有国龙和云美两个人住,不可能有第三个人在,谁还会有这个家的门钥匙?难道说是国龙的女友苏晴?

  云美诧异地走到门前,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做什么,就快速打开大门。

  她没料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国龙。

  云美惊异地望着他,吞吐着说:“龙哥?你从外边回来?”

  国龙看到云美,微笑说:“是啊,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

  “什么?你不是回来晚,你是出去的早。我以为你在房里睡着呢,没想到,你早就出去了。”

  国龙奇怪地看着云美:“你在说什么?我出去的早?我,我不是刚回来吗?”

  “是啊,因为你老早就出去了,现在不就刚回来嘛。”

  国龙一脸疑惑地看着文美,不禁摇头轻笑:“好了,不多说了,帮我烧一下洗澡水吧,我赶着上班去。”

  “洗澡?你昨晚才洗的,现在又洗?”

  “昨晚?没有啊,我昨晚没回来呀。”

  云美当时就定住了,惊讶地望着国龙,不知他为什么这样说。

  “你昨晚没回来?怎么可能,晚上你不是还……还……”她一想到昨天发生的种种,脸上就发起了烧,羞涩难耐。

  “晚上怎么了?”国龙也严肃起来,不解地看着云美。

  “晚上怎么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问?”云美当时就心凉了一半,瞬间就有了不祥的感觉,想着国龙昨晚那异常的举动,莫非是他喝醉糊涂中对自己做了那些事吗?

  “小美,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说?”

  云美着急了:“你……昨晚……难道都忘了吗?你还问我怎么了?难道你对我做过的,全都当是玩吗?”

  国龙更疑惑了,感到莫名其妙,问道:“我对你做过什么?”

  云美惊讶至极,感觉国龙得了健忘症似的,好像对昨晚的事一概不知。

  “你对我做过什么,你……怎么还能说出这种话?”

  国龙感觉云美不像在开玩笑,就谨慎地说:“小美,我昨晚没回来啊,我怎么……会对你做什么呢?”

  “没回来?你竟然说你没回来!”云美生气地说。

  国龙怔怔地看着云美,满脸疑云,不懂云美是怎么了:“小美,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一宿没回家,一早上回来就看见你这样。我实在不懂。”

  云美忽然伤心起来,眼眶已湿润了:“不懂的那个是我,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突然否认掉一切!”

  “我否认?否认什么,否认我回来过?”

  “你……”云美欲言又止,她实在难以启齿昨晚的事,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变化的也太突然了,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云美没有说出来,转而回房间呜呜哭起来。她感觉此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从未这么伤心过。

  国龙还一头雾水呢,看到云美哭,他也着急了,他最怕女人哭,尤其是云美。

  国龙进了云美的房间,看见她坐在床边抽泣,心里也泛酸了:“小美,怎么了?谁招惹到你了?”

  云美刻意转过身不面对国龙,也不回答。

  国龙更着急了,可还要耐着性子解决:“小美,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啊,你这样我很着急的!”

  云美不想在他面前哭,可就是抑制不住心里的委屈,哭得反而更伤心了。

  国龙一时无法,急的像热锅的蚂蚁,坐立不安。实在没办法,他坐到云美身边,小心地劝说着:“小美,别这样,这会让我不安的,我会很心疼的。”

  云美抹着眼泪,哭着说:“你若心疼,就别伤我啊!”

  “我伤了你?”

  “难道,这还不算伤害吗?既然你不想我们之间发生什么,那昨晚的一切,你又怎么解释?为什么还要对我……呜呜……”

  云美哽咽了,又说不了话了。

  国龙急得在屋里踱步:“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说我晚上在家。我明明一整夜都和苏晴在一起,早上才回的家。我到哪去伤害你啊?”

  云美惊愕地止住哭泣,怔怔地望着国龙,心里竟萌生了气愤:“你没伤害我?可是,昨天那个搂我、亲我、抱我的人又是谁?”

  国龙一听也惊愕了,睁大了眼睛,不相信地问:“你说什么?抱你,亲你?谁?他是谁?”

  “你还问是谁?难道,我会轻易投进别人的怀抱吗?我除了百分百的相信你以外,我还会相信别人吗?”

  “你,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是我?”国龙惊恐地看着云美。

  云美又难过了,转身去擦眼泪。

  “这,这怎么可能?你是我妹妹啊,我不可能对你做那种事的!更何况,我一宿都没回家,我和苏晴一直在一起,不信你可以问她。”

  国龙说了这句话,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就着急说:“小美,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请你告诉我!我怎么觉得这件事那么蹊跷呢?”

  云美伤心地说:“还要我告诉你吗?你做的,难道真的忘了?”

  “小美,你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可能去轻薄你呢?我一直拿你当我的亲妹妹啊!”

  “亲妹妹?你只当我是妹妹?”

  “对,你是我的亲人啊,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忍心去伤你呀?这件事太奇怪了,你必须告诉我经过,我怕你……吃亏啊,我很担心你啊!”

  云美也疑惑了,不知这一切是怎么了?想着昨晚表现异常的国龙,再看看今早他的反应,越发觉得古怪。

  可是对于昨晚的事,她真羞于启齿,迟迟吐不了口。

  “小美,告诉我,昨晚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看着焦急的国龙,云美看出龙哥的眼神透出的是真诚和关心,和昨晚的那种眼神有天壤之别,因而她更加不解,也觉得奇怪,好像昨晚发生的并不是如自己看到的那样。

  云美愣了片刻,而后羞怯地把昨晚的经过讲了一遍。

  国龙都听呆了,眼睛越睁越大,简直不相信亲耳听到的。他抱着云美的肩头,直视着她,严肃地说:

  “你认为昨晚那个人是我?”

  云美悲切地点点头。

  而国龙却惊骇地摇头,说:“不,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我啊!”

  云美也睁圆了眼睛:“不是你?你是说……”她隐约也想到了一些事情。

  “小美,你忘了,你还有个哥哥的,就是我的孪生弟弟,国威啊。”

  “国威?”云美立刻想起来,国龙确实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和龙哥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相同。小时候,她就常把国龙和国威搞混,分不清谁是谁。直到一起生活时间久了,云美才勉强分清楚。

  可是国威,在14年前就突然消失,没了踪影,谁都不知道他的去向,连他们的父母、亲戚都不知道,甚至连他的生死都不知晓,可以说十几年来,音信全无,如同从地球上消失了。

  云美惊讶地对国龙说:“你是说威哥回来了?”

  “当然,不然怎么解释这些事?”

  云美又害羞地低下头,同时也很生气,觉得被人莫名其妙地耍了,很憋屈。

  国龙一眼就明白云美的想法,也有同样的感受,觉得很气愤。好好一个妹妹就被自己的亲弟弟给肆意玩弄了,真想马上找到这个人,痛揍他一顿。

  可是要找到他谈何容易,这么多年都没他的行踪迹象,这个人就像幽灵一般神出鬼没的,好不容易回家,他还做了这等苟且的事,国龙想想就心痛。

  当国龙看到仍在伤心的云美,就不敢生气了,怕这件事对她影响太大,会更刺痛她的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