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潭之瞳

|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浅大小姐,风云整个雲越国的女子,当然,和逍遥王的风云自然是此‘风云’非彼‘风云’啦。听着周边的百姓窃窃私语,抬眸看向那华服男子。

  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果然,还是原谅我对于眼前的这个帅哥不感冒,静静的看着他道,“请问......你能让开吗?”让开?!这句话在人群中砸开一个锅。只见那男子浅笑并未出声,倒是他身旁那看起来也有十六七岁的少女嚣张的看着我,言语不讳的叫嚣道,“喂,你知不知道本宫啊,见到本宫和皇兄不行礼让开,已经很不敬了。现在居然语出不讳,本宫看你是活太久了吧!”

  活太久吗?从不觉得。看着面前这个嚣张拔横的女子,眸眼一沉,道,“我并没有觉得活太久,倒是希望公主不要出言不讳辱了皇室的颜面才好。”说着,淡淡的瞥了眼那在一旁有点看好戏样子的男子,又瞥了眼那虎豹马,示意它寻着我的气味自己回浅府去。

  虎豹马到底也算是一只较有灵性的妖兽,长啼一声,看着那女子愤愤然的从鼻孔中喷出一道气,这才扭转头身向远处跑去。呵?!看着虎豹马那护主的样子不禁好笑,还真是匹护主的马呢。

  风秋绫看着那虎豹马远处的影子,仍是不敢有所动作。以那虎豹马的烈性子,真的发起狂来就她那刚进阶的霜华也未必能够抵制住它,且虎豹马极其护主一旦认主终生不悔,强行训练,性情温驯一点的怕是自寻死路,性情烈一点的,恐怕会直接弄死那个雇主。看来,这刚刚跑掉的虎豹马应该是烈马那一类的了。

  “混帐东西。”风秋绫看着我怒喊道,转头看着男子道,“二哥,这个不要脸的人夺了三哥送给人家的马,说什么也不能饶了她。”一边愤愤不平的看着我,一边向着风少寒撒娇。风少寒倒是有些为难,一边是难缠的妹妹,一边是那虎豹马自己认的主子,怎么也不能怪到别人头上吧。

  看着风少寒不为所动,风秋绫看着我愤然一视,感觉胸口的怒气未减反增,一甩鞭子向我袭来。看着来势汹涌的鞭子,不经意间瞥了眼一旁的茶楼,准确的捕捉到楼中人眼中闪过的一丝诧异,轻瞥了眼那鞭子,伸手轻轻握住,看似不受盈盈一握的纤手,居然牢牢的抓住了那袭来的鞭子,这是在作死的节奏吗?!

  看着风秋绫不断把鞭子往回拽就是拽不回来的样子,风少寒看着我眉头不禁一蹙,声音中泛着点点薄怒的意思,道,“浅大小姐,还请你放开皇妹的烈阳鞭,虎豹马已从了浅大小姐,还请不要太过为难皇妹。”呵!为难?!说得真TM的好听!

  甩手放开,凑近风少寒突然道,“希望下次二皇子不要把那妖兽放出栅栏外了......”

  风少寒看着远处少女的背影,耳边仍旧回荡着刚刚的话,‘不要把那妖兽放出栅栏外......也不要再在那马上抽一鞭子再来嫁祸人了......’

  明明是那么小的动作居然会被发现,这个浅大小姐看来是有些变化了。当然,疑惑浅涟漪变化的可不止风少寒一人,茶楼上,一名黑衣男子侧立在一名华服男子身边,“去盯着。”男子应一声消失在空中。

  逍遥王风雾月托着下巴思量着刚刚的惊鸿一瞥......如同深潭一般的眼瞳,仿佛什么也不无法在那里面旋起一阵波澜,连一点点的的涟漪也起伏不了,如同死寂一般的深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