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倒霉的误会

|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但是出门的时候静如烟还是忘了带雨伞。

  到了下班的时间雨还没有要停的意思,看看雨下的不是很大,如烟决定跑着去站牌等车。

  她一路小跑在人行道上,突然停在路旁的一辆车打开车门时把她推倒了,直到开车门的那个人走到她的身边,如烟依然没有在惊吓中缓过神来。

  “小姐,摔得很重吗?不能起来吗?。”

  那人把一只手伸到如烟的眼前,另一只手举着伞为她遮雨。

  如烟顺着眼前的那只手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人那暖暖的眼神,于是她很信任的把手交给了他。

  这时雨似乎大了起来,他说:“去我车里检查一下,哪里受伤了,不能总这样淋着,会生病的。”

  她低下头看了看露的膝盖正有血渗出来,右胳膊被车门碰的有好深的一道痕也在微微渗着血,衣服也湿透了贴在了身上。

  “不用了,看我的身上好脏的。”

  如烟苦笑了一下,缓缓地想离开。

  “不行,你的去医院查一下,是我伤的你,我的确信你没有事才行,来上车。”不容分说他把她带进了车里。

  等检查完了,大夫说:“只是皮外伤,消消炎拿点药包扎包扎就行了,不过这身湿衣服的尽快换下来,不然容易感冒。”

  “谢谢天,没事就好,我们马上就去换衣服,谢谢大夫。”

  他像是长出了一口气。如烟却迷惑了:他说马上去换衣服?。

  “表姐夫,哎,真的是表姐夫?我刚才以为是看错人了呢,没敢打招呼。”

  如烟扭头看时,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走到他们面前。

  “是小琴啊,在上班啊。”

  “表姐夫,你来干啥呢?”那个被称作小琴的女孩问道。

  “我刚才不小心开车门碰到了一个女孩,这不领人家来看看伤。”他指了指如烟:“还好只是皮外伤,你忙吧,我们已经看了大夫,走了。”

  雨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出了医院门,如烟说:“我没事了,请你把我放在13路公交车的站牌下就可以,谢谢你。”

  “不行,去买身衣服,不然会感冒的,我知道最近的服装店,很快的。”停了一下他又说:“我知道你被吓着了,就算是给你的精神赔偿吧。”

  他扭头冲着她笑了,望着他暖暖的眼神,她沉默了。

  一走进服装店就有人迎了上来“杨总,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

  看来他是这家的熟客,如烟想。

  “帮这位小姐,选套衣服,给,我的卡。”说着他递上他的卡。

  如烟就跟着导购员去选衣服了。

  “小姐,这一套衣服适合你,看一下,试一试。”

  她拿过来看了看上面的价格。

  “不行,太贵了,另选一套吧。”

  “有人给你出钱,你还这样省着。”然后她就暧昧的笑了。

  如烟知道她的意思,于是说:“不能买贵的,要不让人家说我讹他,他开车门时碰了我一下,看我的伤,人家既然不是有意的,我也不能做的太过分,是不是?买套普通的就行。”

  “哦,这样啊,那行,你自己选。”导购员很失望的走开了。

  选来选去,如烟选了套店里最便宜的走了出来。

  “小妖精,竟敢明着出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没等如烟反应过来,一个微胖的卷发的女人冲上来对着她的脸就是两记耳光。

  “云菲菲,你疯了吗?”他冲上来,抓住了那个女人。

  “我是疯了,杨宸羽你竟然公开的带着小情人买衣服,我打她你心痛了是不是?我就打就打。”说着发了疯似的往如烟身上扑去。

  杨宸羽及时的抓住了她:“你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吗?是我碰伤了人家,所以带人家买套衣裳作为补偿,你又来胡闹。回家去吧,别在这里分不清状况,丢人现眼。”

  “杨宸羽,嫌我丢人现眼?怕丢人现眼就别干偷鸡摸狗的事啊,你偷人还说我丢人现眼···。”

  “够了,总是这样胡搅蛮缠,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们走。”

  杨宸羽拽着不知所措的的如烟就冲出了服装店的门。

  等车子发动起来的时候,云菲菲已经冲到车子的前面,他没有理她,猛打了下方向,加大油门就疾驰而去。

  车子驶到外环路上?,望着越来越少的车子,如烟怯怯地问:“我们要去哪里,我想回家。”

  “吓到你了吧,对不起,我老婆她最近很多疑,简直像疯了一样。”

  他很痛苦的表情让她看了竟有一丝的不安。

  “我的家事让你莫名的卷进来,很是抱歉,真是气糊涂了,竟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宸羽,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你呢,小姐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如烟,大家都叫我如烟,全名就不要说了吧,在一家公司做内勤。”

  如烟摸了摸火辣辣的脸又说:“我以后不想和你们家得人有任何瓜葛,所以就不要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真的对我有歉意,请送我回家。”

  “我知道你今天受委屈了,不想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可以理解,不过现在已经过了饭点,我想请你吃饭,然后再送你回家好吗?我想减轻一下对你的歉意,能成全我吗?。”

  “我可不敢再和你去做什么了,请送我回家好吗?。”

  静如烟此刻只想回家,刚刚发生的事让她心有余悸。

  “今天真的吓到你了,好的我送你回家。”

  车子停在如烟家住的小区门口,如烟执意不要他送到楼宇门口。

  就在她准备下车的时候,杨宸羽拿出一张卡:“如烟小姐,这是张购物卡,里面没有多少钱,请收下,略表一下歉意。”

  “我不要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收起你的歉意,你碰伤了我,我已经收了你的衣服,两清了,好了,再见。”

  她迈出去的脚又了回来。

  “如果你真想谢我,请把伞借给我吧,不然到家又得淋湿了。”

  “送你到门口不行吗?你身上有伤可不能淋雨了。”

  “不了。”如烟自顾自的拿了他的伞消失在雨中了。

  望着她越走越远,杨宸羽有一股想跟着她的冲动:今天遇上我,这个女孩真倒霉,哎!她真是个多么固执的女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