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失而复得的包

|

  走到家门口,如烟才发觉自己的包不见了,她按了按门铃,谢天谢地家里有人。

  如烟和同学李静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见她狼狈的样子李静吃惊地问:“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样子,遭遇了打劫的吗?。”

  如烟就详细的说了今天下班后遇到的事。

  “你啊!说你什么好呢?真是笨到极点了,那个女人打了你,拿他的赔偿不过分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还把包丢了,说说值不值啊?包里有身份证,乘车卡,银行卡,工作证,恐怕还有现金吧,只是补这些证件就得不少钱,你啊,看你平时挺聪明的,其实关键时刻就是个傻瓜。”

  “怎么和我妈一样啰嗦呢,我已经够恼火的了,你就不要再说了,还是借我点钱吧,明天早上还得吃饭坐车呢。”如烟疲惫地说。

  杨宸羽回到家还没有来得及换下脚上的拖鞋沙发上的靠垫就迎面飞过来。

  “还回家啊?不和小狐狸精在外面过夜啊!我知道了,你回来给小狐狸精拿包的吧。”云菲菲酸溜溜地说。

  “不要总无理取闹好不好?没有的事你总疑神疑鬼,这样下去我们的婚姻可能真的会维持不下去,我累了,不想和你吵···。”

  “我就知道你一心想和我离婚,和那个小狐狸精过去,你就别做梦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今天在服装店你扔下我,拽着那个小狐狸精走我就知道你们没有那样简单,我知道她的单位,明天我就去她单位闹,我看她丢不丢人。”

  “你说什么?你知道她的单位?你是怎么知道的?。”杨宸羽急急的问。

  “我就知道,可我偏不告诉你,我呀,睡觉去喽。”

  “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说她的包?她的包在你的手里?。”

  他冲上来抓着她的胳膊问道。

  “在我手里又怎么样?谁叫她勾人家的老公,我就不给她,让她吃点苦头。你心疼了是不是啊?怎么要打我吗?。”

  云菲菲仰着头,挑衅似的望着杨宸羽。

  “人家女孩今天遇上我够倒霉的了,你就把包给我,有什么条件你说出来,行不行?。”

  这是多年的夫妻他很了解她,只要答应她的条件,没有办不成的事。

  “我想把幸福路的房子改成我的名字,如果你真的和我离了婚,我会去那里住。”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样,她提了条件。说完这句话云菲菲像换了个人似的眼里竟有泪光闪烁。

  “你这人为什么总提离婚?我是那样子的人吗?是你总在闹,整天的疑神疑鬼,好的,我答应你,如果你愿意明天我让律师去办。把包给我吧,不要再伤害人家了。”

  雨稀稀拉拉的下了一夜,早上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静如烟起床后发觉膝盖一走路就有些痛,看了看天,她叹了口气,换了长裤长褂出了门。

  “静如烟!”

  刚一走出小区的门,如烟就听见有人叫她,抬眼看时见是杨宸羽在叫自己,她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向了他。

  “你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啊?。”他笑了笑。

  “没事啊,那我走了还要上班的。”说着扭头就走。

  “等等,我送送你。”

  “为什么要你送啊?我说过不想和你们家里的任何人再见面。”

  如烟有些生气,什么人啊!无赖吗?她不想再和他说话,转身想离开。

  “你不想要你的包了吗?”

  “我的包在哪里?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你知道我的包在哪里?。”如烟又转回了身子,欣喜的面对他。

  “昨天你的包丢在了服装店。”

  “是吗?谢天谢地,不用再办各种证件了,可是···。”她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说就是了,在我面前还有顾虑啊。”

  “我忘了那家服装店的位置。”如烟轻轻的说,像是自己做错了事一样。

  “我带你去吧,来上车。”

  如烟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是什么人啊,刚才还口口声声不和人家见面的,现在又让人家帮忙去拿包。

  “告诉我服装店的位置我自己去拿,我可不敢再坐你的车。”

  如烟摸摸脸,两记耳光的痛还隐隐的能感觉到。

  “我知道你是怕我老婆再碰到,我记起来了,我老婆还让我向你道歉呢?没事了,她知道自己误会你了,说改天请你吃饭,专程道歉呢。如果你再不上车,我看你就要迟到了。”

  杨宸羽说的一脸真诚。

  想想也是,说了半天的话,自己只记得包的事了,时间要来不及了。上车就上车,不会总遇上倒霉的事吧。

  “吃过饭了吗?”杨宸羽问如烟。

  “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

  “有这样的习惯可不好,时间长了对胃不好,我还没有吃饭呢。咱们去吃一点?”

  说着杨宸羽就把车停在了一家卖早餐的店门口。

  “你总是自作主张吗?,你知道我的时间来得及吗?”如烟有些懊恼。

  “来得及,我算过时间了,听我的没错,只要你不再耽误时间。”

  杨宸羽很温和的笑笑,并不理会她的懊恼,自顾自的下了车,没办法如烟也跟着下了车。

  如烟随着杨宸羽走进了餐厅,他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饭。”

  刚刚如烟有些懊恼,现在就有些生气了,买饭也不问问她喜欢吃什么,总是自作主张,转念一想,管他呢,反正自己也没什么胃口,买什么都行。

  杨宸羽端着两个餐盘走过来:“吃吧!。”

  如烟看了看盘子里是一杯牛奶和两个鸡蛋,外加一碟小菜。

  “我不喜欢喝牛奶,更不喜欢吃鸡蛋。”如烟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那你喜欢吃什么?要不自己去拿吧。”

  “我不吃早餐。”如烟忿忿的说。

  “如果不吃我们就不走了,看你怎么去上班。”杨宸羽笑了。

  “哎!你这人有点强人所难,太过分了。”

  如烟站起来大声说。

  杨宸羽笑着示意她坐下,因为她的大声招惹了好多用餐的人往这边张望。

  “来,只喝这杯牛奶可行?我们就走,如果再耽搁你真的要迟到了。”

  他端起来杯子递到她的手上,她接过杯子赌气似的一饮而尽。

  “真服了你。”如烟丢下这句话,扭身走出了那家餐厅。

  “给,看看你的包里少了什么东西吗?。”一坐进车里,杨宸羽就把包递给了她。

  “我的包怎么会在你这里?”如烟惊奇地问“不是在服装店吗?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她盯着他问,眼中满是疑惑。

  “今天早上服装店打电话告诉我的,我拿了包这不就给你送来了吗?”杨宸羽笑着发动车子。

  “为什么对我撒谎?”

  “想看看你怎么样了。实在是不放心你。”杨宸羽突然表情严肃的说,如烟第一次见这个爱笑的男人表情如此严肃。

  “本来想给你送了包就走,可是见了你,不知道怎的又改变了主意,为什么突然穿了长裤长褂?是不是很严重?告诉我?”

  他望到她的眼睛深处去,她被这种眼神震撼了,慌慌得把眼睛移到窗外。

  “没事,我没事,很好。”她简单地慌慌地说。

  “没事就好。”他也是简单的回了一句。

  一直到静如烟的单位,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杨宸羽顿了顿,似乎犹豫着什么又说:“如果,算了,这只是我的电话。”

  他把名片塞到她的手里:“你随时可以扔的。”他又笑了,对着她摆摆手就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