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五)

|

  话说蓝么么借口不胜酒力退出宴席。

  她刚进得房门,便朝身边的女子使了个眼色,那女子心领神会,把门关上。

  “去,悄悄通知她们,不许喝酒,谁耽误了晚上的事情,格杀勿论!”

  “是,么么!”女子退出门外。

  那女子沿着摆了桌子的街道走,时不时的走近别人身边俯身贴耳细语。待她沿着长长的街道走了一遍回来时候,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蓝么么有令,不许喝酒,蓝么么有令,不许喝酒!”

  但是,当那女子走远后,又有另一种说法在她身后传开,说蓝么么虽不允许喝酒但是允许喝甜酿。

  所以当那个女子离开后,喝酒的人仍旧继续喝酒,不喝酒的人则继续喝甜酿。

  而这些悉数落入二楼窗口处站着的人眼中,此人真是魅,她身形隐在窗户后面。她在心里默默数着那女子俯身的次数,小心的算计着什么!

  “青莲,你在看什么呢?”卫灵儿坐在榻上看书,抬头却见魅专心致志的看着窗外。

  “啊,公主,外面好热闹哦!” 魅夸张的说道。

  “哦,是么?”灵儿放下手中的书往窗户边走。

  “公主,您不能过来。”在灵儿还未走到窗户边的时候,魅就拦住了她。

  灵儿低垂着眉,眼神中满是伤感,“青莲,为什么你这也不让我做,那也不让我做?”

  “奴婢这是为公主好!”魅的语气变得有点生硬,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

  “知道了!”灵儿淡淡的说道,躺回榻上继续拿起书看,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等她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但是她醒来时却见青莲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窗户边上,就如同自己睡着前一样,似乎她一直都没动过。

  “青莲!”

  “是,公主!”魅虽然一直在关注窗外的情景,但是,对屋内的一切,她也没有放松监视。

  “你在看什么?你一直没动过么?窗外很好看么?”灵儿站起身来,眼睛见到了透射进来的红色的夕阳的余晖。

  “好美哦!如果能出去看落日就好了!”她感慨道。

  “公主——”

  “知道了,你是为我好,”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撅着嘴,生气的说,“只是说说!”

  魅在窗户前观察了一下午,正要寻机会出去,“公主饿了吧,估摸晚膳该做好了,奴婢去帮您拿吧!”

  虽然这些杂碎的事情平时都是绿翘做的,现在魅突然主动提出要去,灵儿也没有多想,正在生闷气的她恨不得这个整天盯着她的青莲立刻消失在她的眼前,撅着嘴趴在塌上说道:“去吧去吧,别那么快回来。”

  关门的声音响起,室内恢复了平静,只有窗外传来的喧嚣。

  灵儿感觉有人拍她的肩膀,她抬满是泪痕的脸看见绿翘端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应该是她脸上的泪痕吓到了绿翘,绿翘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从怀中掏出丝帕来为她拭泪。

  这下子灵儿便直接伏在绿翘肩头抽泣,绿翘也搂住她,轻拍她的背。

  “为什么她要那样对我?”灵儿一边抽泣一边委屈的说,“为什么我的母后那么狠心要送我去和亲?为什么我要想笼子里的鸟儿一样生活?。。。。。。”

  绿翘扶起她的身子对着她摇头,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灵儿撇嘴道:“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谢谢你的好意。”

  闻言,绿翘使劲的摇头,看的灵儿一愣一愣的。

  “绿翘,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绿翘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比划,却又突然停下来,低垂着头。

  “没关系的绿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灵儿安慰道。

  灵儿顿时清濛的眼睛顿时发光般望着灵儿。

  灵儿笑着安慰她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对我好的,虽然青莲有时候有点凶。”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在绿翘的心头,她用力的摇头。她以为公主明白了她的话,原来,还是什么都不能理解,她抓住灵儿肩膀手复又放开,眼神里满是落寞。

  “好了,绿翘,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她拉起绿翘的手,安慰道:“你会不说话,我会一直把你留在我身边的,不让别人一定会欺负你的。”

  绿翘抬起落寞的眼眸,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回应灵儿的话。

  话说魅寻了个借口出了公主的房间,才刚走完楼梯,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蹿到她的身后,魅其实已经察觉了异象,本能化拳为掌横在胸前,但是突然想到什么,做了一半的动作又收了回来。

  这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横在魅的脖子上,“不想死就别动!”那人将魅的双手反剪,匕首抵住她的脖子,鼻子的粗气打在她的脸上。

  魅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下暗想,自己曾几何时被人这样羞辱过,但是却丝毫没有反抗,甚至主动的配合那人的威胁,因为她要弄清楚目前的情况。

  只可惜身后之人看不见她的表情,自以为制服了这个柔弱女子。

  这时从楼梯后面出来一个身材瘦小的人,这人正是奚大人的贴身小厮,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宫娥和一个身着戎装的侍卫。

  “有人举报这女子跟一宗盗窃案有关,我现在奉大人的之命,带她回去调查,公主那边你给回个话,明天就将人送回来。”那小厮对粉色衣服的女子说道。

  “大人的命令我等自是遵从,只是这青莲是公主身边的人,你们调查完了,记得及时送回。”那女子脸上略带犹豫,可是面前这人是奚大人的贴身心腹,手持大人的令牌,她虽不满他们先暂后奏,瞒着公主拿人,但是她也没有办法;而且,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将青莲带走,所以只好配合,两边都不得罪。

  “放心,明早一定将她送回,只是配合大人做调查,不会让她受苦的!”小厮信誓旦旦的说道。然后对着侍卫们使了个眼色,这两人就架着魅绕过摆有宴席的主街道,从另一条路离开。

  魅一直不懂声色的配合他们,一边佯装害怕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这些人并未将她带出内城,而是在内城里绕了几个弯进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

  “就这儿吧!”小厮突然停下脚步,对着身后的人说,然后走上阶梯推开一扇残破的门,集积的灰尘随着微风的带入扑滚而来,

  那小厮一边扇灰一边咒骂,灰尘散开,他看着凌乱而满是灰尘的室内,满意的点点头,道:“带进来!”

  身后的人将魅推了进去,然后用绳索将她捆绑结实。

  魅扭动着身躯,哭泣着挣扎道:“你们是什么人,到底要把我怎样,不是说配合调查么?”

  “调查?调查什么?”小厮故作惊讶的反问:“你跟本没偷东西,查什么?”

  “那,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魅佯装惊恐道。

  “抓你?”小厮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奉命行事!”

  “那,什么时候放了我?”

  “放?谁说放你的?”

  “你,你刚才不是说要放了我么?”

  “放?我只收到命令说抓你,可没说什么时候放你!”小厮斜了她一眼,“把她的嘴堵上!”

  一个士兵往魅的嘴里塞了一团破布。

  紧跟着,小厮拿着一块帕子往魅的鼻子上捂去,他紧紧的压着魅的鼻子,直到她不再动弹才松开手,道:“我们走!”

  然后就听见关门声和三人离开的脚步。

  魅瞬的睁开眼,早在小厮捂她鼻子之前她就已经闭气了。

  她冷哼一声,用头剐蹭身后的柱子,“当”的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从她头发上落下的簪子露出锋利的寒光。。。割断绳索出了门,行至不远处,她眼眸一沉,又退了回来。

  她潜至暗处蹲守,约莫半柱香后,一个宫娥独自行至此处,她上前一个刀砍手将那人打晕,然后将她拖到刚才的那间屋子里绑上,遂才离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