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锐芒青锋吞噬生命

|

  烛火轻摇,发现轻微的响动,有风缓缓从窗户里灌了进来,撩动漫妙的轻纱舞。

  “好冷……!”莹白如玉的小手摸索着寻找被子,闭着眼睛却怎么也摸不到,索性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映着昏黄的烛焰,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还有女子酸软入骨的声音飘在耳迹。

  手的主人猛的睁开了眼睛,头脑却尚不清醒,可是耳边的声音却让她的睡意都跑到了九宵云外,婉约若畔有着小小的起床气,此时更是被人打断了好梦,让她想都没有想的就直接挥拳头打了出去,却感觉自己的小手打在了虚空之上,一点着力点都没有。

  等看清楚眼前的情形时,婉约若畔不禁眨眨眼睛,眼前的男女她都不认识,而且那男的头发竟然是古代的束发造型,这处处透着诡异的味道。

  旖旎的气息还在鼻端萦绕,婉约若畔痛苦的扶额,脑海之中的一幕幕划过,她想起来了,在不久之前她还在咖啡厅里与一个不怀好意的男子争吵,后来演变成了动手,他们两人打了天昏地暗,让许久都没有遇到对手的打的酣畅淋漓。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看似纨绔的年轻男子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恶魔,还是修习黑魔法的恶魔。

  她在情急之下,只能选择自爆灵力与他同归于尽……

  在那一世,她是水火两系的魔法师,水系同时具有着恢复功能,如果谁得到了她的能力,就有着惊人修复速度,就相当于一颗上好的大补丸。

  想起来,她还有些后怕,只是眼前的现实则让她更加的无措,因为她发现了,她被困在了一个神秘的空间之内。

  眼前的景象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女子娇媚的声音似乎能滴出水来,让她不禁起了一身的小米,谁想看什么免费的好戏啊。

  触目所及一片雪白,根本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婉约若畔不禁急的走来走去,想要摆脱眼前的情形。

  极目四望,清风掀起粉色纱帐的时候,露出了梳妆台上的一面铜镜。

  只消一眼,那一幕就在她的脑海之中定格,女子曼妙的身躯紧紧的依附在男子的身上,看不到容貌,只能看到她如瀑布般飞洒的黑发。

  一双修长而有力的手正卡在女子纤细的脖颈之上,指尖圆润却透着淡淡的寒芒。

  “秀风,我真的好爱你。”女子却恍若未觉危险将至,“我告诉你,那东西在……婉约家……!”

  “是吗?”男子凉薄的轻笑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声咔嚓声,女子的温言软语随风而逝,徒留一抹香魂随风而逝,男子收了手,毫无感情的任手中刚才还散发着温柔的娇躯沉声坠地,甚至还嫌弃的在轻纱之上拭净了十指。

  从头到尾,婉约若畔都没有看到男子的面容,他的脸隐在了重重的纱幔之后,只有女子若隐若现的肌肤呈现。

  一股浓浓的惊惧感自心底猛然的升起,如丝般紧紧的将她束缚在了其中,挣脱不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因为看到了那个男人拇指之上的翠玉戒指里面,正坐着一名面露疑惑的异装女子,而那名女子正是她。

  她竟然在一枚戒指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惊讶,她惆怅,甚至愤怒,种种的情绪排山倒海而来,让她直接的因为承受不住而昏了过去。

  在昏倒的那一刻,她甚至还感觉到了那男子正从优雅的起身,嘴里发出不屑的嗤笑声。

  再次的醒来,是被冲天的怨气所叫醒的,触目皆是红雾缭绕,浓郁的血腥的味道随风送入鼻端,几欲让人作呕。

  隔着腥红的血雾只见古朴的屋子里挤满了眼露惊惧的宫装女子,这些人或是爬或是跑,争相的四处逃散。

  可惜一切却只是徒劳,身后紧随而至的银光在无情的收割着这些年轻的生命。

  “婉约小姐在哪里?”冰冷的声音低沉而暗哑,如同来自不见光的地狱之中,虽然隔着层层的屏障,却仍然让婉约若畔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

  一位长相清秀的宫装女子眼露决然,竟然朝着剑尖的方向撞了过来,“不要妄想,你们是找不到小姐的,老爷会为我们婉约家三百余口报仇的。”她的话淹没在了口唇喷涌而出的鲜血之中。

  男子无情的抽出青锋,任侍女如落叶浮萍滑落在地。

  婉约若畔惊怒,只能看着那柄青锋刺入一个个或有抵抗或无抵抗的胸膛之中,那喷洒而出的血雾几乎让她红了眼睛。

  看着一个个生命的消逝,婉约若畔自己似乎是这一声大屠杀的见证者,也是唯一的一个活口。

  突然一道微弱的声音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传了出来,那声音惊恐至极。

  婉约若畔寻着声音望了过去,只见案台之下缩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身上的中衣被艳红的血画上了点点落梅,小脸都埋在了两腿之间,身体也在瑟瑟发抖。

  尽管她极力的把自己的身体缩小,却仍然看到四面八方的鲜血正蜿蜒而至她赤着的小脚下。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一声惊恐到极点的尖叫之后,那个瘦小的身影直接两眼翻白,竟然昏死了过去。

  男子逐步的走向书案,闪着银芒的剑还在滴着鲜艳的红色,有几滴溅到了婉约若畔所在的戒指上,让她感觉如同感觉到了那血的温度,身体特别的难受。

  “不要杀她。”婉约若畔焦急的想要阻止,刚才她感觉到了那个女孩眼恐惧。

  焦急的寻找出口的婉约若畔并没有发现,那蜿蜒的血液仿佛有生命一般爬上了女孩的脚踝,逐渐的向着心口的方向移动着。

  而与此同时,婉约若畔感觉身旁的血气突然被蒸腾成了雾状,突然间涌入了她的四肢百骸之中,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燃烧感袭击着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强大的痛意几乎让她维持不住神智,而与此同时,一幅幅画面也纷踏而至涌入到她的脑海之中。

  不属于她的记忆源源不断的涌来,让她分不清这是她的记忆,还是那个女孩的记忆。

  就在她要陷入到记忆重叠的虚空里的时候,一道雄浑的声音让她从桎梏之中挣脱了出来。

  “碧水石,血介,回归本体。”

  以前的时候,她就曾经猜过自己的血脉,除了拥有水火两系的血脉之外,似乎还拥有着鬼族的血统。

  在现代的时候,就有人告诉过她,她命犯孤星,因为她不属于那个世界,所以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连任何的感情羁绊都没有。

  世上有因必有果,缘起缘落

  除非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以鬼族的禁术作引,碧水石做为容器,鲜血这介质,才能回归到本体之中。

  只因太过于血腥,才被称之为禁术。

  所以上一世的她从未想起过自己是谁,无欲亦无求,不想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重生了。

  以异世的婉约家族三百人的鲜血……

  她不想,如果要以这样的方式重生,她宁愿一辈子都困在这块方寸之地。

  “主上,她已经死了。”恭敬的声音轻描淡写的诉说着一个生命的逝去。

  “这一点都不好玩,虽说是个傻子,这胆子也太小了吧。”一道不屑的声音传来,随随而至的就是逼至胸口的锐芒。

  长剑在要刺入的那一刻,婉约若畔的身体已经比大脑先行一步,两根手指夹住了剑身。

  浓密的睫毛轻扇,流光溢彩的瞳眸蓦然睁开,一张诡异的青玉面具就映入到了眼帘之中,同时还有一双没有黑瞳的惨白双眸,白色的瞳仁散发磁卡空茫与冰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