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场交易

|

  百里逸辰一愣,有些意外她会说出这句话,不能哭,突然之间,他倒是意外。

  明明很害怕还要装出一副送死的表情,她不知道她那双闪烁不停充满恐惧的双眼已经出卖了她吗?

  不过,倒是有些固执,有些可爱!

  “叔叔~”颜九晨抬眸望向他。

  百里逸辰一怔,骤然听到叔叔两个字脸色黑得如包青天似的。他很老吗?

  见他不高兴,颜九晨把头压得低低的,软软的声音勾人怜爱,“我……我可以走了吗?”

  百里逸辰把玩着食指上的戒指,嘴角有意无意盯着她这张脸观看,莫名的感觉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曾在哪里见过。

  颜九晨见他不说话也不敢走,她很明白一句话,吃人饭碗少不了欺负,反正,她被欺负得也不少了,现在她只求母亲在这里不要受欺负就好。

  好不容易找到的幸福,她希望母亲可以幸福,虽然对她不好,可至少把她养到了19岁,哪怕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也不会饿着她冻着她。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这位所谓的叔叔欺负她是为了什么?

  好玩嘛?

  她从来都不觉得欺负人是一件好玩的事,相反,她还真为此感到羞辱。

  百里逸辰冷着脸,突然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脸,抹去唇边的血丝,“颜九晨,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吧。”

  “嗯?什么交易?”隐隐之中,她仿佛猜到他所说的交易并不是好的。

  “带走你妈有多远走多远,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怎么样?”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冷酷无比,“我给你三分钟考虑。”

  “不要!”几乎是连考虑都没有,颜九晨果断拒绝他所说的交易。“我妈妈和百里叔叔结婚有什么不好?你看不惯我妈妈还是我?”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都是最准确的,颜九晨怎么会感觉不到他的敌意。

  “是女人我都看不惯,这个答案满意么?”

  颜九晨靠着墙壁撑起来,鄙视了他一个眼神,“难道你不用结婚的?”

  刚才还是温顺的小猫突然变成了调皮的小鹿,百里逸辰一愣,这个女人会不会太善变了。

  “结婚?结婚能做什么?”

  在钱欲横流的时代,爱情到底存在不存在,有人说有了钱就有了爱情。百里逸辰就是相信,爱情,只是一个名词而已。

  在他的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东西他是从来不做多余思考的。

  被他这么一问颜九晨不知如何回答,结婚能做什么好呢,找到一个可以给自己幸福,安稳的人过一辈子,可是面对冷酷淡然的百里逸辰她却一字未语。

  后劲发作,颜九晨嘟了嘟小嘴,说了一声叔叔,我先走啦!然后只见她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才短短几秒钟就不见了踪影。

  皮肤出现红豆豆,颜九晨回去颜岚给她准备的房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才舒服了不少,母亲又在打电话过去,礼服在刚才摔在墙边时候弄脏了。

  一下子,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门铃作响,颜九晨以为是母亲颜岚,头发上的水还未干裹着浴巾就去开门。

  门外,百里逸辰叼着一根烟,后背靠着墙,整一副流氓,和杂志上风流倜傥,绝代无双的百里逸辰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个男人,给人太多重感觉!

  目光在空中相撞,四目惊讶,颜九晨脸蛋红扑扑的,看着他,“额,叔叔有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叫他叔叔她心里总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相隔几岁,而这辈份差了多少?

  人都是应该有礼貌的,这句话,她懂,所以嘛,她觉得还是叫叔叔比较好。

  百里逸辰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控,目光转移,递给她一个盒子。

  “给你三分钟,穿上!”

  颜九晨茫然接过他递过来的盒子,刚想要打开,百里逸辰带着责备的声音响起,“我只给你三分钟!”

  颜九晨愣住,随即又轻轻点点头,乖巧的应道,“知道了,叔叔!”

  颜九晨只用了两分钟就把礼服换上了,是一套黑色小礼服,她本就很瘦,礼服更是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更为玲珑。

  来不及吹干头发,颜九晨套上鞋子就往外跑,百里逸辰捏紧她的手一转,捋起她的直发,轻轻一推,两个人的身体重合转了几圈。

  颜九晨惊呼之余之时两人已经在她的房间内了,柔发上一滴水滴在他的手上,百里逸辰放在鼻子闻了闻,一丝淡淡的香气沁入鼻孔。

  “变态!”颜九晨暗暗低估了一声。

  “你说什么?”百里逸辰冷冷的看着她,透漏出危险的气息。

  颜九晨慌忙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说!”

  她明明已经说得很小声了,他是顺风耳吗,颜九晨暗忖,却也学乖了不再出声。

  百里逸辰把她按坐在梳妆台前,颜九晨不安地扭了扭身子,他手上一用力,吓得她不敢动弹。

  似乎是满意她的乖巧,他揉了揉她的长发,然后拿起吹风机捋起她的长发在手中。

  热热的,温温的热风吹在头皮上很舒服,颜九晨享受般的闭上眼睛,这种感觉,比理发店专业人士吹得还要舒服,也吹走了她心里的阴霾。

  她是很难想象,一个公子哥也会有如此细心的时候,特别是他给她的印象是那么的恶劣,可是颜九晨忘了一点,他是演员,在舞台上,他可以演绎出一千个甚至一万个不同的百里逸辰,在台下,他也同样如此。

  不管那一面,都是被他隐藏起来的自己。

  她的头发,很直很滑,揉在手里滑如真丝,他突然发现,她也不至于有那么讨厌。

  走神之时,他的手未移动,吹风机停在同一个位置,吹得她头皮发痛,颜九晨又不敢出声,两手捏着裙摆。

  意识到她身体颤抖百里逸辰才回过神来,她以为他至少会说点什么,可是他视若未见。

  颜九晨有些纳闷,这个男人真的是大屏幕上那个意气风发,风流倜傥的百里逸辰吗?怎么看都像是死人僵尸一样。

  阴沉得可怕!

  她在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可爱的男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