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紧张时候的习惯

|

  她属性并不是天性温柔,而是喜欢了忍耐,所以,她不敢去顶撞他也不想去顶撞。

  她的发之前是柔顺披在肩头,这一次,他从琉璃柜取出一根简单而不失大雅的簪子把她的长发别了起来。

  从侧面一看,他刚好能看见她翘起的鼻子,有些可爱,百里逸辰心里竟然有种想要戳戳她鼻子的想法。

  想是这么想,可他理智还是在的,头发别好后,他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颜九晨也说不出来怎么一回事,他明明很讨厌她,为何还会题她吹头发呢?

  照了一下镜子,颜九晨露出甜甜的笑容,这个头饰,她喜欢。

  想不到他也会为女子别头发。

  谁曾经说过,谁为我棺起青丝,我愿为谁倾一世眸。

  想起这句词来,颜九晨并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是感叹意境而已。她一向喜欢古风诗句,等真正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也不过如此。

  百里逸辰冷哼一声,“还不快走了?”

  “哦哦,来啦!”颜九晨无所谓般的嘟了嘟嘴,还好他故意留了几缕头发遮住了左脸的红肿。

  即使穿着高跟的凉鞋,她还是矮了他整整一个头,颜九晨踩着小碎步紧跟在后面,突然,百里逸辰一停,她那娇小的鼻子就这么撞上去。

  “唔……疼~”出于本能的伸手去揉鼻子。

  百里逸辰啪的一下拍开她的手,声音冷酷,“不要给我装宫女!”

  又不是古代,看她走得那么慢他不发火才怪。

  颜九晨抬头疑惑的看着他的眼睛,“嗯?什么意思?”

  闻言,百里逸辰举起手来又想要一巴掌下去,颜九晨仿佛知道他要打自己似的,微微闭上眼睛,却不闪躲。

  久久没感觉到疼痛,她睁开一丝缝隙,百里逸辰的表情冷静自然,却没下手。

  颜九晨这一路可谓是提心掉胆的,和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在一起全身都是紧绷着。

  到了人多的时候,颜岚蹙眉打量她全身上下,严厉的问道,“你去了哪里?”

  颜九晨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捏着裙摆,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子,久久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我……”

  “九晨衣服脏了!”百里逸辰面无表情说完,霸道拉过她的手,仿佛在维护自己的宝贝一般。

  嘴角微微闪过笑容,他发现一个问题,颜九晨胆小的时候喜欢低着头捏裙摆。

  颜九晨和百里逸文,颜岚三人的目光同时投在他的表情上,一句九晨叫得亲切至极,引人遐想。

  百里逸文不悦地蹙起眉头,似是责怪的语气又是询问的意思,“作为叔叔,你是怎么带九晨的,怎么会弄脏?”

  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自己不会问她?”百里逸辰说完放开她的小手不等百里逸文回答,甩给众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颜九晨愣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意识伸手捋了捋故意留下来的长发。

  “天呐,你这脸怎么了?”

  “九晨,你的脸是被打的?谁打的?”百里逸文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盯着百里逸辰的背影。

  百里逸辰冷冷勾起唇角,他在想,颜九晨会如何回答。

  会说他打的吗?

  呵!

  颜九晨又忙把头发捋下来,“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你傻啊,还能摔成这样?”颜岚岂会那么容易就骗过去,她的高呼声引来了众人的目光,有疑惑,有鄙视的,好像在质问她不懂礼貌似的。

  这些上流社会的女人哪一个不是温柔贤淑的贵妇,这样的场面颜岚确实是欠缺考虑了。

  “没事没事,大家继续!”百里逸辰又似是责怪的看了颜岚一眼。

  “我真的是摔的,不小心撞在墙上,衣服也脏了!”颜九晨有一个习惯,她说谎时候的时候总是不敢直视别人的目光,因为她怕被看穿。

  被百里逸辰一瞪,颜岚咽下心里闷着的气,又不好说什么。

  百里逸辰双手插兜,一副高傲的姿态走人。

  这个颜九晨,倒是有意思。

  嘴角有意无意挂起微笑,记不得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还不错的感觉!

  “哇,百里逸辰真帅!”那方一个如公主般的女孩子低头对她旁边的说道。

  这种场面唯一好处就是,就是无论再出名,再有钱的出现,大家都不会有疯狂的举动,不会像三流九杂社会的人一样没了规矩,这也是百里逸辰会出席今天婚礼的原因。

  百里逸文唤来两个女佣带颜九晨去擦药,颜岚看得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今天是她的婚礼,她的婚礼,她怎么能不恨,自己男人的目光都在女儿身上。只是她忽略了一点,百里逸文看颜九晨的目光永远都是以父亲的角度去看的,而对她来说,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颜小姐,你真漂亮!”楼梯口处,两个女佣对颜九晨夸赞道。

  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轻轻回声,“谢谢,你们也漂亮!”

  19岁的她,如花一般的年龄,漂亮这个词她已经习惯了,即使别人不说,她也知道自己的确配得上漂亮两个字。

  一双桃花眼,鹅蛋脸配上高挺的小鼻子,怎么看都是一美人胚子。

  记得以前在学校时候,她还是学校里校花,有不少追求者,高中毕业后,为了生活,她不得不辍学不读了,即使考了一个很好的名牌大学。

  她一直都在想象父亲的模样,母亲生得并不是很美丽,所以颜九晨认为她肯定长得像爸爸。

  母亲没钱,她更没钱,为了自己,也为了母亲,她没后悔当初的选择。

  “小姐说笑呢,我们只是下人而已,哪里有小姐漂亮!”

  听着小姐小姐的叫,颜九晨抬头看着她们,“你们叫我九晨好不好,我不喜欢叫小姐!”

  她本是和她们一样,只是偶尔机会才有了今天的发光,颜九晨从今都不认为她是千金小姐。

  她也当不惯。

  两个女佣相视看了一眼,连忙摇手,“小姐就是小姐,下人是下人,我们不能乱了规矩,我们知道小姐是好意,可是百里家的家法很严的,小姐还是别这样说了。”

  “我……”颜九晨欲言又止,看着她们,最后吐出了两个字,“那算了,随你们吧!”

  有些事,她没资格张口。

  也许,顺其而自然就好!

  也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