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相似之人

|

  齐雪摸着下巴点点头,“嗯,看来百里公子被伤过啊,嗯,这是一条值得考察的信息!”

  他的微博是加v的,认证标题醒目,国际明星!著有作品《永生永世》《疯狂》……颜九晨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是作曲作词家,这一点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鼠标往下轻轻一拉,就没其他特别的看头了。

  齐雪登上自己微博添加他的为关注,顺便也把颜九晨的一起弄成关注他了。

  她的微博名是属于比较阳光的,那一抹阳光,齐雪的就比较不同了,叫:姐的风骚你伤不起!

  霸气十足的味道!

  颜九晨每次都笑她太开放了,还风骚呢,齐雪每次都说,女人就应该风骚无比滴!

  她是深深体会到她说的那句姐的风骚你伤不起,齐雪比她大三岁,人也比她开放不少,男朋友都是好几个!

  高中毕业后颜九晨就没再继续读书了,她有一个男朋友在上大学,两人之间的感情虽然谈不上轰轰烈烈却也算得上小温馨。

  想到男友,她的嘴角总是忍不住上扬,他说,等我四年,我娶你。

  四年,她愿意等!

  “死丫头,还不快收拾东西走人啊,快点啦!”

  “嗯!”

  两个女孩子并肩作战,颜九晨对工作一向都市认真之人,既然轮到她头上那就尽力吧,眼珠子一转,找了一个借口去厕所。

  翻到百里逸文的电话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犹豫不决要不要问百里逸辰的号码呢?

  要不要呢?

  算了!

  不要了!

  从洗手间出来,齐雪似乎等得不耐烦,一见她出来忙哀嚎,“九晨,快一点啦,快一点,我知道百里逸辰今天会去哪里了!”

  颜九晨一愣,“啊?你怎么知道的?”

  咦,还不用她出手了?

  “嘿嘿,山人自有秒计,你跟我走就对了!”

  “哦哦!遵命!”颜九晨知道她是有几个娱乐圈的男性朋友,偶尔打听到一些小道消息也是极为可靠的。

  颜九晨没想到,所谓消息就是打听到百里逸辰会在今晚于蓝吧出现!

  据说,蓝吧是一个传奇,老板在c市曾经为了妻子轰动全市,他去哪里干嘛?

  明星不都应该是少去公众地方吗?

  被齐雪强行换了行头,说什么去pub一定要嗨一下,还给她化了浓妆,化妆的她好比妖精,摄人心玄!

  看着镜中完全背离平常的素颜,有些不喜欢。

  “好了,别看了,很漂亮的,你要相信我的技术是非常滴!”齐雪打趣她道。

  如果是以往颜九晨死活肯定不愿意上妆,只是今天对象是百里逸辰,上妆的她连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他应该不会认出来吧?

  和她想象中的一样,酒吧到处充满了刺耳的音乐,男男女女扭动她们的身躯,很享受的样子。

  看着那些人的表情,颜九晨恍惚就像看见吸毒的人的表情,沉沦,堕落!

  她习惯了在人多的时候低着头走路,就像老鼠一样胆怯,迎面撞上一堵肉墙,一时吃痛叫出声来,“啊……”

  抬眸望去,沉入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眸中,那双眸子竟然和她八分相似。

  聂陌泽双眸微微一冷,惊呼出声,“沐沐……”

  慕容景更是一惊,“沐沐,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

  颜九晨疑惑地看着他们,退开些距离,礼貌性道了一说对不起,“我叫颜九晨,你们说道什么沐沐是不是认错了?”

  沐沐?他们叫她沐沐?呵呵!

  闻言,聂陌泽深邃的双眸犹如碧波绿潭,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当他看着你的时候,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你,移不开目光,俊美如刀而倾城的轮廓,除了百里逸辰,这是颜九晨见过最美的男人。

  之所以用美来形容是因为他浑身散发一种高贵的气质,在女人和男人之间徘徊。

  “聂沐沐,我警告你,不许给我胡闹!还不赶快回去!”他的声音就如他的人一样,冷酷而磁性。

  颜九晨习惯性捏着衣角,男人的声音使她胆怯地低下头去。

  慕容景双眸一暗,双手插兜摆出一个魅人的poss,“泽,我说她不是沐沐,走了!”

  他的沐沐,永远都是那个张扬霸气,胆大妄为的女子,眼前这个女孩的眼神干净彻底唯唯诺诺,和沐沐差了十万八千里。沐沐的虽然带着干净,但是那干净中有着霸气王者的风范,所以,那不是他们的沐沐。

  认一个人,最好的就是眼神!

  聂陌泽似乎也察觉到了颜九晨的不同,冷哼一声,绕过她向前走去。

  慕容景紧跟上去,颜九晨依稀还能听见他们的讨论声,“泽,有没有觉得这个女孩和沐沐的容颜?”

  “嗯!”

  他们想,若是沐沐化妆了恐怕和这个女孩应该不相上下吧,若不是亲眼目睹,他们怎么相信世上有如此长相相同的两个人,相貌酷似七分。

  齐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诶,九晨啊,沐沐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认错人了吧!”颜九晨不想多说,微微笑了笑,“走了!”

  脑海里闪过的全是刚才撞她的男人的眼睛,为何,为何那双眸如此熟悉?

  “你和刚才那个帅哥好像哦!”齐雪突然出声,往他们离去的方向看去已经没了人影。

  唉,可惜了,没问人家帅哥的姓名!

  被她这一提醒颜九晨回过神来,猛然回头,对了,那双眼睛和她的很像很像?

  四处张望人已离开!

  那双眼睛竟是让人如此的迷恋,如此的熟悉?为什么会莫名的觉得熟悉?他,到底是谁?又为何认错人?

  “九晨,你怎么了?”

  “没怎么,可能是看错了吧!”

  不可能的吧,母亲总说她是捡来喂养的,她却总是不信,而这一次,她的脑海却闪过了男人的眼神。

  如果说……

  不可能的,她是母亲的女儿,她是母亲的女儿!

  虽然每次和母亲有些小吵小闹,妈妈也总是会说,她是捡来养的不是亲生的,而每每颜九晨都会把这句话过滤,她相信那是气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