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他想得到她

|

  一股冷气骇然袭来,犹如腊月天气寒骨刺冷。

  犹如帝王摄人的气势,颜九晨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他扭断了脖子。

  她相信他绝对是那种说得出做到到的男人,可是她不叫他叔叔要叫什么?百里逸辰,好没礼貌,逸辰?他们什么关系叫那么亲热?经过一番斟酌,颜九晨还是感觉叔叔这个称呼比较适合,不过这次她学乖了,不出声!

  “哑巴了!你不是应该有很多话要问我吗?”见她不安,他莫名奇妙心情好了起来。

  “我……”颜九晨一咬牙,"你怎么知道我是记者?”

  “呵呵,愿意说实话了?”百里逸辰豁然起立,走至她的跟前冷然挑起她白皙的下巴,憎恨的双眸满是血丝。“颜九晨,一个女人若是演技太好了只会让我反感,反感,恶心!”

  在酒吧遇上她百里逸辰本就觉得奇怪,谁料第二天便收到大哥的电话要求他去接颜九晨,更搞笑的事是还要他接受她的独家采访。

  那一刻,他仿佛明白过来为何在酒吧内她唯唯诺诺的鼠样,是怕了?还有另一个女人,把他当宝一般挖掘。

  好一个颜九晨,好一个记者!

  婊子而已,还能请动百里逸文驱动他,她,凭什么?

  女人,还是别太聪明的好!

  反感,恶心!颜九晨耳边就只剩下这四个字,如锋利的匕首扎进胸口,疼得想哭,眼睛莫名酸涩。

  嫌弃她恶心吗?

  “百里公子,既然我如此恶心还不赶快放开你的贵手,我怕脏了你的手!”她颜九晨是唯唯诺诺胆小如鼠没错,可从来都不代表她不会生气不会发火。

  狗急了还会跳墙。

  从小到大,那怕她再不济,也没人如此侮辱过她。

  “小猫还会咬人了,好玩!”百里逸辰不但没有放开,反而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带进怀里,“想要知道什么,我现在心情好也许可以告诉你!”

  她头发散发的幽香淡淡传入鼻内,竟然让他有了一丝眷恋的味道。

  这女人,身上真香。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被他抱着颜九晨就觉得浑身不舒服,特别是腰上那只大手即便隔着浴巾她也能感受到大手传来的炙热。

  心跳加速,整颗心随时都有一种像要跳出来似的。不安地扭动,太可怕了。

  而她越是挣扎百里逸辰箍得越是紧,就像紧箍咒一般,越挣扎越是无用。

  “颜九晨,你似乎很怕我!”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叫逸文叔叔了!”颜九晨是真的生气了,抬出百里逸文震压他。然而,她太低估百里逸辰了,他一点放开的意思也没有,而是将两人的距离贴到最紧。

  不堪,委屈,羞辱……涌上心头,颜九晨酸红的双眼涨满泪水,楚楚可怜仿佛只要一眨泪水就能落下来一般。

  她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她也不想回来,这里不属于她,她除了小心谨慎说话唯唯诺诺还要受欺负,她怎能不委屈?

  妈妈不见了,独剩她一人了。

  谁都可以欺负她!

  “我倒是要看看他来了你能做什么,孤男寡女独处一世,女人刚出浴室出来,你是要告诉大家我们有什么关系?还是你认为我会对你做什么?”百里逸辰的语气不冷不热,却让颜九晨一颗焦躁不安的心脏暂时平静下来。

  对,对,她不能乱来,叫来了别人别人会怎样想,叔叔和侄女……天哪,一想到会被别人唾弃的目光她的心里就是一阵发冷。

  “那你放开我啊!”颜九晨说道。

  而百里逸辰似乎没有听见似的,反而将两人的距离更贴近一些。

  “你!”颜九晨动怒,“百里逸辰,你滚开,不要碰我!”

  由于挣扎,她的双手在两人胸前的空间摩擦,谁知道这样的挣扎没挣脱他的怀抱倒是把浴巾给挣脱掉了。

  雪白的肌肤在淡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诱人,吹弹可指,秀发滴落的水珠刚好落在百里逸辰手背,一阵冰凉。

  “呵!”百里逸辰戏谑而大胆毫无避讳遮掩的目光看着近乎全光的她。

  精致的锁骨,雪白的肌肤。

  不得不说,她颜九晨是个很美丽诱人吸引男人的物体,特别是那张不施粉黛的玲珑脸蛋,让别人看了就想伸手去捏一捏那触觉。

  颜九晨恼羞成怒一改她唯唯诺诺的老鼠小样,抡起她的小拳头招呼过去,“百里公子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真是光有光鲜的外表而已,原来内心竟是如此这般下流。”

  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羞,她的整个小脸红扑扑的,如刚取出来的苹果一般诱人上去咬一口,黑黑的眼睛投射出迷人的色彩,因为愤怒瞪得圆圆的,说不出来的可爱中偷着不可忽视的风情。

  一边挣扎推开他的怀抱,颜九晨慌忙蹲下捡起落在地上的浴巾遮掩自己的囧样,死死咬住下嘴唇。

  长那么大,这还是第一个男人看过她的身体,而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的叔叔,羞涩,不堪,委屈……各种情绪涌上胸口,仿佛一块大石突然砸在她心口,压抑得室息。

  蹲在地上无助地低着头,连抬头的勇气也没有,声音360度大转变,略带冷漠,“叔叔,请—您—出—去!”

  那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颜九晨明白,这里不是该她撒野的地方,尽管她现在很想一巴掌打向他那可恶的容颜。

  百里逸辰一愣,倒是没想到她会如此大的情绪!

  这女人装什么?

  低胸礼服逛酒吧都去过,现在还装纯情?在百里逸辰认知里,能像她那晚打扮去酒吧的女人没几个是好的,婊子而已。

  无非就是打扮漂亮一点多赚一些钱。

  冷笑,他还真是低估她了,不去演戏还真是可惜了。

  “你放心,我百里逸辰就算是下流也要看对象下流的,就你,还不配!”说完,他甩袖而去,冷冷的声音还在屋内不停的回荡。

  就你,还不配!

  是啊,她是谁?她不过是生活在21世纪低层而又平凡的颜九晨而已,她不配在这里,这里再好,永远也不属于她。

  心,一阵一阵抽痛着,被看光还要如此受尽侮辱,她上辈子欠了他什么?

  苍白的嘴唇越发的可怕,颜九晨努力撑起身体连灯都不关就上了床,她把自己裹紧在被子里只留一个头出来呼吸空气。

  百里逸辰,我上辈子一定是挖了你家祖坟!

  颜九晨的脑袋里想的一直是刚才她坦诚相见时他起火双眸,那种意思背后所暗含的意义她怎会不懂?那一刻的她,除了怕还是怕!

  谢明威,这个时候的你在做什么?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谢明威,颜九晨的男朋友,由于他读大学去了美国,两人距离相隔之远每个月就只是偶尔通通电话,虽然只能这样但她已经满足了,因为颜九晨知道他忙,忙着学业,只有努力学习他们将来才会有幸福的一天。

  我现在不努力,那将来我拿什么来和你在一起去?

  这是谢明威经常对她说的一句话,每每听见,她是自卑的,不堪的。

  有些时候颜九晨会在认为他们的感情对他学业来说都是一种束缚和压抑,包括现在,她是如此的想念他,可她却没有任何勇气给他发一个短信打一个电话,哪怕一个也好啊!

  只是有些事,不是她想这么做就可以这么做的,人不能总是太自私,谢明威很忙她每天如此反复反复告诉自己,然后一天一天过去。

  竖日,颜九晨早早起来准备去上班,谁料百里逸文似乎算准了她起床时间似的,打开房间门就看见他一脸温和站在门口。

  百里逸文给颜九晨的感觉就像一阵清风,一缕阳光,看着就舒服,尽管他已经38岁,那一副不变的容颜依旧阳光动人。

  “九晨,你不是要追逸辰的报道吗?我今天让他送你去上班,顺便接受你的独家采访怎么样?”百里逸文的语气听起来是如此的轻松。

  在颜九晨听来却是如一块大石头压在心中透不过气来,不知怎么地她突然想到昨晚百里逸辰那冷酷无情容颜时她整个人浑身上下就像被注入了一支镇定剂似的,动弹不得。

  昨晚他说了什么?难道是百里逸文让百里逸辰去的,所以他不乐意了?

  “逸文叔叔,不用了,我自己的工作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我只想靠自己的努力去做好我该做的工作!”

  颜九晨想,如果是在昨晚之前百里逸文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该感谢的,毕竟百里逸文是为她好,而如今呢?她明白,百里逸辰很讨厌她,甚至是厌烦。

  如果是这样,百里逸辰还会接受采访?接受采访会说什么?

  “就这么定了,九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来我公司上班,二是我让逸辰接受你的采访,你要他的什么资料我也会给你。”

  颜九晨神情一愣,“所有资料?”

  “对!”

  不知道为什么,颜九晨听见此话后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

  他不是百里逸辰的大哥吗?怎么会给一个无缘无故的人百里逸辰的资料?

  “百里叔叔,不用了。”颜九晨不自觉后退一步,忙转移开话题,“我妈妈找到了吗?”

  “妈妈会找到的,乖!”

  近几日来,每当颜九晨打电话询问妈妈的下落,百里逸文都是用这句话回复她的。

  如果说上一刻她觉得他是阳光春风,那么这一刻她便觉得他高深莫测,莫测得让她想要逃开。

  百里家的人,都很可怕。

  “好了,下去吃早餐吧,一会儿我让逸辰送你去上班,就这样定了!”百里逸文的话带着不容置疑,颜九晨想拒绝的空间都没有。

  这些人天生就是王者,说话都带着命令,而颜九晨似乎只有听话的份。

  百里逸文离去,颜九晨呆滞在原地,她笑了,笑这里的腐朽,为什么她要在他们的面前唯唯诺诺?

  妈,你在哪里?你觉得嫁过来是一种幸福么?不,不是,这是一种折磨,你永远抬不起头来说话,这种滋味,真他妈的不是一般难受。

  她的脾气是温柔了一点,可从来都不代表她懦弱。

  “啊……”惊呼之余,她胳膊被人硬拽着一阵拉,人已经到了百里逸辰的房间。“你……”

  她一时口吃说不出话来,浑身却是打起了一百分的精神警惕地看着他。

  他俯在她的耳边呢喃,“呵,九晨,你放心好,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一口一口热气如潮涌扑向颜九晨耳垂,一阵悸动,脑袋短路得一片空白,明明该推开他,颜九晨却发现她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来,双手被他紧紧扣在头顶。

  百里逸文满足嗅着她身上独有的香味,身体猛地一挨近,此时两个人已经是零距离接触,颜九晨眼睛瞪得大大的,双目含怒,她清晰感觉到男人下身物体的嚣张。

  他想干嘛?

  “你放开我,百里逸辰,你放开我,你下流!”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他们的关系那样摆在哪里,他是没学过道德吗?

  耳垂突然一阵湿润,颜九晨浑身一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百里逸门,打开房门逃一样的离开。

  天哪,百里逸辰到底是什么魔鬼?他刚才,刚才是要做什么?

  颜九晨一边跑一边用力擦耳垂,她只觉得恶心至极。

  一想到刚才一阵悸动,颜九晨心里说不出的委屈。

  而百里逸辰,在颜九晨离去后坐回沙发继续品尝红酒。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就凭她身上那股魅人的香味,不论她是谁,他都要得到她。

  呵,有戏。

  餐桌上,颜九晨低着头不说话,百里逸辰就坐在她的旁侧。

  压抑的气氛,沉重如大石压在她的胸口喘不过气来,突然,一只大手覆上她的大腿。

  “噗!”颜九晨直接喷了出来,接着就是一阵咳嗽,“咳咳咳……咳,水,水!”

  “还不快给小姐倒水?”百里逸文脸色一冷对着旁边的保姆冷冷说道。

  百里逸辰蹙眉嫌弃地看着她,手上却是把自己前面餐桌的那杯水端至她的手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颜九晨就着水杯就喝了个精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