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清新与妩媚

|

  “二……二少爷,颜小姐,那是……二少爷的水!”保姆端着新水杯过来,见此情景目瞪口呆,张目结舌。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二少爷是个有洁癖又难伺候的少爷,伺候了百里逸辰十多年,她还真不敢相信他会把自己水杯递给一个才来百里家几天的女人。

  而他的眼神,更是让人惊讶。

  在看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如看自己养的宠物一般,这样的意识吓了她一跳,直到百里逸辰声音传来她才回过神来。

  “刘妈,站在哪里等我去接?”

  “哦哦,不好意思,二少爷对不起对不起!”说着,刘妈小心翼翼把手中端着的水端到颜九晨前,“你的水,颜小姐!”

  颜九晨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然后看了看风轻云淡的百里逸辰,接着再看向恭敬的刘妈,拿着半信半疑问道:“这杯水,是叔叔的?”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颜九晨就是不相信,这个男人上一秒还在对她冷言冷语侮辱相撞,怎么可能端水给她?而且……还是他喝过的?

  oh my god!那不等于间接接吻嘛,呜呜呜呜呜……刚才由于一时心慌她也没注意,见有人递水过来就接,现在颜九晨真是后悔死了。

  呸呸呸,她怎么能一时大意呢!

  百里逸文握着刀叉的手不自觉收紧,目光有意无意瞥向颜九晨那张红得如番茄似的小脸,脸上踱起一层冷霜。

  该死!

  气氛因此显得有些尴尬而沉闷,颜九晨不再说话,低着头安静熟不知味吃着,她的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

  刚才,他是在摸她的大腿?

  天哪,百里公子竟然是一个下流可耻的流氓,这样的认识让颜九晨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九晨,吃饱了吗?我送你去上班!”百里逸辰突然温柔出声。

  “啊?”颜九晨差点又被噎着,“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

  “九晨,要不我让人送你去吧!”百里逸文也在这个时候出声,语气比百里逸辰的声音温柔一百倍。

  两人的语气永远都是一个天一个地,天差地别,不论百里逸文如何温柔也做不到百里逸文一般温润,他的语气霸道,冷酷,无情中还带着些许冷嘲。

  百里逸辰面无表情斜睨受惊的颜九晨,期待着她的回答。

  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会答应谁!

  颜九晨处在中间有些惊慌,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有种是他们两兄弟之间的炮火呢?

  “逸文叔叔,叔叔,谢谢你们的好意,我朋友会来接我,就不用麻烦你们了。”说实话,他们两人都是令人可怕的。

  颜九晨想,她以后是不愿意回这里了,一栋没有温暖,没有笑容的别墅那不就是一个鬼屋吗?

  她,不想,不愿,进来这里!

  “你朋友?”百里逸文蹙眉不悦,“齐雪那个女孩子?”

  颜九晨闻言神情一愣,下意识退后几步,逸文叔叔怎么知道她的好朋友叫齐雪?还知道她的工作,那只有一个可能,他查过她。

  这样的认知颜九晨心里特么的不舒服,那种被人监控,被人掌握在手中任意控制的感觉真的很让人不爽。

  每个人都是有私生活的人,他这样做就不会觉得是侵犯了别人的隐私权吗?颜九晨深深压下心里那股火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顺一些,“我吃饱了,先走了!”

  “九晨,据我所知你朋友今天不是请假了吗怎么能来接你,你这孩子,还是我让人送你……”

  “大哥不是还要去公司忙吗?我送九晨去!”百里逸辰不容置喙说道。不等颜九晨回答,他已经拉过呆滞中的她离去。

  她的手白而嫩,小而滑润,握在手里刚好能一掌握完,百里逸辰从来没有发现女人的手握起来是这样的令人悦动,他不是没牵过女人的手,拍戏,活动,等等牵过无数女人,却没有一个能像颜九晨的手一般细滑,有着婴儿的肌肤。

  瞥头看着还处在呆滞中的她,目光一沉,这丫头这会儿胆子真小。

  呵呵,是装还是……

  直到她被他带上车,颜九晨这才反应过来,先是愣了几秒,随即如受惊的小兔一般。

  百里逸辰双手环胸好以整暇盯着她那张未施粉黛的素颜上,目光突然一沉,冷声说道。“坐过来!”

  颜九晨对上他冷酷的表情浑身像被人一击似的,身体不受控制往他旁边挪近一些。

  一点一点,百里逸辰似乎等等不耐烦了,一把搂过她的腰,吓得颜九晨惊慌失措大呼一声双手抵在中间隔开距离。

  “你怕什么?嗯?”那一个尾音,他故意拉得长长的。

  听在她的耳里却是如此刺耳,全身紧绷着警惕地看着他。

  “叔……叔叔,我要去上班迟到了!”她想,若是再不走恐怕她就要被吓死在车上了。

  这该死的百里男人,简直就是一个色胚!

  不过这句话颜九晨没敢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面吐槽吐槽而已。

  百里逸辰抬手看了看表,并未放开她,风轻云淡说道:“还早,忙什么?你今天的任务就是陪我,放心,跟着我,我一定会让你拿到有价值的东西。”

  那块表颜九晨一眼就认出了是这一季最新款的blackrose,表框中间每一个时针都是一朵精致玲珑的黑色玫瑰,总共12朵,远远看着给人一种,高贵的气质,瑞士的手表是极为出名的,这款blackrose登过瑞士手表杂志,在国内国外也算是难得一见之物了,颜九晨是在杂志上见过,没想到如今亲眼目睹,想当初她可是爱死了这款blackrose,只是价格太贵了,不适合她后来也就算了。

  “blackrose!”颜九晨呢喃出声,百里逸辰一愣,她竟然知道blackrose?呵呵,果然是不简单的女孩。

  “没吃过猪肉倒是见过猪跑!”百里逸辰略带嘲讽的声音对着她说道。

  颜九晨,“……”

  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屑?嘲讽?还是?

  心里嘴软的地方莫名被刺痛,是不是说,像她们这种市井平民只得仰望他们高高在上的人?甚至说连仰望的权利也没有。

  她低垂着头,死死咬住下嘴唇,身体极度排斥他的靠近,那充满古龙水味的男人味萦绕在她的笔口,心,不受控制加快。

  她,现在这样,算什么?

  他又想做什么?

  突然,百里逸辰拦腰抱起她娇小的身体放至自己大腿上,颜九晨吓得脸色一阵苍白,不安地扭动。

  “叔叔,你,你放我下来,我……我不要这样,会被逸文叔叔看……看见的!”她发现,她已经紧张得语无伦次了,心提到嗓子口仿佛下一秒就会蹦出来。

  两人还在百里家车库,若是随便有一个人来撞见他们这暧昧姿势,那会怎么想?

  天哪连想象都不敢去想别人的目光,这一刻,她有些怨恨百里逸辰,他昨晚说了什么?不是说就算下流也要看对象吗?那他现在算什么?

  无耻之徒?

  不管是有多唯唯诺诺的女子在被侵犯的那一刻也会发怒,见他还不放手颜九晨抡起粉拳就招呼过去。

  百里逸辰顺势抓住那双不安分的小手,腾出一手来扶住她的腰掌握平衡,挣扎中,她的姿势已变成横跨在他的双上,百里逸辰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身体往后一倾。

  “百里逸辰,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颜九晨身体跟着不受重心往下倾,倾倒在他的胸口,她能听见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砰砰砰,没跳一次都让她不安,感到委屈。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是一个可怕的魔,可是她却没有本事逃离。

  双眸雾气朦胧,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一眨眼泪就会绝堤似的。

  百里逸辰见她欲哭不但没有心疼,反而多了一层戏谑心理,斜刘海下一双眸子慢慢深沉,她,身上的香味使他有些不能自控,脑子想过种种画面,要了她要了她……

  就在颜九晨以为他会做出什么可耻的举动时候他终于推开了她,是用力一推,头撞到玻璃又滚到旁边座位上,最后摔在座位下,腰被咯得生疼生疼,被撞的头也有点晕乎乎,眼泪终于在这一刻绝堤了。

  “呜呜呜呜呜……”

  他到底是魔鬼还是疯子?欺负她,侮辱她很有成就感吗?

  刚才那一刻,她真的怕到极点,恐惧弥漫心底,这一刻,她不知道是庆幸他的一推还是身体的疼痛让她没忍住眼泪。

  也许,都有吧!

  总之,她只觉得很委屈,就想哭!

  低低泣泣的哭声在狭小的空间传开来,百里逸辰蹙眉不悦,心里莫名一阵烦躁,厌烦!

  她在哭什么?

  还觉得委屈她了不成?她以为他想碰她?若不是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和嫩滑的肌肤恐怕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地上那一小抹卷缩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百里逸辰一圈砸向方向盘,声音骇然冰冷,“再敢给我哭一声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给我闭嘴!”

  哭哭啼啼的女人就是他妈的讨厌!

  颜九晨被他这么一吼心里更委屈了,不但没听话反而哭得更大声了,百里逸辰恨不得一脚把那团可恶的身影踢下车去,车子嗖的一下驶出车库。

  没有坐在座位上系安全带,以至于她的头在车摇晃中撞来撞去,身体也跟着倒在车内难受极了。

  该死的男人,就不懂怜香惜玉吗?

  车行驶了一段他又突然停下来,颜九晨就这么悲催地撞在不知道是啥东西上,反正硬硬的,疼得要命。

  “百里逸辰,我操你全家!”生平第一次她爆出了一句极度下流的粗口。

  颜九晨是极少爆粗口,可以说几乎没有,就算是生气她也不会如此像一个泼妇一般骂人,如今,百里逸辰竟然成了她的第一个例外。

  “呵!”百里逸辰不但没生气反而轻轻笑了笑,温顺的猫咪偶尔撒撒野也是很让人赏心悦目的。

  就比如现在的颜九晨!

  一副小女人,可爱极了。

  被他笑容震摄,颜九晨意识到自己的粗口是多么的恶劣,双手捂住嘴摇摇头。

  呜呜呜呜呜,那不是她说的!那一定不是她说的!

  心情阴转晴,百里逸辰揪住她的领一下子将她提到座位上冷冷开口,“系好安全带!”

  吃过一次苦头的颜九晨哪里还敢拒绝他,收住眼泪赶紧系好安全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车子嗖的一下再次绝尘而去。

  车子驶到华客商城颜九晨就做好下车的准备,她可一点也不想让公司知道他和她的关系,只是,百里逸辰似乎没有停车的打算,颜九晨有些急了。

  “你在这里放下我就好,不要去黑茑!”传媒公司那就是一个是非之地,颜九晨只想好好工作,若是公司知道他们的关系那她一定没有安宁的日子过了。

  “你怕什么?怕别人看见和我在一起?九晨,你不是该期待那样的结局吗?”

  “我没有想过要去因为我们的关系去挖你的新闻,我今天会去给经理说这个任务让别人接!”她是这么想的也会这么做,颜九晨是聪明人,她深深明白百里逸辰厌烦她是一个记者的事实。

  虽然这是她的工作,她喜欢,可不代表人人都喜欢,甚至说在很多人眼里,记者是可恶的。

  很多明星红于记者的曝光也有很多死于记者的挖私,可以说,在明星届,记者是可怕的但同时也是一些明星最爱的,因为他们可以提高你的曝光率。

  每一个地域都有着不同的规矩,颜九晨之所以会推是因为百里逸辰昨晚和今天的举动太过吓人,现在只是身体的轻轻接触而已,她知道他是在报复她,她怕,怕有一天会被百里逸辰推下悬崖万丈深渊。

  死人都能看得出来百里逸辰和百里逸文关系势如水火,百里逸文安排的独家采访恐怕就是为了惹怒百里逸辰吧。

  颜九晨不想卷入是非的战争中,她喜欢安之若素,宁静清远的日子。

  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如果逃避能换来安静的日子,颜九晨一定毫不犹豫选择逃避。

  比起轰轰烈烈,她更喜欢平平淡淡!

  只是,老天偏偏不如她的意,百里逸辰眸子跳动小小的怒火,冷冷开口,“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说不的资格吗?我已经接受你的独家采访了,你想知道什么现在就可以问!”

  “我什么我不想知道什么也不想问,我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我的工作让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请你见谅!”说完,她不顾百里逸辰阴沉的脸色打开车门离去。

  “呵!”百里逸辰冷笑,驶车而去。

  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就像一朵白牡丹,外表清新美丽,偶尔也会有妩媚动人的一面,这样的女人的确是很吸引人。

  昨晚,他的心里疯狂地告诉他,这个女人他要定了,但是现在,那种欲望消失干净,理智在告诉自己,他喜欢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而不是含苞待放的白牡丹,尽管这朵白牡丹很诱人,欣赏欣赏还可以。

  颜九晨直接去了吴经理的办公室,道明了来意。

  "经理,我是来推了这次任务的,我想,九晨年龄太小经验也少,不能胜任,希望经理把这次的任务交给其他人!”

  “什么?”经理听后激动得从座位上起来,直接拒绝了她,“不行,九晨,这个不行!”

  颜九晨神情一愣,“经理,我……”

  “别我我我的了,你来负责,就这样定了,若是不想做那就是不想在公司做了不想做了那就辞职!”

  “经理,你这是……这是在强人所难嘛,我都说了我不能!”她就奇怪了,公司有经验的多得是了,经理怎么就锁定她了呢?

  这根本就不合道理嘛!

  “别啰嗦了,还不快出去做事,小心我扣你工资!”

  “啊,经理,我……你……我!”颜九晨有些无语嘟了嘟嘴,转身离去。

  看着颜九晨离去的方向,吴经理目光渐渐变得幽深黑暗,这个可爱胆小的女孩子在他的眼里一直是个听话热爱工作的女孩子,年纪轻轻懂事乖巧,这一次竟然会主动推脱,若不是今早接到莫名电话指定了她做这次任务,并且还要安排独家采访,于公司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怎有放过的理由?

  人都是自私的,为了公司的利益,颜九晨是不该推脱的,吴经理是一心在工作上自然也不会允许她这样做。

  这丫头,到底是认识些什么人?还是上辈子积了什么福。

  办公室内,颜九晨有气无力趴在桌上,其他记者好奇地看着她,有人关心问道:“九晨,是不是又被骂了?“

  “哎,差不多啦!”

  “怎么怎么了嘛?赶快和姐姐说一说呗!”齐血逗弄着她的鼻子边说边笑,颜九晨一巴掌拍开她胡乱摸摸的小手,“别闹了啦,我心里郁闷来着!”

  哎,她都说了要推这个任务的嘛,那百里逸辰看起来还不信来着,现在经理又不让推,她岂不是夸下海口了,一想到还要去接触百里逸辰那恶心的面孔,她的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额!恶心死了!

  “雪雪,我不想再去追百里逸辰的新闻了嘛,你给经理说说让他让其他人做好不好?”

  “什么?不追了?”齐雪一听那可就不得了了,气急败坏在原地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趴在桌上软绵绵的颜九晨,“不行,绝对不行,老娘绝对不答应,九晨,咱们可不能这样放弃啊!”

  颜九晨,“……”

  她好想爆粗口,好想说,老娘豆腐被那混蛋吃了。

  好吧好吧!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颜九晨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管也不想管丢在一旁,对方不死心继续打,若不是手机太贵了这年头她都有种想砸手机的冲动。

  这是谁没长眼睛的没看见她心情不好吗?真是的!

  最终,她还是拿过接了起来。

  “喂,谁啊?”这是她的私人号码,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她猜想大概是打错的。

  对方先是一阵沉默,良久,传来男性磁性好听的声音,“颜九晨,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独家采访的事呢?呵呵,欲擒故纵,有没有告诉过你那叫自作聪明?”

  “咳咳……叔……那个,雪雪,你帮我去倒杯水!”拿着手机去了外面,停顿了几秒颜九晨继续说道:“什么独家采访?你并没有接受我也并没有约,你是不是误会了?”

  “误会?”百里逸辰蹙眉一语不发挂了电话,眉心扭成一团。

  大哥,你就这么想把那个女人送给我吗?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百里逸文安排的独家采访,他深知这一切不过是他的计谋而已。

  “百里公子,今晚会有一个出席活动……”

  “推了,不去!”

  “这……恐怕不好吧!”助理阿曼吞吞吐吐显得有些好哈。

  百里逸辰脸色阴沉发冷,“我说推了你没听见?需要我再重复一遍那你就可以滚蛋了!”

  “是,我这就去推了!”

  百里逸辰闭目养神,静静得思考,等到他闭上眼后脑海里竟然出现第一次遇见颜九晨的那张仿如白而纯的槐花璀璨笑容一般,淡淡的,不染尘世。

  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

  这大概就是形容那一刻的她吧!

  熬到下午忙完,百里逸辰拿上外套连声招呼也不打就驱车离去,方向往华客商城驶去。

  黑茑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公司,但是却比一般杂志社大上许多,是一个小型的传媒公司。

  墨镜下,那双幽深的眸子慢慢收紧,看着过路来来往往的行人,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拍地敲打,拇指上那颗翡翠戒绿得发亮。

  停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启动车子直接开到黑茑大门外,下车,关车门,取下墨镜,动作一气呵成。

  简直就是一个帅比!

  看了几眼他又将墨镜架在鼻梁上,双手插兜迈步进入大门。

  他的出现无比形成了一道格外引人瞩目的风景线,光是站在哪里就是人们的焦点,随着走路的姿势脚迈开那修剪得笔直的身材让周边的人个个目瞪口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