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见睿王

|

  左晓晓二话不说,直接把药给喝完了,一口干尽后,她不禁的问道:“荷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在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对很多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我可以问你个事情吗?”

  “什么?小姐,你居然说自己记不起以前的事情?小姐,你失忆了?”

  左晓晓并不回答,只是诚恳的点了点头!荷花见状,关切的道:“小姐,你问吧,只要奴婢知道的,奴婢一定全部告诉你!”

  “好,我就知道荷花你最好了!荷花,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我爹娘?”

  “他们........他们.....奴婢不知道该如何跟小姐说起!”

  “你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好,小姐,其实将军与夫人是被人给软禁了!”

  “什么?被人给软禁了?为什么?是何人?”

  “小姐,是被当今的战神睿王爷给软禁了!”

  “战神?睿王爷?他凭什么软禁本小姐的爹娘?”

  “因为小姐五年前在边关伤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却是战神睿王最爱的女人!”

  越听越觉得狗血的左晓晓,不屑的笑道:“就因为这个?”

  “不是的,小姐,还有就是,五年前你伤了那女人后,在当今天子面前说,你来替那死去的女人照顾睿王!”

  “什么?她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小姐,你怎么能这么骂你自己呢?”

  此时的左晓晓不想再多说什么,只能聋拉着脑袋,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事情!

  “睿王到!”

  “什么?”

  “小姐?”

  房内的主仆二人,顿时傻眼了,左晓晓更是傻眼,这什么情况?她适应都还没来的及,这天杀的就凭空降了个睿王来了,我滴个神呀!

  “荷花,你帮我个忙!”

  “小姐......睿王估计已经到了房门口了!”

  “好吧,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你让他进来吧!”

  一道高大威武的身影出现在了左晓晓的面前,本以为是会是美男。因为穿越小说里面都是那么写的,男的要么帅,要么冷,女的要么美,要么丑!正在想着他的相貌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见到本王还不下跪?”

  左晓晓眼神一挑,看着眼前这个黑色锦绣袍,同色纹带系腰,下有一块上好的白玉所佩,脸部却用一张银色的面具给挡住了。

  有半秒的时间左晓晓是愣住了,嘴里嘀咕着:‘这人有病,大热天的,还带什么面具!难道是他毁容了?乖乖,这以后要让我嫁给他,那我岂不是毁了?不行,我得想办法逃!对,就是逃!’

  “原来左将军的爱女是如此的不知礼数的女子!”

  “噢,那个睿王对吧?睿王好!行了,我也给你请安了,从哪里来,你就回哪里去吧!”

  站在一旁的荷花,听着她家小姐如此对睿王说话,不禁捏了一把汗,但是捏汗也没有用呀,这说出去的话,比泼出去的水还要快!

  戴着面具的睿王此时的脸已经黑的可以与大黑锅相比,只听到他那刚劲的手,传来骨头咯吱的响声。

  左晓晓第一反应是立马跳了起来,不走不英雄,还呆在这里就会变成狗雄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睿王将左晓晓的那点小心思早就看在眼中了,正当左晓晓快速经过他的身旁时,他一个空手侧擒,右手一勾,某女已经被抱在了睿王的怀中,只听道:“本王可以把王妃的此举理解为投怀送抱吗?”

  “轰!”

  第一次与这古代男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虽然来自现代,有着现代女子特有的淡定与气场,但是那小心肝还是扑腾扑腾的狂跳,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睿王看着如此惊慌又娇羞的左晓晓,顿时心情大好,大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本王未来的王妃,还有如此美丽动人的一面!”

  “王爷,你还是把我放开吧,不然我估计会被你抱的憋死!要是你老还有点同情心,就放了我这个小虾米吧!我会感谢你家祖宗十八代的!”

  “虾米?那是什么?”

  左晓晓顿时一惊,后背吓出了汗,她居然把现代的话给用到了这个古代来了,只好笑着回答道:“虾米......虾米?就是小虾生的米!所以叫虾米!也指的就是小事一桩的意思!”

  解释完这个后,左晓晓心里对着‘虾米’道了N遍歉了,她并不是想曲解意思,只是这古代的人本来就思想顽固,根本就不会去理解现代人的语言,换一句话这叫做‘代沟’!

  人说三岁一代沟,可这是隔了几千年有可能是几万年的历史代沟,那不叫代沟了,赶上了火星上的‘横沟’了!

  面具下的睿王看着在怀中不动声色的左晓晓,浑身一颤抖,感觉跟她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总感觉她就是十年前在雪山救过他的那个女孩。

  回归到现实,他突然放开了她,因为现实告诉他,那个女孩子死了,是被他眼前的这个女人所害死的。

  不明所以的左晓晓,被他的突然一放开,差点没站稳。顿时语气又冷到极点:“离大婚还有半月,你最好别给本王耍花样!否则,本王不敢保证左将军与夫人的完好!”

  “噢!好的,王爷,我知道了,现在你可以离开我的闺房吗?对了,还有,以后没事别往我这里跑,本姑娘无福享受王爷如此高大上的待遇”

  “哼!”

  终于将这尊大佛送走了,左晓晓吁了口气,荷花已经吓的额头全是汗,跑到她身边道:“小姐,你真是吓死我了!你怎么能跟睿王爷那么说话呢?”

  “那要怎么说话?我是不是还得说,睿王你以后要常来?看看我?想得美,我才不会傻到这种程度呢?对他根本就不了解,凭什么就要让我嫁给他?没门!”

  没走远的睿王正好听到里面的左晓晓说的话,嘴角勾起了弧度,对身边的贴身侍卫,也算是暗卫莫然道:“看来这戏是越来越好玩了。然,帮本王好好的在暗处盯着未来的睿王妃!”

  “是,主子!”

  离婚期的日子越来越近,左将军与将军夫人刘氏被解了禁,开始着手办置这大喜事。全府上下,热闹非凡,只是有左晓晓,一个人坐在房内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她在想办法,想着逃走的办法!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