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上

|

  “我?来阻止你的人!”

  “哦?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说了阻止你的人!”

  “我不懂!”

  “那我来告诉你。”

  只见靖辰快速的拔出剑同时脚下一发力,快速的向闫星海的身边飞了过去。

  奇怪的是闫星海并没有夺,反而是充满了自信。

  “靖辰,你过了,陛下乃是我们刚推选出来的新人皇帝,岂是你一个外人说的?”当下便有人说道。

  靖辰眉头轻轻皱了皱,淡淡的说道“解决了他!”

  只见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把匕首,直接刺向那人的心口,那人当场死亡。

  “靖公子,你确实过了,王大人乃是我们大周的朝廷重臣,你就这么不问青红皂白的杀了他,未免说不过去吧?”

  看见靖辰如此果断的手段,闫星海也是不甘示弱。

  “要战便战吧!不过在这之前我告诉大家一件事情。”说道这里,靖辰转过身去,面向大家大声的说“太子殿下并没有失踪,她正在来皇宫的路上,相信过一会就会和大家见面了!”

  说完这句数,靖辰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剑,看向闫星海。

  “哼,没死又怎么样?今日谁也不许破坏我登基!不过你想好吗?靖辰,兵符还在我手里,你说如果我发动战争这大周上百万的人口会成为什么样,闫某可是不能确定。”

  “你……”闫星海的此话一出,靖辰顿时间没有了办法,虽然自己知道闫星海手中的兵符是假的,可是在玺玉没有来之前,谁也不能否定闫星海手中的兵符,一旦惹怒了他,那大周便血流成河。

  眼下只能慢慢和他耗,只要等到玺玉来了就好了。

  当下九位十少已经面部亮相,站在靖辰的身后,少了的自然就是保护玺玉的华辰了。

  “殿下,我们该走了!”倾城风院里,华辰和玺玉也已经动身了,而此刻的玺玉早已经换好了朝服。

  头上的九尾凤凰朝天冠是必不可少的,现在也只有她才能够佩戴这九尾凤冠了,不,现在准确的说是皇冠,因为在发冠的上面已经显示出皇帝的装饰,譬如垂在额头前面的流苏。

  一身亮黄色的皇袍更加的彰显出她独有的气质,说她是九天玄女下凡已经不合适了,现在的她早就没有了以前的朦胧,给人的是势不可挡的霸气和高高在上的华贵。

  “嗯,好!”

  看了看顾明渊,两个人并没有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为了遮人耳目,他们是从后门走的,这里的人比较少,来来往往的都是一切后厨的人。

  玺玉走到顾明渊的身边,想抱住他。

  两个人就那样抱在一起,还是没有说话,可是眼中写满了思念。

  那是什么?他们手中的箭好像是……?

  忽然顾明渊想到了什么,大喊一声“玉儿小心!”

  同时身子发力,两个人的位置互换,正当玺玉惊讶的时候远处飞来的箭支准确无误的刺入顾明渊的后背。

  “嘶……”顾明渊疼的喊了一声,直接往后倒去。

  “明渊,明渊!”这时候玺玉要是还反映不过来那就是傻子了。

  说起来很慢,可实际上连半盏茶的功夫都不到,从顾明渊发现敌人到箭支射入他的后背也就那么几十秒的时间。

  而此时的华辰早已经不知所踪,很显然失去追敌人了。

  “明渊,明渊……”

  此刻的玺玉早已经失控了,可以说顾明渊现在是她最重要的人,她绝不允许顾明渊有任何事情。

  “玉…玉儿…赶紧…去皇…宫…不…然这…江…山真…的..保不…住…了对…于百…姓…而言…又是…一..场…灾…难…”

  短短的几十字,可顾明渊却说了很长时间。

  “不不不不。明渊,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不,不不会的!”

  泪水早就落了下来,玺玉不停的摇着头,说着不字,她的心好疼,好疼。

  “噗……”一口黑色的鲜血从顾明渊的口中喷了出来。

  很显然箭支上抹了剧毒。霎那之间顾明渊的嘴唇便紫的发黑。

  “玉…儿…答应我…把…江…山…夺回…来…这…天下…的…百姓…需…要…你…”

  “不不不,明渊,你别说话,你别说话!”玉儿想从顾明渊的口中接住那喷涌而出的鲜血,奈何这一切都是徒劳。

  “答应我!!!!!我等你!!”这句话是顾明渊憋足了力气来说的,此刻的他已经不能用中毒至深来形容了。

  看见顾明渊这么大的反应,玺玉为了他,激动的点了点头,“好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别生气!”

  “嗯好!”

  说完了这句话顾明渊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便晕了1过去。

  “明渊,明渊!明渊!你醒醒啊!”

  眼泪已经不能玺玉玺玉的悲伤,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今天的事情竟发生的如此的突然,难道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吗?

  “为什么啊啊啊!!!”

  那一句为什么充满了无奈和凄凉,她愤怒没有办法,自己的父亲被杀自己没有办法,好不容易现在可以完成父亲遗愿了,可自己心爱的人又突然离去!

  “应该死不了,你赶紧去皇宫,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不知什么时候华辰已经回来了,玺玉也没有看见他。

  而玺玉还在哭……

  “够了,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你这样做对得起陛下吗?还有你答应了他,不是吗?”

  原来华辰早就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既然华辰能够回来的如此之快,那么便说明刺杀的人已经逃跑了,华辰并没有追到。

  听到华辰的话,玺玉打了一个激灵,是!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为的可不就是这一天吗?还有自己的父亲以及京都十少。

  当然还有自己面前这个人!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了,这个要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这个傻傻的男人。

  “好!他就拜托你了!”玺玉深深的看了顾明渊一眼,便离开了。

  “驾,驾……”马车远远的飞驰而去,溅起了一阵阵的尘土。

  “明渊,等我,父皇,等我!”八个字,玺玉不停地在心中默念。

  看向玺玉的背影,华辰蹲下身子,摸起了顾明渊的脉。

  查看完了之后,华辰没有说任何话。背起顾明渊离开了。

  谁也没有想到那几个刺杀的人的动作竟然是如此之快,他们的目标是玺玉,可是无奈射向了顾明渊。失败之后已经被人发现,快速撤离,显然这是一批专业的杀手。动作敏捷,果断决绝。

  “怎么样?得手了吗?”

  京都某一处森林,一位女人装束的人背对着几人。

  “失败了,我们误杀了一个男子!”

  “我知道了。你们先走吧!”

  “应!”几人得到主人的命令,便立刻离开了。

  只见那位女子握紧了拳头,嘴唇泯在一起,说不出的恨。

  “龙玺玉,你竟然没死!”

  她以为这次一定可以杀死玺玉,可显然失败了。

  她认为只要杀死了玺玉,自己的皇兄就永远的属于自己一个人了,她认为杀死了玺玉,自己就可以和皇兄在一起,可那些都是她以为的。

  这个让人担心的女子就是因爱生恨的宝元王朝皇帝陛下穆天辰的女儿,穆雲溪太子的妹妹,宝元王朝的公主——穆雲雪。

  以此同时金銮殿里的靖辰和闫星海还在暗暗对峙,而此时的大殿陷入一股让人紧张的氛围之中。

  显然引起这种氛围的只有玺玉了。

  “靖辰,你所谓的太子殿下呢?”

  此刻的闫星海充满了自信,淡淡的说道。

  而此刻的靖辰和其他的十少已经开始不安了,按理说玺玉硬挨早就到了,可是现在迟迟的见不到人,就算是再淡定的人也紧张了。

  “老五,去看看!”

  “好!”

  时间就这样不停的走着,而此刻的玺玉离皇宫还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