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大结局下

|

  为了抓紧时间,她重重的抽打着马儿。

  “驾…驾…”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到了宫门,守门的侍卫一看来者不善早早的就守在了那里。

  “来着何人!放肆!”

  而玺玉就当做没有看见他们一样,马儿的速度不减,直接往门内冲了进去。

  “哐……”的一声,围挡的栅栏瞬间变成了七零八落的木片。

  进去之后玺玉的速度照样不减,直接冲向金銮殿。

  “我我我…刚才那人是……是是太子殿下!”守门的侍卫还在震惊之中,而玺玉早就冲了进去。

  “够了,龙玺玉已经死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纵然是在沉得住气的人,也会烦躁,而别说是一位七尺男儿了,闫星海早就不耐烦了。

  “再等等!”

  “滚,你有什么权利指挥我。”

  之间闫星海拍了拍手,几个侍女从后面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几个木板,而上面放着的竟然是龙袍。

  “来,进行登基大典!”

  闫星海此话一出,顿时就有人大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杀!”

  靖辰此话一出,京都十少都拿出了自己的兵器。

  “杀!”

  闫星海也是一样。顿时之间,金銮殿之内厮杀一片。

  “闫将军,你这是要篡位了吗?”

  “是又怎么样?”

  “好!”

  等等,这声音怎么会如此熟悉?

  没错玺玉赶来了。

  终于她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赶来了。

  顿时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眼角湿润,风华绝代的女子。

  一身亮黄色的皇袍加身,显示出她雍容华贵的姿态。头上的自然是九尾凤冠,现在应该是皇冠了。彰显出她睥睨天下的高贵。

  肤如白藕,深邃的眼眸里给人以悲伤的情感,淡淡的妆容更加突出她独有的气质。有节奏的步伐直逼每一个人的灵魂。

  “哼!继续登基大典!”闫星海丝毫不理会。有兵符在手1自己什么都不怕。

  “闫将军,在你玩游戏之前先看看我手里的东西吧!”玺玉是不可能肯定闫星海的登基的,所以说成了玩游戏。

  玺玉摊开了自己的手掌,一枚暗绿色的兵符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弄一个假兵符来糊弄大家谁信呢?”当闫星海看到玺玉手中的兵符的时候心中渐渐不安了起来 ,可是自己实在找不到兵符能弄丢的理由。

  忽然他想起来什么,“什么?那个夜晚的女子是她?”闫星海的心中充满了震惊,竟然会是她?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不过闫星海很快便镇定了下来,这兵符在自己的手中已经十余年了,只要自己不承认就好了。

  “呵呵,闫将军什么时候喜欢说笑了?”

  “不信吗?那好,我让大家看看!”

  玺玉把兵符传给大家让大家看,可是仍有人说玺玉的兵符是假的,显然是闫星海的死党。

  “呵呵,既然还有人说是假的,那么麻烦靖辰一下,把另一块兵符拿过来,对一对接口就知道了!”

  “应!”

  只见靖辰身体一旋,朝上飞起。落在了一根大梁上。取下了一件东西便飞了下来。

  原来原来……

  自己一直寻找的另一块兵符竟然在那里,看到靖辰的动作的时候,闫星海的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完了完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两块兵符准确无误的对在了一起,天衣无缝。

  所有的王朝所有的国家完整的兵符都是有两块的,一块宫皇帝颁发各种命令,一块在大将军的手中用以调兵遣将。

  “左右副将何在?”

  “大理寺何在?”

  玺玉大喊一声,顿时人员全部都出现了,这时候他们要是不识相的话那就只有死了。

  “在!”

  “将这个篡位的人押往天牢,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将他的头颅挂在城墙之上,以示明戒!”

  “哈哈哈!完了,完了啊!哈哈哈!”闫星海大笑着,而等待他的是死亡。

  “噗……”

  就这么一代风云人物,在最后竟然自杀了。

  “将闫星海一族,十八岁以上的发往边疆,不足十八岁的全部变卖为奴,三十五岁以上的全部由处死,不论男女!”

  而兰妃听到玺玉回来的时候直接伫立在了那里,最后听到自己的弟弟自杀身亡的时候直接疯了。

  使得,兰妃,这个曾经叱咤后宫的人物,就这样结束了传奇的一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

  站在那朝堂之上坐在龙椅之上的就是凤德女帝:龙玺玉。

  “今日是朕登记的第一天,大家先给我汇报一下大周目前的情况!”

  …………

  一阵询问之后玺玉已经对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了,一道道命令颁发了出去。

  清除了一些乱臣贼子,整个王朝的面貌也是焕然一新,接下来的便是册封大殿了。

  “封京都十少为护国十少!每个人赏城府一座。黄金万两。”

  “封王知府为户部侍郎。赏黄金千两。”

  ………

  由于刚建国,国库的银两并不是很充足,所以奖励也比较少。

  五年后。

  “明渊,五年了,你在那里还好吗?”

  五年前,顾明渊身中剧毒,等到玺玉知道的时候顾明渊已经毒发身亡了。

  当时的她已经崩溃来形容了。只是觉得心很疼很疼。、疼到了骨子里。

  整整一个月她都没有缓过来。

  五年了,玺玉已经28岁了,整个大周在她的治理下欣欣向荣,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

  而穆雲溪在玺玉登基之后的第二年也坐上了宝元的皇帝,由于穆天辰因为旧疾复发,死在了朝堂之上。故而穆雲溪顺利坐上了宝元的皇位。

  第二年宝元使节来周,两个国家再次开始了贸易往来。

  而穆雲雪早在第一年便远嫁他国,为的自然是和亲,走的时候穆雲溪只对了她说了一句话她便离开了。

  “我们不可能,今世我只爱她一个人。”

  他口中的她自然就是玺玉了。

  而穆雲雪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

  之后她便答应了和亲,可谁也没有想到在成婚的那晚她竟然服毒自杀了。

  消息传到宝元穆雲溪竟然没有任何的悲伤,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一命抵一命,扯平了!”

  “陛下,宝元使节来报说是宝元陛下在三日后到达大周,这个陛下怎么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了,退朝吧!”

  “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累了,奴婢扶您去休息吧。”是秋叶,她有一直都在玺玉的身边。

  “嗯好!”

  两个人就那样走着,夕阳西下。将玺玉的身影拉的老长。

  “春天又来了!”

  看向温暖的太阳,玺玉微微眯了眯眼睛,不禁发出一声感叹,只是那声音里有伤感有无奈。

  “是啊,寒冷的冬天就要过去温暖的春天就要来了!陛下,您小心些!”

  “没事,扶我过去坐坐吧!”

  两个人就那样一直走着,此刻的御花园显得有些寂寞,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几乎不见一丝绿色。

  “嗯?”

  忽然有人轻轻的撞了玺玉一下,她倒没有在意。

  “小的罪该万死,不小心撞了陛下,陛下请息怒。”

  那位撞玺玉的男子立刻跪在地上,请求玺玉饶恕。

  “呵呵,朕恕你无罪,起来吧!”玺玉笑了笑说道。

  那位男子说了声“应!”慢慢的起来了。

  那副面孔,竟是那样的熟悉,可是玺玉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玺玉出于好奇便问了下去,到底是谁会让自己有如此熟悉的想法呢?

  “回禀陛下,小的叫沐尘!”

  再看向沐尘。此刻她的眼眸里充满了柔情,呆呆的看向玺玉,她没有变她没有变。

  两个人足足对视了长达两分钟之久。

  “你是沐尘?你是沐尘?”玺玉握紧了秋叶的手,激动的说道。

  就连秋叶也不知道陛下今天是怎么了,不过这样也是极好的,五年来她是第一次看见玺玉如此激动的表情。

  “是的,我是沐尘。若依,你还记得我吗?”

  此刻的玺玉竟是笑了出来,“我记得我记得!”

  而泪水早就已经溢了出来。

  (全文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