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坦白从宽

|

  这辈子,她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当初没有带着妈妈离开。

  是啊,她现在活该。

  他报复,折磨她,她现在后悔了,他很开心不是吗?

  “百里逸辰,你真他妈的恶心!”记忆中,这是颜九晨第一次在人前出口成脏,可是她这次并没有觉得胆怯,反而心里更舒服了些。

  仿佛这样,她才能舒解心脏的痛苦。

  “呵,很好!”百里逸辰面无表情地道,“既然这样,你现在是我的人,你还能连自己一起恶心?”

  小女人发狠起来不似往日的可爱,隐隐间带着利刺,不可触碰。

  颜九晨毫不避讳他的目光,“是,我现在觉得自己恶心,不止一般的恶心,我下贱,你满意了吗?满意了就请滚,滚出我的生活,我再也不想出现你肮脏的世界。”

  “颜九晨!”

  “滚!”

  百里逸辰火冒三丈,恨不得冲上去掐死那张固执的嘴脸,不识好歹的女人,总有一天,他会让她跪着求他。

  哼,颜九晨!

  愤愤上车,百里逸辰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该死的,他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才能对得起她的恶心?颜九晨,你他妈的脑袋装的是什么?

  叔叔,叔叔,叔叔,她就不会厌烦这个称呼吗?她难道忘了她妈还没成功嫁给百里逸文?

  该死的。

  鬼的叔叔,谁稀罕!

  待百里逸辰离去,颜九晨总算是没有力气再去支撑了,狼狈地跌在地上,眼泪汹涌而出。

  “百里逸辰,人渣,混蛋,呜呜呜……”

  指甲陷入手心,几乎掐出血来,只有这样,她的心,才会好受一些,才会少疼一点。

  “明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她现在连死了的心都有了。

  如果可以,她一定可以选择去死。

  可是……

  她的妈妈还未找到,她的梦想……脑袋乱成一团,还好这里是穷人区,过路人少,颜九晨艰难撑起来爬上六楼,将自己关在房间内。

  身体顺着门滑下,双手插入发间用力撕扯,头有一下没一下撞击门板。

  “啊……啊……”

  头脑一片空白,颜九晨失去知觉,再次晕了过去。

  她不知道晕了多少时间,等到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夜晚的凉风吹来,身上微微冷而凉,加上发烧,脸色更是苍白无力。

  全身仿佛经历过大战一般难受,喉咙干燥难受。

  晕了几个小时,她突然想通了一些,也许心痛难忍,可是她还有不舍的东西。

  手机铃声犹如魔音在耳边响起,颜九晨怔了怔,上面跳动的备注竟然让她害怕。

  谢明威!明威!

  那个她最爱的男人,最期盼的男人,可为什么她竟然不敢期盼了?

  是不敢还是……

  没有资格,还是不配?

  第一次,她挂断电话果断关机,她现在只想静一静,给自己一个独立的空间。

  找出平时备用的感冒药吞下去几颗,蒙上被子封闭自己。

  她也曾哀怨过命运的不公平,给予她的,除了不幸还有悲哀。

  颜九晨不知道,她这一睡竟然睡到第二日下午,齐雪直接上门找人,醒来时身上还穿着百里逸辰的衣服,吓得她大惊失色惊慌失措慌忙找了自己的睡衣换上。

  齐雪焦急在门外徘徊,“这丫头到底去哪儿了,两天不见人,是死是活也得告诉我一声啊,哎。”

  近来几日心情不爽,本来想找颜九晨发泄发泄,可是这丫头竟然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齐雪这个焦急啊!

  颜九晨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看着门外的齐雪。

  “九晨,你……”齐雪差点没被吓摔在地上,指着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颜九晨,“我说,你丫的几天不见我还以为你死哪里去了,你竟然在家里挺尸?”

  “雪雪,我……”刚一出声,喉咙沙哑音色干燥难以出声,颜九晨忍不住捂嘴低声咳嗽。“咳咳咳……唔!”

  咳嗽拉扯胃微微犯疼,难受不已,已经两日未进食饿得要命。

  齐雪将波浪长发捋到脑后,扶着她赶紧进屋,“九晨,你这是怎么了?消失两天生病了?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咳咳咳……”

  “你别说话,啊,你的身上好烫,快点我带你去医院。”

  齐雪的关心让她心里划过一丝暖流,划到心底最深处。

  “你这丫头,快去床上躺着。”齐雪将颜九晨安放躺着,赶紧去烧热水,一边干活一边唠叨,“为什么感冒了?也不给我打电话还把手机关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颜九晨一愣,“雪雪,对不起,我……手机没电了。”

  “傻丫头!”

  把水烧好,再把药准备好让颜九晨吞下去,又探了探她的额头。“还这么烫,不行,赶紧起来我带你去医院,再这样烧下去是不行的。”

  “我不想去医院。”

  “不行!”

  “雪雪,我说了我不想去医院!”

  “你……”齐雪凭着她霸道的性格,不管三七二十一,架起颜九晨就走。

  “雪雪,我已经没事了。”颜九晨眼珠子一转,“雪雪,我好饿啊,你先弄点吃的给我吧,我快饿死了。”隐隐约约,她逃避去医院。

  甚至说,是逃避外面的世界。

  齐雪怎会如她的愿,做势去打开衣柜找衣服给她换穿,一看情形,颜九晨就像打了兴奋剂似的立马来了精力,三两步挡在齐雪面前,干笑着摇手。

  “我自己来就好,我自己来就好!”她的衣柜里还有百里逸辰的衣服,要是让雪雪看见非逼问她不可。

  所以,绝对不可,绝对不行的。

  那段关系,最好是到此为止,她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

  她已经不堪犯贱了,就让她活在自己的世界。

  虽说有点异样,齐雪也只是当她发烧烧昏了头脑,她也懒得去帮她了,坐在床上等她换好衣服准备出发。

  齐雪家里不是很穷也不是很富,车还是有的,虽说比不上人家小姐几百万的,可她的好歹也是几万的呢,载着颜九晨先去买了吃的,再去医院。

  高烧40度,也真够吓人的,医生都忍不住心疼这可怜的小丫头,脸色苍白如纸,也幸好体质好撑到现在,若是体质不好估计脑袋已经烧坏了。

  陪着颜九晨在医院打完点滴,齐雪把颜九晨载回自己的家里照顾,她说,再怕小丫头在外面挺尸几天然后去见阎王,因此,为了安全起见,她觉得很有必要亲自上阵。

  齐雪家里的父母也都认识她,颜九晨也就不矫情拒绝了。

  齐家父母相当欢迎颜九晨的到来,齐母还特地做了鸡汤,颜九晨怪不好意思的,她就是发个烧,有必要那么隆重吗?搞得好像患了绝症似的,以往来这里齐母非常的随意啊。

  “九晨啊,你都好久没来我们家了,我老是唠叨雪儿带你来家里吃顿饭,一直没个时间,今天好不容易来了,怎么弄生病了,阿姨给你炖了鸡汤,多喝一些补补身子啊。”

  齐父齐母待颜九晨一向当做亲生闺女,家里没有生男子,两个女儿,齐雪还有一个姐姐已为人母。

  "谢谢阿姨。”在齐雪家里,颜九晨能找到她家里没有的东西,那就是父母的爱,家庭的和谐。

  “说什么谢谢呢,你这丫头,以后常来家里坐坐,我和你伯父都很欢迎。”

  “爸妈,你们啰嗦什么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齐雪不满地抗议。

  齐母忍不住数落自家闺女,“死丫头!”

  齐雪白了两老一眼,自顾自的低头吃饭。

  颜九晨微微苦涩,如果她也有像雪雪一样的父母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很多事情了?

  也许吧。

  总之,世事无常,谁又能说得清呢,是吧?

  气氛融洽,吃过饭,齐雪拉着颜九晨神秘兮兮地往楼上钻,进屋后,颜九晨看见她双眸互相转换。

  怎么感觉今天雪雪怪怪的?

  齐雪把娱乐八卦报纸拿出来,指着大标题上覆带照片,那个人,就是颜九晨。

  几乎是一眼,颜九晨便认出那个披头散发的人就是自己,被百里逸辰拥在怀中深吻。

  “老实交代,你们是什么关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齐雪闻到一股奸情的味道,果断严刑考问。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