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想守护你

|

  “梅棋儿,梅棋儿,”前面有个人在叫,她看了看四周,空旷的连一粒灰尘也没有,她看着空荡荡的前方,疑惑的问:“你是在叫我吗?”

  “当然,你叫梅琪儿,享年二十七岁,溺水而亡。”

  她清澈的双眼圆睁,惊恐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两个人影儿,结结巴巴的问道:“你说什么?我,我死了,溺水死的?”

  鬼差点头:“嗯嗯,是的,是的,溺水而亡,享年二十七岁,”

  奇儿跳了起来,惊恐万分的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锥心刺骨的窒息和胸腔憋闷的痛传来,让奇儿明白自己真的死掉了。

  她抱着头蹲到地上大哭起来,“刘毅,你混蛋,你个混蛋,”

  “你们无缘,你妄自强求只能落下如此悲惨的下场。”一个鬼差道。

  “无缘?”奇儿站起身,绝美的脸苍白无血,凄厉的问道:“什么叫有缘?什么叫无缘?我们八岁相识,十六岁相爱,十一年的感情,为了他,我拼命的工作,恭他上大学,考研,还要怎么才是真正的情?”

  “你不属于他,”另一个鬼差忍不住开了口,他的手一掌,一副画面出现….

  纷纷大雪之中,一个男子潇潇洒洒的走来。

  一朵娇艳的雪莲花在冰天雪地里绽放,似洛神之凌波,喜冰雪之纯洁,那曼舞的身子婀娜多姿,娉婷玉立。

  他蹲下高大的身子,伸出大而修长的手指,爱昵的抚 摸着那洁白胜雪的花瓣,柔声道:“你好美!好圣洁!答应我,我想守护你直到永远,可以吗?”

  她摇头,低喃:“不,山中寂寞,你乃浮华城市之人,还是远去吧!找个温暖入春的地方,繁衍生息去吧!”

  “不,我得留下,我要远离浮华,也为你消磨这山中的寂寞,”

  他坚守承若,一守就是两千年。

  她不如仙班,落入凡尘几世轮回找他,都因无果而早早夭亡。

  “不,”奇儿痛苦的摇头,她不信,不信这些轮回之说,她爱的是刘毅,那个高高大大帅气的男生,不是那个向根标枪似的男子。

  “不信吗?你再回望…”另一个鬼差翻动手中的一本书,打开,一副画面显露出来。

  一座游轮在大海里航行,琪儿靠在躺椅上惬意的晒着太阳,这是和刘毅谈恋爱以来,他第一次这么破费带自己出来兜风,琪儿高兴的快疯掉了,把游轮上里里外外的光顾了个够本,累的再也动不了,才躺在这儿晒太阳。

  一架小帆船从另一个地方慢慢的靠近游轮,一个艳丽的女子从小船上迅速的上了游轮,刘毅笑嘻嘻的伸出手,她扑进刘毅的怀里,抱着他狂吻起来。

  “毅,我们结婚吧,我不想在等了。”

  刘毅看向船头上休息的琪儿,脸有为难之色,他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能伤害琪儿的。”

  “我无所谓,你自己要想好了,我爸我妈为了我们的浑身,买了房子,车子,

  还四处托关系给你安排了一个外企单位工作的名额,我也准备了一笔不菲的嫁妆,你如果还爱着琪儿,那我们就两清得了。”

  “不,小丽,你是知道的,我爱的是你,可琪儿照顾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做的太过分,”

  “那我怎么办呢?你是想让我继续等下去吗?我可告诉你,我这人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耐心!”女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刘毅,委屈十足的样子里带着十足的霸道。

  “别急,找个机会我会跟她说清楚的。”刘毅吻着怀里的女子,柔声安慰道。

  “说清楚?”女子皱眉,‘这事怎么说也说不清楚,她是不会答应的。’

  她狡黠的一笑,点头,“好,我等,”吻向他,纤弱的手指伸进他的体内。

  他感到她的嘴里送来一股甜香,头晕乎乎的,心里渴望更多的温存,抱着她的头二人忘情的热吻起来,一步一步向船舱走去。

  “毅,”琪儿推开船舱的大门,她心爱的毅和一个女子正在….

  她怔怔的看着他们,觉得天塌下来了。

  床上的二人继续着自己的恩爱,丝毫不觉有人闯入。

  琪儿冲过去,拉开刘毅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向他。“刘毅,你混蛋!”

  刘毅慌忙的抓起一件外衣迅速的穿在身上,一脸尴尬的看着琪儿。

  床上,女子傲慢的看了琪儿一眼,优雅的点燃一根香烟,吸了一口,吐出白雾,冷冷的道:“说吧,你和他分手的条件,”

  琪儿看着刘毅,羞愤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她指着刘毅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赶她出去,”张丽一声大叫,艳丽的脸带着几分狞挣。

  琪儿握住胸口冲出船舱,刘毅瞪了一眼床上的女子,怒道:“你故意的是吗?”

  女子一笑,得意洋洋的道:“这样就不难解释了,一切的一切简单不过了。”

  “你.”他怒视着,见她眼中冒出的火焰,他软了下来,“再怎么说你这样做太过了,”

  “哈哈哈,过?你有没有搞错,是你抱我进来的,太过的人是你?”

  刘毅一愣,明明是她嘴里送过的香甜让他忘记了一切,‘她既然给自己下药,’他明白了,瞪了她一眼,“琪儿,”他追了出去。

  “回来,刘毅,不然的话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女子嘶声揭底的大叫,起身跟了出去。

  船舱外,琪儿站在仓头,一浪一浪的水花已打湿了琪儿的衣衫,冰冷的海水轻抚着琪儿的肌肤,但她浑然不觉,她不想殉情自杀,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去死太不值得了,这些道理琪儿都懂,但琪儿依然感到天暗下来,这个世界自己所依念的东西没有了,自己是个一无所有的人了,留在这个世上干什么?她艰难的喘息,感觉空气明显不足,她需要足够的空气来呼吸。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