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个男子潇潇洒洒的走来

|

  “琪儿,”刘毅追出来,看着她站在游船船边,大惊,“琪儿,你别做傻事,快回来。”

  “你以为我会傻到为你而死吗?”

  琪儿看着远方,冷冷的说道,她才不会那么傻,为一个伤害自己,不爱自己的男人去死。

  “呵呵,吓唬谁呀?这种殉情的把戏我见的多了。”女子讽刺的声音传来,尖酸又刻薄。

  “闭嘴,”刘毅怒道,虎着脸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刘毅,你个混蛋,你说,你要我还是要她。”

  刘毅怒视了她一眼,咬了咬嘴唇,道:“以前的我没长眼睛,看错了人,张丽,你走吧,从此以后我们就是路人。”

  “刘毅,你会后悔的。”张丽的脸苍白,老羞成怒的指着刘毅大声吆喝起来。

  “琪儿,我错了,你原谅我,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了。”

  十一年的感情,琪儿怎舍得放弃?看着他,她眼中涌起泪花。

  张丽看着这一切,她好怕,好怕琪儿点头,只要琪儿的头稍稍一点,她的爱情就完了,她所付出的都将丢进大海,连个泡儿也见不着。

  张丽冷冷的一笑:“刘毅,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就她,也有勇气去死?简直是笑死人了,”

  “我为什么要死?想我死了你好得到刘毅是吗?呵呵呵,你得不到的,为了让你的爱落空,我不会死,我要牢牢的拴住他,因为他欠我的太多了,这辈子他都还不完,你掠夺的爱终不会开花结果。”

  刘毅看着琪儿,满脸惭愧!默默的退到一边。

  “你!卑鄙!歹毒!”张丽指着小琪,气的浑身打颤。

  琪儿看着她藐视的一笑,回首看向一望无际的大海,满脸的笑意,然而,她心里的疼有谁知?

  张丽这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受过这般的窝囊气,什么时候被别人藐视过?今儿藐视她的人既然是她的情敌,一个穷而巴基的乡下妹子,一个小医院的坐堂医生,这让她情何以堪?

  张丽是谁?西梅大集团的千斤,富二代,她俊美的脸变了型,她要撕乱她的嘴,抓瞎她的眼睛,看她还敢这般肆无忌惮的欺负她!

  “啊…”张丽张牙舞爪疯了般冲过去,原来是打算打爆一顿琪儿的心思变了,她一掌把琪儿推下游轮,眼见琪儿小小的身子没入大海之中,她一屁股跌坐在游船上,嘶声揭底的哭叫道:“是你逼我的,你是逼我的。”

  大海里,琪儿看见一个曼妙的小人儿卧睡在雪莲花心之中,那慵懒的身子倚靠花瓣之上,张开那一点朱唇,慢慢的吸允着天与地之间的灵气。

  当大地一片浑噩,雪花从空中飘洒而下之时,那一片混沌的天地变得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之下,一朵娇艳的雪莲花在冰天雪地里绽放,似洛神之凌波,喜冰雪之纯洁,那曼舞的身子婀娜多姿,娉婷玉立。

  那个曼妙的小人儿就是琪儿自己,她卧睡在花心之中,那慵懒的身子倚靠花瓣之上,张开那一点朱唇,慢慢的吸允着天与地之间的灵气。

  纷纷大雪之中,一个男子潇潇洒洒的走来。

  苍茫的冰雪的之中,那一抹娇艳落入他深邃的眼眸之中,他大步向她走去,蹲下高大的身子,伸出大而修长的手指,爱昵的抚 摸着那洁白胜雪的花瓣,柔声道:“你好美!好圣洁!答应我,我想守护你直到永远,可以吗?”

  一个干净而又甜美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喃:“不,山中寂寞,你乃浮华城市之人,还是远去吧!找个温暖入春的地方,繁衍生息去吧!”

  “不,我得留下,我要远离浮华,也为你消磨这山中的寂寞,”

  说这话的人何止千万,女子一闪即逝,再不肯相见。

  男子坚守着自己的承若,一呆就是两千年,两千年里,他为她赶跑无数来采摘她的人,也曾伤人无数,但不曾退却半步,见她一天一天长大,圣洁似玉,他满足的笑了。

  他石化般站在那朵白莲身边守护着,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忘了自己为何呆在这里?直到有一天,天,五彩斑斓之时,那朵白莲化为一个女子从地上飞跃而出,腾空而起,她甜美舒爽的声音在长空中回旋:“去吧,离开这里,不论天涯海角我会去寻你的,”

  柳毅城镇,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朝堂好几个大官都出生在此,这里有一家妙手回春堂,是当世妙手神医叶擎天开的,不论大病小病,只要叶擎天出手,没有看不好的,即省银子又少受病痛的折磨,远近病人自然都奔回春堂妙手神医而来。

  叶擎天每月只坐堂一天,还要心情超爽的时候才亲自坐堂,坐了堂来了他看不顺眼的病人他一样不看,于是,所有来看病的人都要揣摩他的心里,生怕自己成为他看不顺眼的人。

  柳毅镇掌管百姓生死大权的县令李大宝年近五十,只有一子,取名宝儿,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跟那些纨绔子弟没什么两样,到处惹是生非,鱼肉乡里。

  那天,一个过路的客商走路不小心撞了宝儿一下,这下好了,天塌了,客商的噩运到了。

  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冲上去,一阵棍棒拳脚把那个客商打了半死,货物没收,人赶出了刘毅镇。

  三日之后,一个黑衣人窜进宝儿的房间,一粒幽罗丹喂进宝儿的嘴里。

  这丹药是当今南王阿南亲自研制的,目的是惩治那些十恶不做的恶人的。

  没想到的是,此药第一个客户是李县令的衙内,刘毅城的人惊喜之余,也都不安起来了,他们真怕那个人晚上潜进自己的家,第二天,自己变成第二个李宝儿。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