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见皇后

|

  绝美的脸上始终挂着暖暖的笑容,而那笑容背后为何却是深深地哀愁!

  ——皇后

  东方丞相府,下人都在忙上忙下,东方亦雪悠闲的坐在自己的庭院里品茶!“哎,思烟,你说他们都在忙什么?”经过上次白皓轩的一闹,倒是平静了好几天,但也很无聊,现在看样子又有好事玩了!东方亦雪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小姐,你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这可是大事啊!”思烟心想小姐不会人清醒了!可是心却糊涂了把?“什么大事啊?”东方亦雪还是一脸无知的看着柳芸!

  “哎呀,小姐,三天后就是皇上的生辰啊!”柳芸性子很直的说出来!“额……难怪所有人都在准备,就是讨好吧?也难怪东方灵瑶没空来为难自己,恐怕在想尽心思给皇上备礼吧?哎……管他们呢!只要没人打扰,平平静静过也挺好的!而且自己本来也就很讨厌那种讨好看别人脸色的生活!”

  说起皇上,好像对东方亦雪挺好的,不仅因为她爹爹是丞相,而且太后和她母亲也有渊源,在东方亦雪的记忆中,母亲死后,爹爹常年征战沙场,家里的全是东方灵瑶和大娘做主!而自己这么多年不被害肯定也是太后暗中保护!那么,自己脸上的妆容恐怕也是太后所为吧?想到这里,东方亦雪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既然有人这么对她好,她也该去拜见拜见!反正今天也没事做,就去看看传说中的皇宫吧!

  “思烟,柳芸,我们出去走走吧!”好啊好啊!在一旁打盹的柳芸听到要出去走走,激动的从石凳上跳起来,样子特滑稽!“小姐,我们要出去哪?”思烟想着小姐不会想去找白皓轩吧?但她那天又拒绝了,这真不知道小姐想着什么,从小姐苏醒的那一刻,小姐的心思她已经猜不透了!“我们去皇宫!”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可让这俩丫震惊了!现在的小姐怎么有勇气一个人去皇宫,当年太后叫人请她去她才勉强去的!“还不快跟上!”东方亦雪催促着他们!思烟和柳芸才急急忙忙的跟上!

  她们包了辆马车,因为不想让爹爹当心,不想惹来无故的闲话,东方亦雪称自己出去走走,并未说去皇宫!一路上,东方亦雪看到皇城一半的商家都是挂着白府的名义做事的!想必这些都是白府的产业吧?难怪说白府富可敌国!一会就到了皇宫门口!东方亦雪付了钱就下车了!!“哇!这皇宫还真大!”东方亦雪抬头望去!宫殿的四周,大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宫殿门口站着一排排穿着盔甲的士兵,脸上的肃杀之气让人不禁心生敬意!

  “小姐!我们快进去吧!”柳芸和思烟催促道,“好吧!”说着东方亦雪迈着步子走上前,那些侍卫以前也是见过东方亦雪的,自然不会为难她,都纷纷让出路来,只是感觉今天的东方亦雪跟往日的不同,东方亦雪径直走去。

  她知道太后住在永寿宫,只是要去永寿宫还得经过皇后的华玉宫,如今自己不傻了,不去请安恐怕要惹闲话,而要请安,恐怕皇后也不想见到自己吧!自己正难为时,皇后倒是刚从华玉宫走出,她俩目光碰到了一起。

  皇后果然是皇后,40多岁的人皮肤居然像20多岁的女孩子一样白皙细嫩,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心思保养,再看她的打扮,一身明黄色的衣料上,金线做绣,前后各绣出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整个人端庄典雅大方,虽然不是绝世美女,但也足以让世间男子为之动心。

  “咳咳,大胆,见了皇后娘娘居然不行礼!”皇后身边的侍女朝着东方亦雪吼道,东方亦雪将眸子从皇后身上移开,缓缓跪下“民女参见娘娘,愿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行了,雪儿,快起来,你病刚好,不宜行此大礼!”说着,皇后急忙走过来扶东方亦雪。

  其实,刚刚东方亦雪那一红一蓝的眸子看的自己一阵阵不舒服,仿佛可以看透她心里的一切!为何现在的雪儿会有这么犀利的眼神?这仿佛不是雪儿!不过,这也好!“娘娘千金贵体,民女贱体,不宜扶民女!”东方亦雪起身欲走!“娘娘,民女还有事,先行告辞!”

  其实,东方亦雪也看不懂,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杀手,任何一个人的心理活动只要看她的眼睛便可以知道她心里所想,因为,只有眼睛不会骗人,可是,刚刚……皇后的眼里,她看到的太多,亦或者她什么也没看到,绝美的脸上挂着暖暖的笑容,满是关心的话语,真的会让人以为有些事是错觉!可是,她怎么知道自己没傻了?她若真的关心她,又何必等她行礼后再来扶她?这一切不都是她不信她,她怀疑自己不傻了?是试探?那为何又有发自内心的关心?而她那绝美脸上的笑容背后又怎么会有深深的哀愁?虽然隐藏的很深,可是还是可以感觉到!在转过头看她,皇后依然一脸的笑容,那笑容感觉很熟悉,那笑容很温暖,暖到可以让人卸下一切防备,而那丝哀愁,让人为她心疼!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