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残阳如血

|

  她看见了漫天的血光,遍地斑驳的尸体。此时正是黄昏日落时,西天的彩霞还是如常绚烂。只是,她再也没有欣赏的心情了。

  宫人们的哭喊声此起彼伏,安歌终究还是接受了现实。熙宁城破,父皇母后自绝于先帝的宗庙前,永夜大军势如破竹,直捣皇城后便大肆厮杀。

  安歌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即便已是亡国公主,但也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她不能哭,她要坚强。

  彼时,覆黑的浓烟已经遮盖住熙宁的整片天空。这黑沉的颜色,压抑得安歌简直喘不过气。她凄凉一笑,耳边却是响起母后临死前与她的那句话:安歌,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

  是的,我一定要活下去。

  她立与高高的台阶一角,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一步一步提剑紧逼而来的永夜兵士,自台阶下望,仿佛在阶下那些纵横杂乱的尸体中,寻找着什么。她,终于看到了阶下弃之的一把利剑。

  心中想起母后的话,安歌奋力上前,将一把将长剑握于手心。她用尽全身气力,‘唰’地一声,将手中长剑朝着前面第一个咄咄而来的兵士就刺了下去。

  一定,一定要杀了他!

  殷红的鲜血,从那兵士的胸口,喷涌而出。安歌颤抖着身躯,看着那兵士的身躯‘咚’地一声倒下。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她的裙角,已沾满了那兵士的血。定了一定,她顾不上害怕紧张,只是握着剑,跌跌撞撞地往宫门跑。

  周围跟随的兵士,早就聚拢在一起,他们如饿狼一样,朝着安歌一点一点迫近。她发觉自己失去了力气,脚下一个趔趄,也不知绊到了什么东西,一下摔倒在地。

  母后,对不起——

  安歌强撑着身躯,摇摇晃晃地站起。她看得见地上聚拢的是那些明晃晃的兵器。安歌闭上眼睛,咬了咬牙,等着那些长剑的刺入。

  一把长剑破空而来。‘哐当’一声,只将那些兵士手中的利刃,震得七零八落地散去。兵士们见了,都惊讶无比地抬着头。

  安歌脚下一软,重心一个不稳,身子遂直直地朝后倒去,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却是落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

  来人一袭清淡的白袍,衣袂翩然。恍惚间,安歌见这白袍公子正透过一双复杂不解的眼睛,看着自己。

  “救我。”安歌用尽最后的气力吐出这两个字,眼前便一黑,随即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她见到那些丢了兵器的士兵正慌张整理盔甲,规规矩矩地朝着抱着她的男子跪了下来。似乎,他们的口中也正毕恭毕敬地称呼着男子什么。但,随着神志的模糊,她却是听不清了。

  救我,不管你是谁,请你一定要救我。

  玉瓒将怀中的女子打横抱着。他低下头,定定地看着安歌的面容。薄唇紧抿,捉摸不透的眼神中,似乎能看出他的犹豫。

  只看了安歌数眼,他便知道她是谁了。那些个士兵固然不知她的身份,但自己当年曾在熙宁一游,应邀入熙宁王宫赴宴过。在那御花园小憩之时,却是见过那熙宁公主一面。

  他知道:倘若今日留下她一命,日和定为自己埋下祸根。只是——

  玉瓒沉默良久,终还是抱着怀中女子,大步朝自己的军营大帐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歌的心底深处,还回想着母后的声音。她身躯颤抖,脸上豆大的汗珠浸润而下,口里微张,只是自言自语道:“母后,别走,陪陪我,陪陪我——”

  但是梦魇之中的母亲,却只是朝她淡淡浅笑,一言不发地却是挣脱开了她紧握的手。母亲就要离她而去了,安歌到底握不住了,因心里不忍,还是大声嚷道:“母后,等一等,别丢下我——”

  说完了,安歌的眼睛便猛地一睁,她醒了!

  她的目光,定定的,怔怔的,正对着那扇雕花的轩门。门外,一袭纯白的袍子硬生生地闯入了她的视线。

  安歌顺势往下一瞥,知道自己身处一间华丽的屋子。屋里摆设的精致雅洁。她的鼻间,还不时有隐隐的芸香传来。

  仿佛有一刹那,令安歌又回到了过去。她的国家还在,她依旧是熙宁那个无忧无虑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永夜大兵,破城而下,不过是一个滑稽可笑的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